韩昇解读“安史之乱”:阳刚中国缘何走向阴毒?

[导读]“安史之乱”是唐宋之际精神世界的一个大转折,整个中国历史从唐初那种张扬阳刚的文化逐渐转向阴柔封闭。开放和多元文化精神的萎缩,使唐朝乃至以后的中国走上衰落的道路。

韩昇解读“安史之乱”:阳刚中国缘何走向阴毒?

图片来自网络

8月15日,上海书展期间,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韩昇作客上海书展“腾讯书院”,解读《盛唐的背影:安史之乱的历史教训》,以史为据,剖析盛唐隐患。

编者按:何谓盛世?唐朝的盛世是不需要解释的,只要走向世界,自称是唐朝人,世人立刻对你投以尊敬的眼光。然而,这个盛世出现的过于短暂,“安史之乱”彻底扰乱了大唐巨轮前行的步调,烽火历时八年才熄,整个华北大地从高度繁华突然倒退了数百年,一个看上去鼎盛完美的王朝瞬间千疮百孔。韩昇认为,“安史之乱”的意义远远不止是一场叛乱,它不但让唐朝盛世戛然而止,更是中国历史的分水岭。这是唐宋之际精神世界的一个大转折,整个中国历史从唐初那种张扬的、具有活力的、蓬勃向上、非常阳刚的文化逐渐转向越来越内向、越来越阴柔、越来越封闭。 “安史之乱”造成开放和多元文化精神的萎缩,使唐朝乃至以后的中国走上衰落的道路。在这个意义上,安史之乱甚至成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其中有许多经验教训值得我们去认真总结和思考。 以下为部分现场实录:

要点一:一直到唐朝为止,中国的文化走的是非常阳刚,非常朝气蓬勃的路线。宋朝文化变得阴柔,明朝变成了阴毒。

要点二:唐朝是我们每个人心灵都可自由翱翔的一个时代。

要点三:唐朝走向鼎盛,最重要的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开放,开放的风气。第二个是多元文化,多民族多元文化。

要点四:一个好的国家一定是一个法制的国家。唐玄宗把唐朝推到繁荣的时候,走的是法制的路线,到晚年他沉醉在自己的成就之中,就变了。人在困难时期,容易自律,在和平时期,不容易自律。更何况中国这个体制又是把权利集中为一个行政权,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制约这个权利,所以当权者不自律的时候,这个制度就受到很大削弱。

要点五:有一个问题从汉朝以来不断讨论,说哪怕用一个贪污的官,都比用搜刮能手好。

中国历史上盛世是唐朝,一直到唐朝为止,中国的文化走的是非常阳刚,非常朝气蓬勃的路线。这个发展到唐朝达到了鼎盛,所以中国的盛世是在唐朝。它在军事文化经济各个方面都均衡发展,更重要的是,唐朝是我们每个人心灵都可自由的翱翔的一个时代。在这之后,宋朝的文化已经走向了阴柔的一面,因为宋朝的军事不行,经常被人家欺负。再到明朝,中国的文化又走向了专制,变成了阴毒。所以我们今天讨论盛世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难一见的盛世,这个盛世朝气蓬勃,它前面经历了三百多年的工业时代,终于迎来一个最强大最繁荣的时代,可是非常遗憾,这个盛世在中国历史上存在的时间非常的短,它并不像今天的美国,维持的三百多年,从唐太宗把唐朝推到盛世开始,到唐玄宗的天宝年间,这个盛世最长也就是一百多年,实际在真正唐朝最繁荣的时期也只有几十年,这几十年为什么忽然间风云突变?中国历史来了一个大的转折,这个转折的标志就是有名的“安史之乱”,它结束了中国的盛世,为什么盛世会突然间停止?

