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前言:这是在此新年之际,女声为所有比以往更勇敢的女人所做的年度铭记,每个片段,其实都连缀到为妇女争权的心心所念,所有在这里被赞美的——女大学生、女同、女律师、女工、农村妇女——虽各是先行者,却正在相聚,还正在拥有越来越多的支持者。她们不接受权利被延宕,因此要在这每个时刻里推上一把,喊上一声,她们是为自己,为陌生人,也是为这个社会,她们所创造的历史,或许此时只是才开始被认识。

我们庆幸有时在场,但即使未曾亲历,也可以追加宣布与她们在一起,聚会刚刚开始,节目和高潮还不够多,正盼着观众也上场。

※“我不想成为下一个李彦”:紧急挽救受暴杀夫妇女免死

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2013年春节前后,四川受暴杀夫妇女李彦的生死揪住全国各地女权关注者的心。李彦系四川资阳市安岳县下岗女工,因不堪家暴于2010年12月杀死丈夫谭勇。但家庭暴力前因不被法院承认,李彦被以故意杀人罪“情节恶劣”判处死刑。1月24日,李彦家人判断最高法院已核准死刑,她的生命危在旦夕。

各界人士立即发起紧急挽救李彦免死行动,1月25日,一封首批各界136人联署的公开信网上呼吁“刀下留人”;1月28日,志愿者赴二审法院四川省高级法院递送有200多名女权关注者紧急联署的呼吁信;2月3日,志愿者在广州、上海、武汉、北京、西安共八城法院门前同步公开行为艺术:“我不要成为下一个李彦”;在幕后,反对家庭暴力网络/北京帆葆做了大量工作促动各部门和关键人士关注此案。在国际上,著名人权组织大赦国际亦发起“告诉中国,不要处死家庭暴力受害者”的声援。

李彦案再次警醒社会重视受暴杀夫的悲剧现象,对这类案件动用死刑离民心太远。至2013年3月,最高法院称李彦仍在死刑复核中,公益律师再经深入调查,提交李彦受暴新证据,拖延至今,各界盼望最高法能最终做出公正判决。

※“家暴零容忍”:李阳案判决认定家庭暴力

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2013年2月3日,Kim诉李阳家庭暴力离婚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宣判,“疯狂英语”创始人、亿万富翁李阳被法院认定家庭暴力,被判赔偿美籍妻子Kim 5万元精神损失费,还须遵守人身保护令、不得威胁骚扰Kim。

Kim于2011年9月通过互联网揭发李阳家庭暴力,于2011年11月向法院起诉离婚。此案是近年来影响最大的家庭暴力典型事件,在公众围观下,过程艰苦但最终取得道义胜利,法院判决,包括北京第一个公开的家庭暴力民事保护令的出台,具有重大示范意义。

Kim与妇女组织合作开展反对家庭暴力的公众教育,在公开邮件中,她写道:“以‘家庭和谐’之名漠视家庭暴力只会让我们下一代的家庭生活遭受同样的痛。……当欠缺相关法律时,最有力的回击莫过于公众拒绝容忍家庭暴力,并达成如下共识:家庭暴力不是文化,家庭暴力是犯罪!”

民间妇女组织和志愿者给予Kim最坚定的支持,从2012年6月到2013年2月,志愿者在北京、南京和广州共发起五次针对此案和李阳的公开行动,发出了“家庭暴力零容忍”的有力声音,Kim说:“志愿者的能言善辩、平和以及勇敢超乎想象。”

※“开房找我,放过小学生”:海南反性侵举牌

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2013年5月上旬,海南省万宁市曝出所谓“校长开房案”,该市第二小学校长陈某鹏及房管局职员冯某松分别带6名离家小学女生“开房”,激起社会强烈愤慨。但是,随着案件被公诉至法院,舆论却开始收束,令人担心最终结果能否公正。

在此迷茫时刻,5月27日,女权工作者叶海燕在万宁二小门前举牌:“校长:开房找我,放过小学生!”照片迅速传遍互联网,网友纷纷模仿拍照,媒体跟进报道,已有退散之虞的舆论监督重新集结。

