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媒体】“暴力事件”中媒体如何做?

[摘要]面对重大的社会裂痕事件,应当怎样报道和呈现?近年来全球“暴力、恐怖事件”媒体报道中,又有怎样的失误和问题?

“暴力、恐怖事件”是当今全球安全的重大挑战,中国也日益受到类似问题的困扰。然而,媒体作为社会公器,面对重大的社会裂痕事件,应当怎样报道和呈现?近年来全球“暴力、恐怖事件”媒体报道中,又有怎样的失误和问题?

过度呈现恐怖、血腥的画面。在美国波士顿爆炸案报道中,部分国内媒体为了争取点击率,在未做任何筛选和技术处理的情况下,直接截取了美国社交网站中网民现场拍摄的大量血腥画面,完全不考虑受众,包含儿童、老人们对血腥内容的观看反应。

【反思媒体】“暴力事件”中媒体如何做?

在司法机关之前为“事件”定性。2011年,挪威发生导致92人死亡的“爆炸、枪击恐怖事件”。事发后,《华盛顿邮报》“想当然”的指出“此次袭击和伊斯兰激进组织间存在着直接的关系。”但当警方逮捕了凶手、挪威籍极右翼分子布雷维克时,民间人士认为《华盛顿邮报》应为之前的妄断道歉。

【反思媒体】“暴力事件”中媒体如何做?

【反思媒体】“暴力事件”中媒体如何做?

将恐怖主义和民族问题混为一谈。在昆明事件中,部分媒体将恐怖分子绑定在特定的民族身份之上,来迎合社会上一些人对特定族群、地域的偏见。事后,公众和知名新疆籍明星纷纷在谴责暴力的同时也为“新疆人”、“维吾尔族”正名。

【反思媒体】“暴力事件”中媒体如何做?

【反思媒体】“暴力事件”中媒体如何做?

【反思媒体】“暴力事件”中媒体如何做?

【反思媒体】“暴力事件”中媒体如何做?

从全球来看,媒体报道“暴力、恐怖事件”时思路框架偏于单一,注重报道“愤怒、悲伤、仇恨”等“社会应激情绪”,内容框架多为:“事件的结果、死伤人数、杀戮详细经过,血腥场面描摹,定性罪犯,再加上死伤者亲人的痛苦以及各方打击恐怖主义的言论和行动”。批评者指出,(美国媒体)将多数无辜的穆斯林都描绘成负面的形象,只看到了穆斯林世界的片面。

【反思媒体】“暴力事件”中媒体如何做?

作为负责任的媒体,不应只给公众最简单、最简陋的答案,而应探究“暴力、恐怖事件”的背后成因,为社会提供更加多面向、多维度的分析方法,缓解和破除封闭,阻隔和偏见,尝试探究“暴力、恐怖主义”生长的社会仇恨土壤,寻找弥合社会裂痕的路径。

以下为正文

“暴力、恐怖事件”是当今全球安全的重大挑战,中国也日益受到类似问题的困扰。3月1日,昆明发生严重暴力、恐怖事件,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伤。残酷的案情引发全球舆论关注及海量的报道和评论。参考近年来全球范围内的相关案例,我们希望能深度探讨:媒体作为社会公器,在“暴力、恐怖事件”的报道上,有哪些问题需要反思?面对如此重大的社会裂痕事件,负责任的媒体应当怎样报道和呈现?

一、过度呈现恐怖、血腥的画面

在行业竞争白热化的当下,“吸引眼球”和“感官刺激”成为了媒体筛选新闻标题、图片和视频的重要标准。但当大量血腥、残忍的画面被第一时间暴露在大众视野中,完全忽视媒体的教育功能和传播影响。媒体过度呈现恐怖血腥,即是充当了愤怒和仇恨的放大器,且有大量的研究证明,过度血腥、恐怖的媒体内容对儿童、老人的健康造成伤害;这些内容也会使部分人群形成较大精神压力,采取模仿或其它极端行为。

