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独】史上最差黄书之《上山上山爱》

[摘要]也许许多人愿意承认,中文世界最好的杂文和评论出自李敖之手,那么,很不幸,我想说,全世界最差的小说,也是李敖用中文写成的。

【阅独】书评:史上最差黄书之《上山上山爱》

【编者按】《上山 上山 爱》1984年在台湾连载第一期时即被查禁,直到01年李敖六六大寿才得以出版,是李敖首部因“黄”而非“红”被查禁的小说。也许写一部“又黄又文学”的小说是很多作家内心隐秘而迫切的追求,而这部号称李敖的“自传体情爱小说”最终展现的却是英雄落魄的场景,或者他从来就没有你想的“那么文学”。

  以下为腾讯文化“阅独”栏目独家书评:

2005年,在李敖神州文化之旅的直播中,我看到令人唏嘘的一幕,从HK登机前,李敖拼命的给身边的凤凰卫视助理人员发红包,大家坚辞不受,一个小伙子还开玩笑说,李敖大师的钱我不敢接哦,日后你会做节目骂我们的。李大师尴尬的笑着,硬塞。他们终于接受了。这一刻我忽然想到一个词:英雄迟暮。如果他也能算英雄的话。

观看电影《巴顿将军》时,像疯子一样指挥若定驰骋疆场的硬汉巴顿为了申请到出征的机会,低三下四的说:我愿意扮小狗哄他们(指国会议员)开心,只要他们准我去战场。我亦曾有英雄迟暮的伤感,我渐渐的明白,原来,我最难接受英雄落魄的场景。

但是稍后,你就会看到,李敖如何神气活现的对这一幕津津乐道,他会说他是如何的懂得为人处世,如何的在任何一件事上都处理得当得心应手占尽先机。在他的表述中,刚刚令我伤感的一幕,变成另一个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他完全没有落魄,没有受到年轻人的揶揄和嘲讽,他永远是狡猾如狐狸,威猛如狮子的不败者。

这令人有更深的悲哀。

也许许多人愿意承认,中文世界最好的杂文和评论出自他手,那么,很不幸,我想说,全世界最差的小说,也是李敖用中文写成的。

这本他自我感觉良好的(他好像从未对自己的写作感觉不良好过)长篇小说《上山 上山 爱》是我看过的最差的小说!

“政治异见人物加瘦高白”的李敖模式

简单的说,它就是100期的《李敖有话说》加上一个低俗之至的乱伦言情小说框架而成的一个怪胎,小说中,李大师化身一个政治异见人物万劫先生和一个瘦高白秀幼(这是李敖品女人的标准)的女大学生小柔七天缠绵,做牢十年,出狱,又和另一个瘦高白秀幼的女大学生陈璧君暧昧——极有可能是他女儿。小说到此结束。有一些他觉得很情色的描写,以《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玉蒲团》《春染绣塌》《少女之心》的名义,请相信我,他的描写很差,无非就是下大雨打湿了女孩儿,衣服贴身,少女眮体若隐若现;或者是他如何一点一点脱掉了女孩的衣服,一寸一寸摸了少女的肌肤,人家如何把少女的第一次献给了他,他又如何的御女有术,在卧室玩了一些现在看来已经很Out的角色扮演禁忌游戏……如此等等。

当然,单单如此,他是写不了30万字的。这三十万字里,90%是他一如既往的旁征博引,喋喋不休——我相信,真实世界,就算是对他倾慕之至的女粉丝,也受不了一个人在前戏之前,先滔滔不绝几个小时,上下五千年,历史宗教哲学生物的全都卖弄一番,做爱之前,又卖弄一番自己对时政的评论和观察,九浅一深,又是一番对立法院和各党派人事的批判,你说一句,他有一万句等着……

