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推新《魔戒》 全书2000余条译注索引创新高

[导读]台湾的译者、大陆的编辑团队、香港的设计师,两岸三地的组合促成耗时20个月的新版托尔金巨著《魔戒》。在发布会上,邓嘉宛说,新版《魔戒》里有2000多条索引,这在所有的中文译本中还是第一次。

两岸三地推新《魔戒》 全书2000余条译注索引创新高

图书封面

台湾的译者、大陆的编辑团队、香港的设计师,这样两岸三地的组合促成了耗时20个月的新版托尔金巨著《魔戒》。“新版《魔戒》里有2000多条索引,这在所有的中文译本中还是第一次。”来自台湾的译者邓嘉宛在昨日(11月6日)举行的新版发布会上如是说。

主要译者

翻译托尔金很难找对照

全新译本《魔戒》共计三部——《魔戒同盟》《双塔殊途》《王者归来》,由世纪文景出版。邓嘉宛在新版《魔戒》里担任了约80%的翻译工作,主要负责书中故事内容的翻译。她说托尔金的书很难翻译,自己做翻译会习惯性地先给作家找到华文世界中有类似文风的作家进行翻译,这样翻译出来往往结果不错。比如在翻译《暮光之城》的时候,她会往琼瑶小说的感觉去翻,而《饥饿游戏》用的是武侠小说的感觉在翻译。但是托尔金却很难找到这样的一个对照,在翻译《精灵宝钻》的时候,邓嘉宛最后使用的是《圣经》的语言风格,这构成了托尔金作品难翻译的第一个要素。除此之外,托尔金的语言非常特殊,其中有很多他自己发明的精灵文、矮人语言等等,托尔金本人对一些古代语言很了解,并将其加入北欧神话背景,但这对翻译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必须要写出更多注解帮助读者理解。

邓嘉宛从去年春天开始着手翻译,连续10个月终于完成。她昨日说,这本书托尔金写于1937年至1949年,之后又修改了4年。托尔金本人曾经参加过一战,而在写《魔戒》时,托尔金的儿子又在参加二战,这本书里的很多章节托尔金都是写给自己的儿子的,他每写完一段就会寄给儿子。“书中的战争场面让我很感动,强度很足。托尔金以自己的经历不断询问——人类到了20世纪,怎么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事实上他自己也给出了答案,在书的最后,比尔博等人都去到一个没有灾难、痛苦和眼泪的乐园,这里是精灵和诸神所在的地方,他们可以得到这么多休息。托尔金认为人类经过这么多痛苦之后,必须得到心灵的安慰。”

共同译者

比尔博的歌打动了我

和邓嘉宛一同完成翻译工作的还有杜蕴慈和石中歌,前者负责书中大量的诗歌翻译,后者负责前言等。杜蕴慈说她很喜欢其中的一首歌,是第一部比尔博抛开俗物再次踏上旅程时唱的,这可能是他生命里的最后一次旅程,恐怕也无法达到目的地,但他还是出发了。这首歌意思是,这世上只有一条大道,它就像一条大河,每一处家门口的台阶都是它的源头,每条小径都是它的支流。你不晓得你脚下的河流流到哪里,但还是要顺着走下去。这首歌在第三部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又唱了一遍,但是结尾却改变了。大意变为,旅途让后来者追随吧,我双脚已经疲惫,前面有灯火通明的客栈,在等我安静休息,我的旅途到此为止。“这是我们人生的另外一种渴望,既有对外界的追求,也有在明亮屋顶下休息的愿望,这两种愿望都打动我,也许因为我只是个凡人。”杜蕴慈道。

责编

重建托尔金的神话体系

花絮

“追风驹”怎么翻译

事实上托尔金有趣的地方在于,很多他所创造的专有名词他本人都做出了关于翻译的要求,有的他希望被音译,有的他觉得应该被意译,而新版《魔戒》也大都遵照了他的翻译要求,但也有例外。比如在翻译“追风驹”的时候,托尔金认为这个名字来自洛汗语,应该音译。但译者认为“windfola”这个词包含的是英语读者可以轻易辨认的词根,所以选择了意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图书魔戒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