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轩谈《跳痛人生》:不平稳中求平衡

[摘要]“我认为平衡是一个海市蜃楼,如果你只是想要追求平衡的话,你可能会常常失望。因为人生本来就是不平衡的。”

【编者按】他曾是父亲刘墉笔下的那个叛逆少年,相对于父之业绩赫赫,刘轩大有青出于蓝之潜质……耀眼的教育经历、前卫的艺术修养以及东西方双重文化背景,使他成为台湾新时尚的代表。写书、写专栏、当时尚杂志的总编辑、主持广播节目,同时还是一名专业DJ和作曲者,担任过各大国际品牌的音乐总监……刘轩的身份从未单纯。本次他携新作《跳痛人生》与大家分享他人生的经历与感悟。

以下为访谈实录:

谈跳痛:一种“症候群” 的状态

主持人:欢迎各位收看腾讯文化频道的访谈节目,今天我们请到的这位嘉宾大家特别熟悉,他就读过很多非常厉害的学校,比如说朱莉亚音乐学院,比如说哈佛。在他毕业之后,在许多跨界领域也可以看到他的身影,比如说他在写专栏、写书、做杂志编辑、做音乐做DJ做广播节目主持人等等。相信大家肯定很熟悉了,他就是刘轩老师,给刘轩老师鼓掌欢迎一下。

刘轩:谢谢,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现场虽然就三个观众,不过没有关系,我们非常热情。刘轩老师最近出了一本新书,就是我手中这本,叫做《跳痛人生》。说实话我看到这个书名时会很纳闷,“跳痛”这个词好像从来没有在书名中出现过,这是您自己创造的一个词吗?

刘轩:一半是我自己创造的。它其实是一个台湾的俚语,好多年轻人用,他们会用跳痛,痛是tone的痛。

主持人:我以前有听过,台语片里他们会蹦出来。

刘轩:对。tone这个英文词有两个意思:一个是音频,一个是色调。讲跳痛时,通常讲你明明应该唱CK,唱的却是DK;明明应该印出来的书的图片颜色是红色,印出来却是绿色……它是一个对比反差这样的意思。

主持人:对比反差。您把这个用到书名是什么用意呢?

刘轩:我觉得人生很多方面是非常跳痛的,人生对比反差很大,尤其我们现在的生活,因为现在有科技的方便,所以我们把生活的时间浓缩了,常常会变成同时做两件事情,同一个时间在两个地方。像以前可能就是在好好在做这件事,上班时就上班,下班以后就回家,现在没有,我们现在上班的时候开个视窗可以看到家里什么样,我们跟朋友聊天、讨论吃什么,我们回到家后持续的工作、E-mail这些东西进来,造成我们有一种分身乏术的感觉。这有一点点痛苦,这是现代人的痛苦,每个人都有,包括我自己。

主持人:通过这样的选题,您是想通过这样一本书,用跳痛这个词对我们人生产生一些影响吗,还是有什么别的用意?

阎永斌:它是一个形容词。

主持人:形容一个状态?

阎永斌:它是形容一种“症候群”。我觉得现代人、现代生活就是一个“症候群”,现代生活本身就是一个“症”,你去看现在有多少人得了资讯焦虑症!我相信在座各位观众朋友们,在看视频的同一时间,是不是有开其它视窗?八成有。

主持人:摄影师没准在跟女朋友聊天。

刘轩:对,我们每个人当两三个人在用,这不是我们习惯的状态,我们大脑不是这样处理资料的,可是我们也都适应了,我们的小孩……你现在还没有小孩吧。

主持人:我现在还没有。

刘轩:我现在有两个小孩,他们一个字都不会说的时候就会用iPad,我按什么样的密码他们可以照样去按。以后他们会越来越聪明,他们会越来越跳痛,他们人生有越来越多的视窗,越来越多的小银幕大银幕会在他们身边。所以我说这个东西。

不过不是我们应该做一件什么事情让我们返璞归真,我们不会跑回山里去过像原始人那样的生活,因为我们没有办法避免这个现在进行时,我在生活中想的东西是“多分享”。这里有一个贯穿的概念,也就是说这个就是生活,生活就应该是多元,我们应该要享受这个多元,甚至利用它的多元性,来让我们每一块的人生都可以更有动力,让它一直的动起来。

主持人:最近经常出现一些关于心灵鸡汤的文字,我犀利一点问您,您这个算心灵鸡汤吗?

刘轩:NO。这个是心灵排骨汤,说不定还是罗宋汤。我们拿鸡汤做一个比方好了,泡好的鸡汤要炖熬煮很久,得到的一盅才是浓缩的东西。鸡汤是浓缩的东西,这个更像罗宋汤,每一块东西都有它自己的味道,每一篇小文章都是自己的故事,是单独出来的。希望大家阅读时不会有什么压力。

我并没有想要给大家带来太多的心灵慰藉, 虽然有不少读者朋友在网络上面跟我分享故事说他们在我的文字里面读到动力或者是希望,甚至有人说他女朋友翻我的书翻几页就哭了,这把我吓到了。

但是这就是书奇妙的地方:文字在那里,可是每一个人在字句间看到的东西都不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