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忆重建新文学标准:支持严肃作家和青年作家

[导读]王安忆:“作协就应该在市场标准之外,建立一套自己的标准。之所以有文学,就是因为我们觉得现实生活有缺憾,文学就是要创造另一个空间的存在。这个空间比现实生活要好。”

王安忆重建新文学标准:支持严肃作家和青年作家

王安忆(图片来自网络)

上海市作家协会第九次会员大会昨日(9月23日)举行。同日,经过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市作协主席团,王安忆再一次任上海作协主席,汪澜、孙甘露、杨扬、陈村、孙颙、赵丽宏、叶辛、秦文君、陈思和和王晓明当选上海作协副主席。另外,马文运、潘向黎、殷健灵、王丽萍、薛舒、郜元宝和袁筱一当选主席团委员。

会议结束后,王安忆接受了青年报记者的采访。她表示,目前急需要做的就是在严酷的市场化之外,建立一套新的文学标准,为此,近年上海作协已经重启了停止多年的专业作家招募工作。

重建文学标准:支持严肃作家

最近上海作协新招了几位专业作家。近年写作风头正劲的青年新锐作家路内、小白、那多等在列。王安忆昨天说,写作是很个人化的,作协能帮会员做的其实也都是非常外围的事情,比如解决生活上的一些困难。路内等成为专业作家之后,每月就能按时领到工资,享受作协缴纳的各种保险。

招募专业作家在上海作协一度停止多年,“我们当时想,现在有版税了,文学又市场化了,作家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但现在看来,市场对一些严肃作家并不是很支持。所以有必要通过招募专业作家,来表达一份支持。”

在王安忆看来,市场化固然有公允的一面,但也有非常严酷的一面,市场化讲究“从众”,讲究迎合,这对进行独立创作的作家们造成了非常严峻的挑战。

文学是屈从于市场,还是另辟蹊径,王安忆更倾向于后者。“作协就应该在市场标准之外,建立一套自己的标准。”王安忆对记者说,这个标准就是文学应该反映的是比现实生活更优质的世界,“我在想,之所以有文学,就是因为我们觉得现实生活有缺憾,文学就是要创造另一个空间的存在。这个空间比现实生活要好。”

应对社会新环境:培养青年作家

昨天修订通过的《上海市作家协会章程》中,加入“新媒体化”“网络化”等字眼,这被外界解读为上海作协的大门已然向网络作家敞开。王安忆昨天表示,对于提供了无限可能性的网络文学,作协自然不能回避。但网络文学在使写作更容易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个新问题,就是使得写作过于随便。王安忆透露,近年有不少网络作家申请加入上海作协,“我们对他们当然非常欢迎,但我们的欢迎并不意味着我们也要将文学变得这么随便。”

网络作家多为青年人,上海作协对于网络作家的关注,其实也有使会员结构“年轻化”的考虑。王安忆告诉记者,1980年代,他们这一批作家出道时同样非常年轻,甚至比现在的青年作家还要年轻。但30年前和30年后,作协培养青年作家在难度上各有不同。“现在青年人的机会更多,平台也好,舆论对他们也很支持,但不足的是现在的环境太闹了,写作是需要清闲和安静的。”

王安忆直言,她对目前青年创作的现实并不乐观,“特别好的作品并不是很多。有的青年作家一开始不错,但写着写着就写坏了。你要知道,作家不是靠一两篇作品就能站起来的,他们需要靠一连串的作品。”

在王安忆看来,现在青年写作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作品“同质化”,“我们这个时代信息量很大,好处是青年作家可以知道很多事情,但不好的地方是他们会受到暗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