然而叶海燕随即在住地遭到骚扰,被拘留,被驱逐。学者艾晓明因此发布裸照“开房找我,放过叶海燕”,女权志愿者发起寄明信片声援活动。后来陈某鹏和冯某松虽被以强奸罪判刑,但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并未被问责,受害女生承受巨大压力,一度遭遇就学困难。

自“校长开房案”起,性侵幼女成为2013年最受关注的犯罪现象之一,叶海燕替无数人喊出了抗议。虽然她本人付出巨大代价,但下半年最高法院等出台相关规范性文件,显示权力者已不得不被动回应公民呼声。

※“女同性恋骄傲献血”:公开纪念女同献血解禁周年

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2013年7月1日,两名年轻女孩冒雨来到沈阳献血中心,各献出200CC鲜血,换得红色献血证,这可能是中国最早的以公开女同性恋身份领取的献血证。这一天、还有北京、广州、武汉、郑州共五个城市,女同志愿者公开献血,以纪念女同性恋献血解禁一周年。

依卫生部《献血者健康检查要求》,献血者须提前填写健康状况征询表,在2012年7月前,征询内容中有是否同性恋者一项,凡声明是同性恋者的,均会被拒绝献血。然而,同性恋权利组织和专业人士指此规定歧视同性恋者,而且女同性行为很少传播艾滋等疾病,拒绝她们献血没有科学依据。2012年7月1日,新版《献血者健康检查要求》实施,规定只征询既往男男性行为史,解除对女同性恋者的限制,也放弃了对同性恋者的群体性排斥。

女同性恋献血解禁是反对性取向歧视倡导的重要阶段性成果,借解禁一周年之际,“女同性恋骄傲献血”活动象征性地实践和凸显了女同性恋者的完整公民资格,亦显示了各地女同志愿者的行动能力。

※“歧视不能因司空见惯而合理化”:举报名校招生性别歧视

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2013年9月1日开学日,5名女生向教育部寄出联名信,举报国内多所高校存在明显违规的歧视女性考生行为;同一天,11名女律师向教育部提起信息公开申请,询问高校性别歧视的招生章程是否经过教育部批准,并要求教育部对其将如何处理高校的违规行为作出答复。

高校普遍存在的招生性别歧视在2012年高考季被媒体曝光,分性别划线以种种借口将高分女生拉下平等教育机会。自当年夏天开始,女权倡导者采用各种手段持续制造舆论和问责,至2013年5月,教育部终于通过《2013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间接回应,明确除军事、国防和公共安全之外其他高校不得规定男女生录取比例。然而,妇女传媒监测网络《2013年“211工程”学校招生性别歧视报告》显示,在112所“211工程”高校中,仍有66%存在招生性别歧视。女生及女律师因此认为教育部有失察失职之嫌,希望举报和信息公开能进一步揭示招生性别歧视问题,并促进非歧视的政策设计。

教育部对此建议信不予理睬,对信息公开申请则含糊答复,推卸责任,却有新华社新闻代言教育部,声称招生设性别比不是招生歧视。歧视不能因司空见惯而合理化,为争取女生平等教育权,倡导者还将继续。

※“不仅仅是一次苦行”:“美丽的女权徒步”出发

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这次徒步是一次漫长的博弈,……它不仅仅是一次苦行,当我们行走在这片土地上,每一步都有着这个残酷社会的压迫和女性反抗的张力。”2013年9月15日,青年志愿者肖美丽从北京北二环外的一元公社启程,带着“反对性侵害、女生要自由”的口号,踏上去广州的2200公里徒步。

自2012年起多次参加女权志愿活动的肖美丽,希望以女生长途徒步的创举,震醒社会重视校园性侵害问题,将性别平等意识带到基层,并通过信息公开申请和建议信推动地方政府改进性侵害防治措施。北京、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广东,计划的六个半月,她和同行小伙伴始终步行,路上所有费用来自支持者的小额捐款。

2014年1月初,肖美丽已走过湖南岳阳,至此共徒步约1400公里,沿途收集签名近两千个,提交建议信和信息公开申请100多份,公开宣讲10余次。她遭遇了种种质疑和冷漠对待,大多数地方政府部门态度消极,对申请和建议不回复。但另一方面,沿途所经的各地市民给了她许多鼓励和帮助,她的故事也被多家媒体报道。

