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邹建平:当代艺术普遍脑瘫

[导读]完美是不符合这个年代,我的作品在言说语境中尽管不同,但共同坚持跨学科的实验精神:采用微观叙述的田野观察方法,在暧昧的光与影中,隐秘地表达着现实中内心的焦虑和不安。

画家邹建平:当代艺术普遍脑瘫

邹建平作品(图片来源于网络)

邹建平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从1973年拿起画笔开始,经历过《神圣家族》的火爆,到俄罗斯的留学期,再到后马王堆的沉淀。起起伏伏中,邹建平似乎从不拘囿于某种流派。

他讨厌红地毯式的艺术秀,“像是急着想跟小姐媾和的感觉”;讨厌永远充满拍卖声的798,那是商业不断膨胀化的声音;讨厌日益娱乐化的艺术走向,毕竟在他心里艺术还有寓教于人的一面。

这些讨厌不是极端,而是对某些美好传统的坚持。只是他表达时的气愤口气,有着一个纯洁艺术家特有的激动。

邹建平也有喜欢的,他喜欢保留一些老习惯,像还在做《画家》杂志主编时,就把湖南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大把大把地推出去的习惯;他喜欢在大风大浪过后,选择适当地退出,因为“在革命发展的历史中,一个人的能量必须要让给新生代的事物和人的”;他还喜欢做些惊骇世俗的事,比如装死,比如与神的对话,“弥留之际,我可能会留下这么一句‘开始畏惧上帝’”。

如此这些,应该都是一个当代艺术大家该有的风范,无私无邪才能成就无我的创作境界。

于是,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们来到浏阳河艺术区里的邹建平画室。整个画室大而空,第一眼,乒乓球桌、各种神态的佛像、排放有序的书籍,这几乎就是所有能留下的印象。

邹建平坐下来,从浅浅而谈,到泛泛而论,再到慷慨激扬,所有飘出来的思想溢满整个画室。终于明白,原来这画室腾出的那些地,相对于邹建平脑袋里那些想法而言,还是太拥挤了。

从编辑室走出来的画家

M:你以前的创作环境是怎样呢?

邹:以前忙了一天的编辑工作,晚上把编辑室又变成了画室。我们把那个画板又从桌子后面搬出来,开始画画,一画至少画到凌晨2点,前面很多作品都是在编辑室画的。

M:后来你到俄罗斯求学一段时间,听你朋友描述,那段日子是您正处于低潮?

邹:低潮是国家低潮,原来的苏联解体后,总是接二连三的游行,要恢复共和国。很多军人拿着瓶子装点酸菜,在大街上卖,很可笑的是他们的脖子上还挂着大大小小的勋章。看到这些真是心酸,曾经他们都是共和国的建国大臣,现在国家都没有了,这个场景很凄惨的,一个共和国的倒塌,一个民族的复兴,我们都看到了。

在那种情况下,我基本上是停止思考的,绘画在这种巨大的转变面前,显得微不足道。

M:现在反过头来看俄罗斯那段日子,会是什么想法?

邹:只有通过社会巨大变化后,才能催生艺术新生命,如果没有社会阵痛的话,生活在一种不痛不痒的环境下,那就不一样了。

这种思考让我在回中国以后,很怕再回莫斯科,我太恐惧了,灰蒙蒙的天空,街头的树枝都是一样的,鸟是黑色的,灰喜鹊。

作为一个南方的中国人,在那边长期看不到阳光,在那边特别怕过冬天,让人心情压抑,再加上经济状态,导致对那块土地有种不愿意回去的灰色。

M:后来,您和家人好像在马王堆“隐居”过几年创作?

邹:从1995年到2005年,持续十年。我认为马王堆是湖南文化史上不可避开的课题。我前期作品都用了马王堆出土的因素。它出土的配画,浪漫主义的因素构成了湖南最早创作的因素。

马王堆是湖南艺术发展的重要标志。所以我请吴冠中提了个字:后马王堆。

798只听到拍卖声,没有听到画家的心

M:现在的当代艺术,您觉得怎样?

邹:文化脑瘫,就是当代艺术的普遍现象。脑瘫原本意味着一个人脑死亡,而大众娱乐的水泥功能,让人们迅速脑瘫,水泥娱乐功能,像灌输机一样,在人们的脑袋里搅拌搅拌,最后搅拌成水泥状,干了以后全部凝固,就不要思想了,如果有思想就有问题了。

当代艺术要戒娱乐化、戒金钱扩张的趋势。在这里,尤其是798这块,只看到拍卖行巨大的拍卖声,没有听到画家的心,没有听到时代的心声,因为我经常在798呆着,比较了解那里。我在当代艺术圈里二十多年,非常了解。

M:那真正适合艺术活动是什么呢?

邹:艺术应该是在平常心态下,与人交流,只有这样才能还原到它原本的样子。这样受众才会真正地尊重它。

尽管现在是数字化的时代,大家可能不需阅读文字,但是我感觉真正的文化魅力,是在现场面对时,都会感到由衷地渴望。这种渴望就好像孩子很久没看到妈妈了,很本能地渴望,它是在任何进化中都不会缺失的。

从《神圣家族》系列到今天的《长沙寓言》系列,女人成了邹建平描画的主体。近20多年的变化,他画中女人的中心地位始终未变,而且画中的附加越来越少,画中女人越来越接近单纯的肖像画。

邹建平在艺术语境中提倡关注现实,其关注的对象是现实中的饮食男女。现实关怀成为他近年来作品的基本指向。

《神圣家族》有两类谜面。灵光、祥云、莲花、菩提、神 的集合就是“神圣”的象征;鱼、蛙、鸟、生蛋的鸡、孵鸡的蛋、男人、女人、婴儿则象征“家族”。

《神圣家族》的谜面语言基调是古典的,这使它很容易被普通观众所接受。当邹建平将楚简汉牍穿插进他的画面后,古老的符号氛围加强了画面中现代情调的超现实意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艺术画家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