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最佳导演推新书:美国历史就是帝国扩张史

[摘要]斯通提到,美国一直都是一个有着强烈军事情结的国家。谈到最近的局势及中美关系时,他认为,“中国威胁论”在美国的盛行也符合美国一直需要寻找外部敌人的规律。在某种意义上,中国替代了苏联。

奥斯卡最佳导演推新书:美国历史就是帝国扩张史

威廉·奥利弗·斯通,美国电影导演和编剧,同时还是一名演员。新京报记者 秦斌 摄

《野战排》《生于七月四日》《刺杀肯尼迪》的创作者、奥斯卡最佳导演奥利弗·斯通近日受邀来到中国,其最新纪录片《不为人知的美国历史》图书的中文版也同时推出。斯通接受了中国媒体的简短访问,谈论新书和对美国历史的反思。

纪录片《不为人知的美国历史》由奥利弗·斯通与美利坚大学历史系教授彼得·库兹尼克(Peter Kuznick)历时四年共同完成,共分十集,每集一小时,由一战开始,一直拍到奥巴马时代。有感于纪录片短短的十个小时无法容纳自己想要传达的所有内容,斯通和库兹尼克又在纪录片的基础上合写了一本书。斯通认为,这是他迄今为止最复杂、野心最大的一个项目,是他之前所有的影片的一个大综合。

那么,《不为人知的美国历史》中讲到了哪些不为人知的历史事件?看过纪录片和读罢这本800页的巨著时,读者可能会认识到,斯通所纠结的,是在美国教育体系和主流媒体中鲜有涉及的美国历史,尤其是美国历史上不太光彩的一面。例如,美国学校不会告诉学生,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两颗的原子弹是没有必要的,因为苏联已向日本宣战,日本已经准备投降。投原子弹的目的与其说是为了逼迫日本投降,不如说是为了向苏联示威;美国一直宣传自己在打赢二战中的功绩,事实上,是苏联在东线的推进打垮了德军;美国在二战后多次主动使用核威胁……斯通的纪录片和同名书籍在美国引发了一些争议,有媒体批评说他披露的大部分信息都已经被历史学家研究过了,因此,谈不上“不为人知”。对此,斯通的看法是,这些讨论在大学层面或许不算稀有,但在公共教育和公众媒体的层面,还鲜有讨论,而他写作此书的目的,正是为了“教育公众和下一代”。

美国历史是一部帝国扩张史

斯通的许多电影都是关于美国历史的,他对于美国历史持有尖锐的批判态度。在他看来,美国的历史就是一部帝国的扩张史。在书中,他和库兹尼克详尽地挖掘了这部帝国扩张史中不为人知的黑暗细节。斯通认为二战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在二战之后,美国变成了一个国家安全国家(national security state);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全球安全国家(global security state)。美国军费支出高达财政支出的40%,令人咋舌。

斯通认为,事实上,远在共产主义崛起之前,美国就一直有一种对于外部的恐惧。在十九世纪80年代,是对于失去财产的恐惧,对于工会、罢工的恐惧;在俄国革命之后,它找到了俄国共产主义这个聚焦点。对于外部的恐惧的根源实际上是对于内部问题的恐惧,例如,对于工会、社会改革、妇女权利和民权的恐惧。“因为,聚焦于外部敌人比聚焦于内部敌人更容易。”斯通认为,这种不断给自己寻找外部敌人的倾向是一种自我毁灭,而在美国,这种自我毁灭式的妄想症一直延续至今。甚至在苏联解体后,美国依然没有停止当一个军事侵略者,它又找到了巴拿马的诺列加、以色列的胡赛因这样的新敌人。9·11以后则是全球范围内的反恐战争。“战争永不会停止,就像帝国永不会休止。帝国永不会休止是因为帝国永远都需要保持强大。”

“我们将中国当成了苏联”

斯通说,他想强调美国黑暗的一面,也就是“月亮的暗面”。“我试着告诉他们,美国是一个帝国,它有许多好的东西,但也有许多坏的东西。我要告诉他们的是美国黑暗的一面。”之所以要强调历史黑暗的一面,是因为他认为美国人从学校中学到的都是好的一面。“我们做这部电影、写这本书的想法是,最好我们能从历史中吸取经验,避免重复历史的错误。”

斯通提到,美国一直都是一个有着强烈军事情结的国家。谈到最近的局势及中美关系时,他认为,在一定程度上,“中国威胁论”在美国的盛行也符合美国一直需要寻找外部敌人的规律。在某种意义上,中国替代了苏联。“在许多方面,我们将中国当成了从前的苏联。”因为,“现在恐怖主义看起来也不是一件天大的事,我们就开始往中国看。”“许多保守派都是这样看的,当然,自由派——例如我本人——并不这么看。”在斯通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思维。他认为奥巴马将战略核心转向亚洲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措,因为,此举将会在这一地区制造紧张局势。

斯通认为美国的主流媒体对此也负有责任。他认为不幸的是,美国的主流媒体大部分都被保守派购买了,他们控制了话语权。“在这样的情况下,将中国宣传成一个新威胁是很容易的。我对此很紧张。”

写书为了教育公众和下一代

纵观斯通的职业生涯,他拍下的大量与战争、历史、政治相关的影片,都有着寻觅历史真相的意图。因而,和许多其他导演相比,他的作品往往教育性大过娱乐性。而他直言,此次制作纪录片、写书,最大的目的就是教育公众和下一代。他说:“我读了我女儿和儿子的高中历史课本,很惊讶他们仍然没有把美国投放原子弹的整个故事讲出来。许多美国人认为是美国打赢了二战,他们不知道是苏联通过巨大的牺牲赢得了二战。现在,越南战争就几乎已经被遗忘了。”

在斯通看来,美国的问题是他们在二战中是胜者,所以觉得自己是好人。“我们的伦理观变得模糊不清了。我们从没有想过我们投了原子弹,我们是恶人。”“不幸的是,在美国,学校里不教这些。我们上不了主流电视台,但我们试图通过发行DVD传播知识。”

美国的历史和当下的发展趋势让斯通感到忧心忡忡,当被问及出路在哪里时,斯通说出路之一就是不要将那么多钱投入到政治中去。另外就是解散CIA和削减军费。不过斯通自己也承认,要改变这些极为困难。他最后将部分希望放到了中国身上,希望古老的中国文明能够“引导”美国走向和平。“我希望中国在和美国相处时不要过度反应。我希望中国能成为一股和谐的力量,将美国这头野兽引到一个更安静的地方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gregl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