  “议论”是这部小说的全部

小说最忌议论,尤其是现代小说,就算是读《聊斋》,对文后那一小段“异史曰”也是很反感的,常常跳过不看。然而,这就是这本小说的全部,这种小说实在令人发指,我从未见过如此喜欢议论的人,亦从未见过如此赤条条硬邦邦的将自己的所谓高论硬是敷演成一部小说的作者,就算这些言论很精彩,完全可以再出一本《做爱下的独白》或者《独白下的做爱》而大可不必把它伪装成一本情色小说。

更可悲的是,这些论调不过是李敖在无数的文章节目和演讲中,重复重复再重复的一些陈词滥调冷笑话。我真的很佩服这种毅力,我从没试过把一个笑话连着讲三次还可以讲的兴致盎然。

但李敖是这样的人,他永远自我感觉良好,而且,永远不理会别人对他感觉不良好。

说起李敖,真是一言难尽,我读过他一部分的作品,他的白话文的确是好的,但绝对称不上前三名,我尤其喜欢他写的回忆录,至今仍记得,他写小时候买小鸡的情形,那些嫩黄色的小鸡,每只都在叫,每只都在摇……但其它的作品就只剩下阅读的快意,例如《快意恩仇录》,到这部小说,连阅读的快意也没有了。只看到一个自高自大,闭目塞听的人自我感觉良好的进行着落伍的表演。

关于李敖:凡为一善,必令人知;凡为不善,必极力掩之

李敖以其独特人格著称,但我却不以为然,在我看来,他根本不是自己宣称的那种男子汉,他最显著的一个特点是,凡为一善,必令人知;凡为不善,必极力掩之。神州文化之旅时,他每一开口,必提捐款为胡适铸铜像一事。对他自己的坐牢,则笼统的以政治犯概括之。而其实他的坐牢,都没他说的那么光彩,第一次是因为帮助台独分子(彭明敏)逃走,和肖孟能的诉讼更是一段侵吞私人财产的丑闻。我们都知道他坐过牢,受过伤,他自称自己经历风雨经历情人和朋友后的背叛和出卖,变得很强大,其实真正内心强大的人,不会这么自恋,不会这么喜欢自夸,不会因为女人或者朋友的伤害,就从此将自己谨慎的包裹起来,再也不以真心示人。在他的爱情观里,没有永远亦没有专一,大家为一时之快,取诸怀抱,醉时同交欢,醒后各分散,乃是洒脱和正常的爱。在他的友情观里,朋友亦无肝胆相照之谊,不过是拿来做短期的利用和出卖。

我羡慕李敖藏书甚丰,亦曾经短期的过过李敖式的生活——一种自囚式的生活,那感觉并不好。他把自己囚在书房,每日读书写字、剪剪贴贴,严格的作息和锻炼,然而这种囚禁却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把自己的内心也囚禁起来,以其强大而不愿倾听一切的批评,以其巧言令色掩饰思想的贫乏和失败。他喜欢卖弄博学,引用英文,而中文则专拣冷僻的古书引,他在复旦大学一口气背出汉朝历代皇帝的名号,而这一切不过是Google就能完成的小case罢了。

我觉得,谦虚应该算普世价值之一种,中国有句老话:脸是自己丢的,面子是别人给的。自夸并不能给自己带来什么,你的伟大你的博学,你做过的好事,自然会有人记得,会有人帮你记忆传承下去,不必时世挂在自己嘴边,唯恐天下不知。赞美的话由别人说出,更为可信,也更有力量。

在这一点上,李敖和张五常两位热爱自夸的大师,总让我觉得别扭。

如今他已垂垂老矣,言语之间不无伤感,历史究竟如何定论他的一生?他常常自矜:不要说我是文学家,政治家,这些名号对我来说都太小了,我是个思想家。是的,思想家、大师李敖,不知道有没有想过,他所推崇的纽约时报介绍他时,不过冠以著名的评论家,当其游走在台湾的娱乐节目中,吴宗宪、康康、小S,叫出的一句李大师,有多少是尊敬又有多少是揶揄呢?

本文作者:林愈静,书评人,现居香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rrony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