唐朝走向鼎盛,最重要的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开放,开放的风气,第二个是多元文化,多民族多元文化。开放和多元,需要有一个严格的制度来管理,制度的管理使得整个国家建立在法制的基础上,所以我们今天一直在讲,一个好的国家一定是一个法制的国家,而这个法制的国家必须从它的道德伦理相结合,以道德为基础的法制国家,这样的社会才能走向繁荣。唐朝转折的安史之乱,首先之出场的就是安禄山,安禄山可以说是闹剧出场,安禄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在中国今天东北边境上面的一个盗羊贼,他是一个杂种族,也就是一个混血的族人,做中介压郎为生,可是钱不够,他就去偷。有一天他回家的路上,看到农民的家里面没有人,他非常高兴,进去了顺手牵羊,偷了一只羊,但是不幸的是羊会叫,主人醒了把他抓起来。唐的法律对于盗窃判罪很重,安禄山被判死刑,杀一个盗羊贼本来是非常普通的案件,可是安禄山这个人命有点奇,那一天恰恰整个东北军区的司令,唐朝最有名的将军张守珪来检斩,安禄山在临行前大喊大叫:“我要去打契丹,要打东北这些少数民族。”张守珪命人把他带到跟前,安禄山觉得有戏,架子更大,他说他是男子汉,要为国立功,他要将功折罪,这时张守珪就觉得,这个人杀了还不如留下来有用,就把他留在军队里面,安禄山从此逃过一个死劫。这个故事很有趣,但是有趣的故事后面隐藏一个非常重大的变化,为什么张守珪要让安禄山来当兵?是不是唐朝的兵不够了,唐朝没人去当兵,所以叫安禄山这个盗羊贼去当兵,如果大家这么想的话,应该说恭喜你们答对了。

唐朝那个时候确实就遇到了这个问题,看似一个非常偶然的情况,但是实际上深刻的原因是唐朝原来军队的募兵制度瓦解了,为什么会瓦解呢?因为唐朝实行的是国家土地制度,所有的土地都是国家的,国家把这个土地按照人头份额分给每一家,农民种国家的土地,这时候国家就从农民中间点出一些身体特别强壮的一些人,让他们叫做兵部,兵部种国家的田地,不需要缴租,但是必须世世代代去当国家的兵,这保证唐朝有一个稳定的兵源,靠这么一种国有土地制度来维持社会的经济的生产以及维持唐朝的军事制度,但是这一种国有土地制度在动乱时期非常有效,在和平时期就遇到大的麻烦,经济发展有一个基本的特点,经济的规律会使资源配置走上集中,因为资源的集中会使得效率最高,所以国有经济在和平年代往往都土崩瓦解,道理就在这里。国有土地制度,在唐朝一百年的经济发展中间崩溃了,维持不下去了,国家控制的土地资源是有限的,我每年成长的劳力是大量的,国家满足不了,因此就有更多农民逃离乡村,逃离乡村之后土地就进行整编,有钱的人把土地买下来,土地再走向集中,很多的农民跑走了,军队的来源就没了,所以实际上,张守珪让安禄山当兵家恰恰反映了是唐朝整个军事制度在改变,在瓦解。但是我们没有注意到背后最深刻的问题,我们往往注意到安禄山非常好笑的一面,在刑场大喊大叫他被救了下来以后,安禄山知道这条命是张守珪保下的,他拼死去作战,因为他的军功被不断提拔,从小兵一直提到军区司令,因为他当到东北军区司令,才使他具有发动安史之变这样一场大动乱的实力。

