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剑雄:正视中国近代史中的文化冲突

[导读]葛剑雄认为,尽管燕京大学是教会学校,但是为中国的教育和人才培养做出了巨大贡献,包括司徒雷登、洪业等一批人的价值不应该被历史堙没。

葛剑雄:正视中国近代史中的文化冲突

葛剑雄:正视中国近代史中的文化冲突

在时任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下)的游说下,1928年1月4日,哈佛燕京学社正式成立;时任燕大历史系主任和图书馆馆长的洪业(上)则为哈燕社的学术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哈燕社对中国近代史的研究造成很大影响。如今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镇神学街2号,有一幢红砖楼,便是哈佛燕京图书馆和哈燕社的所在地。

葛剑雄:正视中国近代史中的文化冲突

“这样的学者不止一个,不是他们失去了时代,而是我们关上门不让他们进来。我们应该重新正视这段历史,正确对待中国近代史中的文化冲突,实事求是地肯定对中国文化做出贡献的个人和团体。”

——葛剑雄

哈佛燕京学社是许多学子心目中的一个传奇,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上世纪80年代亦曾赴哈佛燕京学社交流访学,而他老师谭其骧先生的老师洪业更与哈佛燕京学社有一段很深的渊源。昨日书展,葛剑雄来到上海书展,主讲“读史与阅世——洪业、哈佛燕京学社(简称“哈燕社”)与近代史学研究”。

成立于1928年1月4日的哈佛燕京学社,是由美国铝业大亨查尔斯·马丁·霍尔(Charles M. Hall)的遗产捐赠而建成的。由于当时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的游说,因而哈佛大学与燕京大学合作成立了这个专门研究中国文化的机构。如今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镇神学街2号,有一幢红砖楼,便是哈佛燕京图书馆和哈燕社的所在地。

哈佛燕京学社成立之时,洪业正担任燕京大学历史系主任和燕大图书馆馆长。洪业,字鹿岑,号煨莲(Willian),这个最早在美国接受正规高等教育的中国绅士,既迷恋中国传统文化,又拥有国际学术视野。葛剑雄说,“刚到燕京大学时,他连中文都讲不利索,邓子诚直呼其名,而不称字,但仅仅两三年,所有人都对他刮目相看,改称煨莲教授。”

洪业不仅自己专注学问,也承担了将燕京大学从一所默默无闻的教会学校改造为全国知名学府和国学重镇的使命。他大刀阔斧地改革,将“国学”按学科归纳到各个院系,用西方科学训练方法研究中国的学问。葛剑雄说,他利用哈佛燕京学社的资金,主要干了三件事:培养人才、买书和出版。“他不仅提出燕京大学的优秀研究生可以送到哈佛攻读博士,也提出资助美国学者到中国和日本学习研究,这里面最有名的就是费正清。海峡两岸很多学者都曾被资助过,中国学者出国前都会被要求做出承诺,学成必须归国帮助中国研究。”获哈燕社奖学金资助到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学生有齐思和、翁独健、郑德坤、周一良、杨联陞,而美国到中国的学者则有魏鲁男、毕乃德、赖肖尔等。

在买书方面,一方面哈佛大学委托燕京大学买书建成哈佛燕京图书馆(汉和图书馆),里面拥有大量的中文善本,另一方面也给了燕京大学一笔委托费,利用这笔资金,燕京大学自行购入了许多图书。最初燕京大学藏书不过三四万册,而且西文书多,但到1929年已经有14万册。“洪业还派人去文化市场收购废纸旧书,后来发现里面有很多珍贵史料,比如清代汪士铎讲人口理论的手稿,燕京大学很早就出版了。”出版方面则是著名的学术刊物《燕京学报》,主要刊登燕大文史哲三系的师生论文。此外,洪业还开创了“引得”(索引)编纂事业。“由于中国书籍缺乏索引工具,利用起来很不方便,洪业向哈佛燕京学社提出创办‘引得’编纂处,二十几年里出版了64种索引,包括群经、正史等,逐字逐句编。”

葛剑雄说,正是哈佛燕京学社的交流引进,使中国近代历史研究取得很大进步。“中国传统史学都是为政治服务的,政权能够篡改伪造历史,一方面史学发达,一方面也造成了不正确的历史观。而哈佛燕京学社引进了国际上先进的历史研究方法,使我们摆脱了为王朝服务的历史观,这方面,西方历史训练和相关理论方法介绍,起到很大作用。”

葛剑雄认为,尽管燕京大学是教会学校,但是为中国的教育和人才培养做出了巨大贡献,包括司徒雷登、洪业等一批人的价值不应该被历史堙没。“事实上洪业做了很多艰苦的工作,沟通弥合中西双方的差异,协调矛盾等,但我们现在对他一无所知,我也是读研究生以后才知道的。这样的学者不止一个,不是他们失去了时代,而是我们关上门不让他们进来。”葛剑雄说,我们应该重新正视这段历史,正确对待中国近代史中的文化冲突,实事求是地肯定对中国文化做出贡献的个人和团体。“直到今天,这笔资金还在起作用”。

而谈及当下的学术氛围,葛剑雄说,所谓的“学术障碍”很多时候是学者在推卸责任。“虽然有困难,但没有到吃不饱饭的地步,比起以前要好得多,也自由得多。现在的问题是市场经济的诱惑太大。一个学者不能既要保持学术的外表,又享受商品经济的好处,又享受权力支持。”至于学术腐败的问题,葛剑雄说,“利用学术权力、金钱、社会地位等非学术因素,非法地获得学术成果、荣誉、地位、影响是学术腐败,而抄文章这种是学风不正。这里面不仅有个人的问题,更有社会的原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