在美国波士顿爆炸案报道中,我国部分媒体直接截取了美国网民现场拍摄的画面。在未做任何筛选和技术遮蔽的情况下,以图片集的方式将充斥了断肢、鲜血、尸体的照片在网站上刊出,可谓是完全抛弃伦理底线。

二、在司法判决之前为“事件”定性

媒体的职责是报道事实真相,而非是“定性、定罪”的司法机构。“暴力、恐怖事件”报道不当,往往会造成社会中不同群体的“裂痕”增大。因此,一旦发生类似事件,媒体报道尤其不能在司法机关确认之前,依据媒体人和大众的“主观常识”来“定性、定罪”。

在过去的新闻报道中,这样的教训非常多。2011年7月22日,挪威发生致死92人的“爆炸、枪击事件”。事发后,《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想当然”的指出“此次袭击和伊斯兰激进组织间存在着直接的关系。”并且指明挪威穆斯林学者穆拉·卡里卡尔和伊斯兰安萨尔组织领袖应承担操控袭击事件的责任。但很快警方逮捕了真正的枪手、挪威籍极右翼分子布雷维克。批评人士认为,《华盛顿邮报》的行为导致挪威穆斯林面临严重的危险和威胁,应该为此道歉。

2014年1月2日,美国广播公司视报道称,旧金山中国总领馆遭遇蓄意纵火,并提及案发后建筑上被发现留下了“西藏人权”的标识,但无法确定该“标识”和纵火案是否有关。然而,在国内媒体的转载中,很多媒体开始用自己的编辑技巧使得使得“纵火”与“藏独”(而非原文提及的“西藏人权”)直接关联。如凤凰网新闻标题为:《旧金山总领馆纵火案嫌犯或为“藏独者”》。观察网的新闻则更进一步,在该条综合新闻中加入一段“2008年3月14日,一群藏独分子在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区的主要路段实施打砸抢烧……。”使得该纵火事件的嫌疑人指向“藏独势力”。但很快,美国警方随后将元凶福建籍犯罪嫌疑人冯严丰逮捕,上述媒体此前的 “定性”则显尴尬。

三、将“暴力、恐怖事件”贴上特定群体标签

媒体应当提升自身业务素质,避免将恐怖主义和民族问题、宗教问题混为一谈,将恐怖分子绑定在特定的民族、地域身份之上。部分媒体很容易迎合社会上一些偏见,就按照坊间流行的不严谨说法给“暴力、恐怖事件”贴上特定人群的标签。如此次昆明事件中,很多媒体的新闻标题多为“幕后黑手是新疆分裂势力”、“新疆暴力分子”、“ 暴恐分子遭维族同胞谴责”等,引起新疆和维吾尔族普通人士的反弹。之后,佟丽娅、王学兵、尼格买提、古力娜扎、麦迪娜等新疆籍明星纷纷在谴责暴力的同时,也向网友为“新疆人”、“维吾尔”正名,并提出,“每个地方、每个民族都免不了害群之马,但绝大多数是平凡的好人。”新华网等媒体随后也重新刊出资助数百各族贫困学子的阿里木江•哈力克等优秀维吾尔族人士的故事作为平衡报道。

给某个特定群体戴上“坏标签“的做法,会助长网络上一些极端偏见声音的扩大,很容易形成按照“地方”、“族群”划分“危险分子”的简单粗暴逻辑,使人们对他们产生“隔膜”和“敌视”。有网友发现,昆明事件之后,一些人乘坐地铁时看到两位维族模样的人士,都远远躲开了。显然,已经造成了对特定群体的偏见和恐惧。近日,大理警方就在3月2日"要求维族小伙限期搬离",之后在网民抗议下,就此向当事人道歉。

3.14事件之后,中央政府就发现了部分地区对特定群体“区别对待”的问题。2008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格执行党和国家民族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在近期维护藏区稳定和加强反恐怖工作中,有少数单位在工作中发生违反民族政策的行为,有的机场在安检保卫工作中以民族作为划分对象,有的出租车、宾馆、商店等出现拒载、拒住、拒卖等侵害少数民族群众正当权益的现象,这些做法伤害了少数民族群众的感情,引起少数民族群众的不满。严重损害民族团结,影响社会稳定,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坚决予以纠正,杜绝类似事情的发生。”