光有一个安禄山,光有一个强大的军区司令能够造反吗?其实还是造不了反的,能够让他造反就有让他造反的条件存在。这个条件是我们看到的,唐玄宗把唐朝推到繁荣的时候,走的是法制的路线,这个法制取得的最大的成功,到他的晚年他变了,他已经沉醉在自己的成就之中。有时候我自己在想,一个人如果处在天天被人家捧的位置上面,周围都是三呼万岁的环境中间,人都会变。所以人在困难在奋斗的时候,往往容易自律,在和平的时候,特别在成就的时候,很不容易自律。更何况中国这个体制又是把权利集中为一个行政权,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制约这个权利,所以这个权利要靠自律,当我不自律的时候,这个制度就受到很大削弱,当这种权利走向腐败,走向专制的时候,就有专制的人物去做,我们就看到一个重要的人物,促成安禄山安史之乱爆发的一个重要的人物登场,这个人就是李林甫。李林甫是唐朝的皇族,他也是凭着自己的本事从基层一步一步上来,最后当成了唐朝的宰相。当他当了宰相以后,这个人有什么特点呢?行政能力特别强,而且他还镇得住人,他坐到宰相这个位置上,谁都怕他,不怕他就有办法整死你。他整了一个人,这个人的地位远远在李林甫之上,叫做李适之,是领班宰相。唐朝的宰相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一个集体宰相班子,班子里面有一个领班的宰相。李适之跟唐玄宗是堂兄弟,是很亲的关系,虽然李林甫也是皇族,但是是很疏的关系,所以李适之的位置在李林甫之上,李林甫就想办法把李适之挤走,自己大权独占。他怎么挤呢?他用一个很巧妙的手段,他知道唐朝遇到一个大的经济问题就是钱不够花,国家的财政不够用,唐玄宗整天就想着怎么让税收多一点,当皇帝整天想收税的时候,就有搜刮的能手出来了,这个是非常要命的。有一个问题从汉朝以来不断讨论,说哪怕用一个贪污的官,都比用搜刮能手好,因为贪污是一个人自己去贪污国家的财务,去国家这个大厦里面挖空,如果是收税能手,那是全民搜刮,是伤害了社会的一大片。可是皇上想到要加税的时候,肯定就有这种收税能手跑出来。整个社会的堕落败坏,都是因为皇上一心只想钱引起的,李林甫知道玄宗现在想钱想疯了,所以有一天,他告诉李适之,说现在有一个重大发现,在华山之下探查出一个巨大的金矿,如果我们开采这个金矿,这个钱足够国家好多年都用不完,那么这个财政问题就解决了。李适之当领班的宰相,一听说发现大金矿他能不高兴吗,赶快跑去跟玄宗讲:“皇上,我们现在在华山底下发现一个巨大的金矿。”玄宗一听也高兴,有了金矿国家财政全解决了,所以玄宗马上召集会议,把宰相都请来了,问李林甫知道华山底下发现一个大金矿吗?李林甫告诉皇上:“这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不敢告诉您,为什么不敢告诉您呢?华山是您的龙脉,我们到底是要国家还是要钱呢?我们开了矿,国家有钱了,但是你的龙脉就给断了,这国家就崩溃了。”这一说,唐玄宗大怒,李适之这个坏小子,你让我自断龙脉,从此不再相信李适之,李适之就这么被挤下去了。

从这个事情我们可以看到,李林甫是一个能整人的能手,但是更深刻的问题在哪里?在唐朝缺钱,为什么繁荣的时代走向鼎盛的时代会缺钱呢?中国古代的财政支出就是两大块:一块是官奉,一块是军费。官奉的增加,是因为权利没有制约,官员无限膨胀,官员不但要领工资,官员还要有待遇,所以每增加一个官,国家的财政就负担非常沉重,更不要说是大规模的增加。在唐太宗时期,唐朝中央整个朝廷的官员只有643人,643人要管一个3000到4000万人口的国家,这个比例是多高?到了唐玄宗时代,唐朝的官员已经膨胀到36万人,官员膨胀就使得国家财政不够,其实它是一个指标,国家的腐败程度提高了。第二个问题是军费,军队原来是通过征兵给你土地,你到国家来当兵,这个是没有费用的,因为土地已经给你了,现在不同了,土地兼并了,土地走向集中,农民跑了,国家没有兵,所以张守珪从刑场上把安禄山留下来当兵。国家怎么办呢?实行募兵制,募兵制要给兵发工资,这样子军费的开支就上去了,所以李适之被整倒的问题背后是一个盛世的腐败。

未完待续,请看下一期腾讯书院韩昇精妙剖析安史之乱的历史意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