“美丽的女权徒步”是一次实验性的传播和倡导行动,一次青年女权行动派的自我培育,一步步更强大的信念之旅。肖美丽计划于2014年3月初到达广州,并举办回顾展览。

※“别把我当敏感词”:“我的阴道说”照片发布

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2013年10月31日,17名来自“北外性别行动小组”的女大学生在人人网发布系列真人自白照片“我的阴道说”:“我的阴道说:我要自由”、“我的阴道说:我要尊重”、“我的阴道说:别把我当敏感词”……,目的是宣传她们即将在学校演出的话剧《阴道之道》。

照片在社交媒体迅速扩散,随之而来的是大量批评甚至谩骂侮辱,“伤风败俗”之谥铺天盖地,北外女生承受巨大压力。《阴道之道》的原创者北京Bcome小组、新浪微博@女权之声等紧急回应,发布更多同主题照片作为声援,并通过媒体访谈、研讨、线上讨论等多种方式阐述“阴道说”背后的妇女性自主权与公共表达权,批判控制和压迫女性性权的暴力文化。

以反对性别暴力、主张女性性自由与性愉悦为主题的阴道话剧进入中国第11年,“我的阴道说”风波暴露出中国社会仍然极度恐惧于女性说性,女大学生遭遇意外阻击,亦因此闯出一道尖锐的抗辩之痕。艾晓明说:“男权文化源远流长,非常强硬,而受到的挑战是远远不够的。‘我的阴道说’让他们意识到阴道是有脑子的。有些人产生那么大的反感,这说明已经起到挑战的作用了。”

※“看见性骚扰”:深广劳工组织发布调研报告

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2013年11月21日,深圳手牵手工友活动室发布《看见性骚扰——工厂女工被性骚扰公益调研报告》,披露七成受访女工曾在工厂内遭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超过六成性骚扰者为同班组同事及附近岗位同事;超过六成半受访者曾对遭受性骚扰作不同程度的反抗,但46%的处理结果是不了了之。25日,广州向阳花女工中心公布广州女工性骚扰调研报告,发现与深圳相似。

“世界工厂”的繁荣依赖对广大劳工权利的剥夺,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然而女工因性别而遭受的压迫仍然基本不被看见,两个劳工组织的报告首次以草根视角瞄准工厂性骚扰现象,实证女工阶级与性别的双重弱势,提醒女工性别主体与阶级主体的建设不可或缺。女工的声音为这一年“消除对妇女暴力日”之际的反暴力倡导补足了一个重要的维度,虽然,性别与劳工的议题在实务层面只是刚刚开拓。

2012年以来,广东多家劳工组织遭遇打压,女工性骚扰报告的发布也可以理解为传播突围之举:通过媒体曝光争取劳工组织活动的合法性。工人及女工的组织化和集体发声深被忌惮,却是争权必备的基础。

※“坚信这世界应平等”:女权之歌唱响北京地铁

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你是否和我一样/坚信这世界应平等/这是首传唱自由和尊严的/女人之歌……”2013年11月24日,一群志愿者在北京地铁13号线车厢里流动演唱女权之歌《你是否听到女人在歌唱》,以此“快闪”节目献声11月25日“消除对妇女暴力日”。

每年的“消除对妇女暴力日”,以及从这一天到12月10日的“十六日”,是全国各地妇女组织开展反对对妇女暴力倡导及教育活动的集中时段,然而,一般公开活动或属妇联,或限于高校,独立民间组织多囿于室内讲座、研讨的形式。2012年,广州等五城“受伤的新娘”联动行为艺术突破了看不见的限制,在管控最严的北京,地铁车厢被暂时开辟成流动的公共空间,北京Bcome小组在13号线内表演了《阴道独白》片段“我的短裙”。2013年,话剧换成合唱,借电影及音乐剧《悲惨世界》的知名曲目,青年志愿者唱出“为权利抗争到老”的宣言。