四、负责任的媒体应该注重报道对象的多元

媒体是社会的监督器,不是人云亦云的传声筒,要保持多元的声音。从全球来看,媒体报道“暴力、恐怖事件”往往注重凸显“社会情绪”和“愤怒仇恨”,报道框架缺少多元性。 尤其是有“族群色彩”的“暴力、恐怖事件”,媒体出于成本、时间等因素的考虑,多只采访受害者、政府发言人以及各类“不了解当地实际情况、但又表现出全知全能的时事评论人”,相对缺少对报道所涉及的特定地区、特定群体中本地专家、普通居民的深度采访,使得媒体在该领域报道的声音“单向、扁平、保持政治正确”。

阿拉伯裔美国人学会会长詹姆斯•佐格比博士(James Zogby)认为,美国所了解的有关穆斯林的消息,都是通过传播媒介获得的刻板印象,也造成了“传媒定义美国人如何看世界”的情况。《今日的伊斯兰:穆斯林世界导论》一书的作者阿赫美德认为“(美国媒体)将其他82%的穆斯林都描绘成负面的形象,显示出美国人只看到了穆斯林世界的片面。美国社会必须要增加他对穆斯林世界的了解,并与之沟通,媒体也该停止负面且不负责任的报道。”实际上,我们也亟需反省,近年来我们媒体对普通“维吾尔”当地群众的就业生活,及当地宗教、文化发展现实情况的深度报道和关注相对缺乏,需要增大媒介声音的多元性,尤其是来自当地社区意见领袖、普通群众的真实声音。

五、负责任的媒体更该探究“暴力、恐怖事件”的背后成因

媒体不应只给公众最简单、最简陋的答案。突发暴恐事件下的社会舆论多是情绪性的、惯性思维的、简单而为大众简单理解的。因此,因恐惧和愤怒引起的谴责、声讨必成声音的主流。而媒体必须尽量避免为“情绪”所绑架,要做好“社会公器”,保持冷静、反思、探究原因的心态,用专业知识、独立调研思考,发掘表象之下的深层次问题。

“暴力、恐怖事件”的最大意义,在于从中学习的经验和教训,理解“暴恐”的成因、原理,从机制上减少未来发生此类事件的可能性。 因此,负责任的媒体不能止于人云亦云和跟风随影,应该追问几句“为什么?”找到那些没有被发现的答案,寻找更多深层次的问题。

批评人士指出,无论美国反恐战争还是俄国与车臣战争,媒体几乎罕见报道“暴力、恐怖主义”源发地区人们现实生活的困窘和仇恨的“生成环境”,以及这些地区不断升级的反恐行动给当地社群——同样是“无辜者”的当地普通民众带去的恐怖和绝望。因此,不仅报道“暴恐事件”或者 “打击手段”,更着力于报道当地社会生活现实,并着力探讨如何改善当地现实生活,如何建立更加有序的文化、宗教权利保护尊重体系,是负责任的媒体最需要关注的议题。这有助于全球更多国家和地区走出“恐怖-反恐”的恶性循环,更有利于为社会提供更加多面向、多维度的分析方法,缓解和破除阻隔和偏见,讨论社会舆论可能忽视的盲点,消除“暴力、恐怖主义”生长的社会仇恨土壤,弥合社会群体之间的裂痕。

作者方丈:多元社会研究者、智库研究员

【反思媒体】 媒体守望社会,社会更需要监督媒体。腾讯文化和多元机构合作启动“反思媒体”平台,搭建学界、业界、社会组织及网民等对媒体的批评反思平台。每周四更新,欢迎各界专家、达人不吝赐稿。邀稿邮箱:remedia.qq@gmail.com,出品:腾讯文化,运营:多元机构。

(独家版权稿件,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腾讯思享会”,违者必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