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对话周氏兄弟:当艺术遇见哲学

[摘要]感觉是自由神,哲学家周国平对艺术家周氏兄弟的“感觉主义”产生了兴趣。哲学家和艺术家共同面对发自心灵的感觉主义,相互交叠和碰撞,将激发怎样的火花?

艺术品评价有无标准:杀猪是行为艺术吗?

周国平:现在艺术还有一个变化,从架上到架下,越来越多的人从事架下的艺术活动,包括前卫艺术、行为艺术。你们对这种转变怎么理解?

周氏大荒:杀猪也叫做行为艺术之一,有一个很著名的奥地利艺术家,他的作品就是杀牛,一个队伍帮他杀牛,再把血淋淋的牛扛出来,这就是他整个过程。

周国平:像这样的艺术你们喜欢吗?

周氏大荒:我个人不喜欢,但是这个不喜欢也不等于说打倒,艺术的价值不能说用喜欢和不喜欢去评价,再有价值的东西,也许在座的人都不喜欢。

周国平:那么你是用什么评价?如果大家都不喜欢呢?

周氏大荒:不喜欢它照样好。

周国平:如果是你这样有水平的人也不喜欢呢?

周氏大荒:我不喜欢是我个人的事情。

周国平:基本上大多有水平的,有艺术欣赏力的人都不喜欢,这种情况下呢?

周氏大荒:因为艺术已经到了那个程度,不是说艺术是为人们欣赏而出现的,艺术是一种人类的精神创造,他也创造了另外的情景。

周氏山作:独创性在艺术上的价值非常重要。比如像美国画家杰克森,他年轻的时候,就有评论家说有欧洲绘画这样的流派那样流派的影子,他最后一气之下就把颜色踩在画布上。在当时那个时代,可能也会有很多人不理解他的作品。但是他走到了艺术上的那个另一个极端,所以现在美国的邮票上都有他的画。

周氏大荒:其实艺术是最没有形式的,是最随意的东西,要是谁觉得艺术有框框的话,他应该马上改变。

周国平:形式不一定是框框,因为作品总是要有一种形式来表达的,但是这个形式可以是一种新的形式。

我一直有一个困惑,我们在评价艺术作品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标准?

周氏山作:唯一的尺度就是在人类历史长河里面由时间来筛选,真正的艺术要经过历史的积淀,时间会把没有内涵的东西都淘汰掉。一个艺术家无论怎么宣传,在一段时间以后,这种外在的作用力不再有意义,剩下的只是作品讲话,后代是否喜欢它,由他们决定。文学也是一样,莎士比亚的作品今天仍受欢迎,这是作品本身的生命力。

周国平:我还想问一个问题,就是关于艺术性和人类性的问题,我觉得艺术是应该没有国别之分的,只有好坏之分。一个好的中国艺术家和一个好的西方艺术家,他们之间的距离要远远比一个好的中国的艺术家和一个坏的中国艺术家小得多。好的艺术应该是属于全人类的。一个没有个性的艺术家的作品肯定是没有多大价值的。

周氏大荒:艺术跟个性是直接相关的,没有个性的人,思维也不会独特,体现出来的东西很难有个性。

周国平:一个有个性的艺术家,他的个性是指什么?并不是指他个人的性格和脾气,实际上是艺术家心灵烦人特殊存在,他对人类精神的特殊体会。

周氏大荒:不要把个性提到太高的高度,因为有些小细节也可以决定艺术家的个性。不一定全是人类精神上的东西。

周氏山作:在艺术上太全面反而是一种缺陷。为什么呢?艺术家跟别的行业不一样,确实是需要一些非常与众不同的东西,要反其道而行之的东西,一种别人都这样做,他偏偏不是这样做,艺术家一定不能太入大流。

周氏大荒:需要有缺陷,把优势变成不是优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