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对话周氏兄弟:当艺术遇见哲学

[摘要]感觉是自由神,哲学家周国平对艺术家周氏兄弟的“感觉主义”产生了兴趣。哲学家和艺术家共同面对发自心灵的感觉主义,相互交叠和碰撞,将激发怎样的火花?

抽象绘画看不懂?周氏兄弟:不用看懂

哲学对阵艺术:谁是谁的跟班?

周国平:今天的主题是《当代艺术和感觉主义》。感觉主义是周师兄弟一贯的艺术主张和艺术实践,他们觉得能达到今天这样的成功主要靠的是感觉主义。

我想谈这么几个问题,一个是当代艺术的变化和哲学背景。艺术的变化实际上是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就发生的,从写实到非写实,从具像到抽象。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从哲学的角度来考虑,刚才山作说了,艺术家基本上就是破坏,把秩序弄乱,然后哲学家开始收拾,基本上哲学家是艺术家的跟班。

但是在人类的文化史上,我觉得艺术家是在哲学家后面的。

周氏山作:有时候是创造先行的,其他的后来跟上,比如说印象派,比如说19世纪现代主义对美学观念的颠覆,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流派,这个就是艺术先行,不是哲学先行。

周国平:在艺术领域,肯定是艺术家先行,评论家后行。但是从文化的发展的角度来说,一般的规律是哲学先行,艺术后行。你刚才提到的19世纪现代主义实际上也是这样。西方的哲学在19世纪末期到20世纪初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实际上是从康德开始的。

西方哲学从伯拉图开始就是本土的哲学,他将我们称为的世界分成两个部分,我们看到的变化的世界是现有世界,这是不真实的,它背后有不变的东西,那才是真正的本质的世界。背后的本体是什么?哲学家们一直在寻找,到了康德的时代依然找不到。因为我们去认识世界的时候,你永远受自我认识的限制。不光你的感性是主观的,认识世界理性的模式和概念也是主观的。到了尼采,就更进一步,他说不是认识本质的东西,本质的东西根本不存在。他说不存在没有视角的认识,你要去认识这个世界,一定会有角度。从不同的角度看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所以不存在一个没有角度的世界的本来面貌。

周氏山作:听到这,我想到一种严肃的学术文化和艺术创意当中的玩世不恭的对比,就像在东西方艺术,西方的艺术家相对比较理性。但是周氏兄弟的艺术哲学思想是感觉主义,感觉就是自由神,感觉就是一切,也一切都不是。因为艺术上有很多微妙的东西,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周国平:我想找一找这种联系,哲学上的变化和艺术上变化的联系。绘画从写实上到抽象的变化,与哲学上的变化有没有关系?写实绘画就描绘客观的世界,现在哲学家们说世界本来是没有本体,没有本质,没有本来面貌的。实际上就不是说我们要去寻找本体,而是说我们可以对世界做出不同的解释。实际上这是一个相当主观的东西,客观实际上也是会变成建构世界的图像,来表达你的理解,可不可以这样说?

周氏山作:可以这样说,艺术史上就是这样发展过来的。

那个时候没有照相机,能够写实得就像肉眼看到那么真实,就有一种非常震撼的力量。后来有了摄影技术以后,这就不算什么了,在审美观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19世纪,美已经不是再现真实,还有更多、更广阔的东西,比如说抽象派。

周氏大荒:艺术史应经把写实到抽象阐述得很明确了,写实到一定程度后已经不能够再满足艺术的发展规律了。绘画已经越过了要说一个故事,要表达一个场景,需要能够表达无法说出来的特殊情感。

周氏山作:19世纪以后,很多艺术观念的产生,给艺术打开了不同的视野。野兽派,再到后来的立体派、抽象派。抽象派是有一天画家推开画室大门,逆光从窗户照进来,只看到一些线条和色彩,他觉得这个太敏感了,所以就创造了抽象派所谓的艺术精神,点线面。后来艺术出现各种各样的变化,艺术门派是五花八门,我们也不知道今后会走向哪里。

周国平:艺术上之所以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是因为艺术家太聪明了,他们自己有很多新的发现。

抽象绘画让人看不懂:关键不在是否看懂

周国平:抽象绘画和我们看到的那些具体形象越来越没关系了,越来越远了,而且好像艺术家也是努力要去避免让人发现绘画和客观对象的联系。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普通人面对抽象绘画的时候,经常就会发生这样的疑问:画的什么?我看不懂。有没有人站在你们的画前面问过这样的问题,你们是怎么回答的?

周氏山作:上次我们在广西美术馆有一个展览,广西的宣传部长去看画,他进去之前看到我们的画册说,周氏兄弟的画太抽象了,我看不懂。结果他进去了三个多小时,都快要关门了,还不出来。他出来以后只说了一句,他说现在看了周氏兄弟的画,再看别的画就不过瘾了。他悟到了艺术的精髓。

周国平:他看懂了吗?

周氏山作:我想他不必完全看懂,他是带着一种感觉跟作品交流,他知道了怎么去欣赏抽象艺术。我们都有生活中的这种经历,比如说一片荒漠给人带来的感觉,你说不清楚它是什么,这也是艺术作品带给人们的。

周氏大荒:艺术的欣赏习惯是有区别的,对于很多抽象绘画,东方会出现看懂、看不懂的问题,但是西方不会说看懂看不懂,而是说喜欢不喜欢,他具有这种审美习惯。就像中国人看水墨画一样,一泼墨下去,不管你懂不懂都可以欣赏。

周国平:曾经有人向毕加索问过这个问题,说你的画我看不懂。毕加索就反问他,对于一幅画,难道你要看懂吗?他这个回答太高妙了,关键不是你懂不懂。就好像面对大海,面对高山,你看懂了吗?对着大海,产生一种心情,产生一种感觉的,心潮澎湃,浮想联翩就行了,就是大自然伟大的视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