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尔达诺《人体》:对年轻人来说 抵制住诱惑很重要

[导读]成名当然带给你很多的好处,但是也带来了额外的负担。对我来说最难的就是,怎么处理曝光率。现在我觉得有些时候你没有必要百分百地诚实,尤其是当你要去扮演一个角色的时候。

乔尔达诺:有些时候没有必要百分之百地诚实

保罗·乔尔达诺,生于1982年,粒子物理学博士。

如果不当作家,乔尔达诺应该还有很多谋生的手段。首先,他很帅,发型和小贝一样,而且他们都有双迷人的眼睛。其次,他是个粒子物理学博士,初试牛刀的处女作《质数的孤独》让他的热度燃烧到了中国。在处女作出版的两年后,他带着新小说《人体》的中文版又来到了中国,这一次他完全不谈科学,只谈战争和人性。

谈新书:战争只是借口,真正想谈的是人性

新京报:是什么促使你去了阿富汗战场?

乔尔达诺:其实没有那么明确的目的,只是想要去看看战争对那里以及在那里的人有什么改变。我想去找寻战争10年间被遗忘的东西,去看看它们到底是什么。

新京报:你发现了这些被遗忘的东西吗?

乔尔达诺:我到那里和士兵们接触之后,一切给我的感受都非常强烈。这些感受无法那么容易地被写进小说里。我发现这本书可以写成很多的形式,比如像是纪录片,只是去展示那里真正发生的事情。但我不想这样,在这本书里,战争只是一个借口,我想到通过其谈论的是其他东西。

新京报:所以什么是你真正希望谈论的?

乔尔达诺:这些士兵和我是同龄人,我在观察他们的时候希望看到的是人性的一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你可以看到这本书的封面是一个女孩从背后抱着一个男孩,这个男孩只是目视前方,他可能并不在意她。我想表达的是很难坚持下来的人际关系,我们的生活就这样往前走,可能方向是我们自己都无法控制的。

新京报:去了解他们的故事对你来说困难吗?

乔尔达诺:我前后共去了阿富汗两次,第二次我去的时候,这本书已经完成了一半,对我来说有些像回去看朋友。我和这些士兵24小时在一起,最初很恐慌。我第一次去之前的几个星期,基地里刚有4个人去世了。这些年轻人很伤痛,而我很自然变成他们倾诉的对象。我觉得写这本书,其实就是让故事自己运转起来的过程,我只是加了些机油进去,然后它就自己转起来了。

新京报:你在《人体》里,采取的是多个人物以各自视角叙述整个故事,这样的结构选择有什么目的吗?

乔尔达诺:每个早晨,当我开始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我都会想到这些角色就像是我的朋友们,和我有着很多相似的东西,这让我感到喜悦,这是这么写的原因之一。另外,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其实你没办法去简单归类,你没办法简单认为某件事的发生是谁的责任。有时候我们一个小小的改变、决定,可能就影响了整个事件。

谈文学:美国文学现在遇到了瓶颈

新京报:记得你说过,这个世界很多地方被英美文学“袭击”?

乔尔达诺:是的,这是很确定的事情,而且持续了很多年,我自己也深受美国小说的影响。但我觉得这个情形现在有了变化,接下来几年,我觉得会有一些非英美国家的文学变得越来越重要。美国文学现在遇到了瓶颈,很多作品用重复的套路,这很危险,意味着你失去了文学中很多的可能性,我的计划是尝试离开这样的套路。不可能一个国家永远是文学共和国的国王,应该是大家相互促进和竞争。

新京报:英美文学的优势,翻译会是重要原因吗?

乔尔达诺:是原因之一,大家都会去翻译英文作品,但是可能意大利这样的小语种的机会会少一些。而且很奇怪,我可以知道英文版到底翻译得怎么样,但是中文版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怎么样。有人告诉我这是很好的翻译,我只能选择相信。

谈成名:得去一些你不属于的世界

新京报:你说太年轻成名会带给你太大压力,写作不是选秀,不是越年轻越好?

乔尔达诺:成名当然带给你很多的好处,但是也带来了额外的负担。对我来说最难的就是,怎么处理曝光率。我确实不喜欢在公众、媒体面前曝光,对我来说这些都不自然。但我必须得站在公众面前分享自己的观点,甚至谈论一些我根本就不了解的话题,当这样的一天结束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现在我觉得有些时候你没有必要百分百地诚实,尤其是当你要去扮演一个角色的时候。有的时候,你得跟自己说,就这样去吧,去一些你不属于的世界。

新京报:所以你现在学会了接受这样的状态?

乔尔达诺:作为一个作家,我相信大部分纯粹的作家其实都没那么愿意接受那么多的采访,大量的演讲,但是你还是得为图书宣传去做一些事情。我们得在写作和秀场之间找平衡。现在我确实能比较好地去接受这些。但是我会阻止自己走得太远,比如我尽量不要去上电视。

新京报:你要不断找平衡。

乔尔达诺:是啊,每一天都是这样,如果这一天我做了太多外事活动的话,我就会觉得内疚。但是在书桌前坐久了,我也会劝自己出去逛逛,告诉自己是时候出去见见人了。但这是非常有限的,你得知道自己真正的工作是什么。对年轻人来说,抵制住诱惑是很重要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