成功的倡导及教育活动需要灵感,也需要勇气,多迈出一步,能见度或许就提高一分,富有能量的青年人因此站出舞台,《你是否听到女人在歌唱》是她们给自己的喝彩,也是向更多人的召唤。

※“还我们一个公道”:农嫁女政府门前“叠罗汉”

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装扮成“村官”的志愿者手拿标有“村规民约”的大喇叭喊话:“嫁出去的女儿等于泼出去的水,分红、分地、分房、征地补偿都不能分,或者分得比男丁少。”大喇叭之下,女人们一个叠一个躺倒在地,被贴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男女不平等”、“并入兄弟户口”等等标语。2013年12月12日上午,在浙江省人民政府前,一群农村妇女做起“叠罗汉”行为艺术,抗议重男轻女的村规民约和相关部门的失职。

土地权益和集体收益分配权益被剥夺,使农村出嫁女成为中国特色的受害及抗争群体,一些村庄以村规民约公然违背妇女应有与男性平等土地权的明文规定,政府部门则往往以“村民自治”为借口放任和拒绝纠正,法院不立案、上访无回音,维权难让很多“农嫁女”悲愤绝望,也促使其中一些人更勇敢地集体走到了政府和公众面前,互联网和创新传播手法给她们坚持下去的希望。

中国的公共舆论中一向极度缺失农村妇女的声音,公开抗议让“农嫁女”难得地被听到,让她们的形象从无力变有力。争权意识正在向更边缘的群体扩展,农嫁女所要的“还我们一个公道”,其实是所有被压迫者的共同语言。

※“力挺曹菊打官司”:“就业性别歧视第一案”获赔落幕

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2013年12月18日中午,北京海淀区法院前,三个女孩戴学士帽、穿学士服,喊起口号:“一、二、三,力挺曹菊打官司,向性别歧视说No!只要能力好,性别不重要!”引来等候进法院旁听的人们纷纷注目。“就业性别歧视第一案”终于开庭,已经等待了17个月。

2012年7月11日,女大学毕业生曹菊(化名)向海淀法院起诉海淀新巨人学校以“仅限男性”为由拒绝招录,成为中国第一个起诉招聘性别歧视的当事人。然而历经几番投诉、多方呼吁,直至2013年9月10日,曹菊才立案成功。

此次庭审有些意外地顺利和轻松,被告方当庭道歉,并同意支付3万元作为“关爱女性平等就业资金”,虽然以调解结案,实质却是曹菊的胜利。招聘性别歧视终于可诉,曹菊的坚持为后来者推开了司法救济之门。

※“我的子宫我作主”:反对计生暴力千人联名信寄出

2013中国的12个女权时刻——年度公开行动回顾

“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女性公民,我们的生活深受计生政策的影响。我们发现在计生政策的制定中没有充分考虑到妇女的权利,而在执行过程更是给妇女子宫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在此,我们希望,国家在制定计生相关政策和执行过程中,应以妇女为主体充分听取妇女的意见,要保障妇女的生命健康权,尊重妇女的节育避孕的自主选择权。”。

2013年12月9日,《关于尊重女性、消除计生政策及其执行过程中对女性子宫伤害的建议信》发布上网,在征集到了超过一千名女性联署之后,12月26日此信正式寄送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家计生委和全国妇联。

建议信由全国十地30名女律师联合发起,在征求联署的过程中获得了许多支持反馈::“毫无疑问,妇女对自己的子宫拥有绝对的主权。每一个妇女都可以理直气壮地宣言:我的子宫我做主。”计划生育中长期广泛存在的对妇女的暴力终于被直指,以法治为依据的建言将妇女的强烈诉求合法地扩散了出去。

(本文来源于女声第143期,经女声授权发布,转载请务必注明:腾讯思享会。欢迎收听“腾讯思享会”或“ThinkerBig”公众帐号。)

女声是由妇女传媒监测网络(北京真德文化传播中心)制作的独立电子刊物,每周末定期通过邮件和网站发行。性别观察,妇女声音,女声致力于展现批判性的社会性别视域,提供丰富资讯和独家观点,通过传播促进中国民间妇女运动及公民社会的发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女权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