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学者薛涌:中国人缺乏的恰恰是“盲目崇拜”

[摘要]现在的中国人比我们当年见识多得多,自然有资格笑话我们当年的土样子。但在我看来,现在的中国人缺乏的恰恰是“盲目崇拜”的精神。许多中国人谁都不崇拜,只崇拜自己,而且崇拜得很盲目。

旅美学者薛涌:中国人缺乏的恰恰是“盲目崇拜”

薛涌 资料图(图片来自网络)

薛涌,旅美学者。2002年,他开始重返中文媒体,先后为新加坡《联合早报》、大陆《南方周末》、《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等报刊撰文。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薛涌专栏。

我八十年代读大学时,属于“西化派”,自然听过不少指责:“盲目崇拜西方”、“妄自菲薄”。其实,许多指责我的人,自己早早留学、一去不归,还换了洋名字:约翰、玛丽……我则一直没有学英语,还在哪里不知天高地厚地立志“改造中国”。后来阴差阳错,在三十岁左右猛力突击一通英语,跟着配偶来到美国读书,到了一个自己“盲目崇拜”的地方,但至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如今一晃二十年。回头想想,当初对美国那种青春期般的迷恋,确实有不少可笑之处。而且,生活在被自己“盲目崇拜”的地方,一个重要的后果就是“妄自菲薄”,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如人,有什么问题都是自己的错。在一个社会,你连最基本的语言也说不好,就更强化了这种自卑,人如果长期处于这种状况,就会丧失自尊,情绪低落,甚至患上抑郁症等等。奇怪的是,这二十年,我过得兴高采烈,可以说是我生活中最为圆满的一段时间。

为什么?我的道理很简单:“盲目崇拜”怎么了?“妄自菲薄”怎么了?我们难道不是从小被父母教育要多学习别人的优点、多检查自己的缺点吗?我们不是每天都在背诵“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吗?就算高估了别人一些,低估了自己一点,最终对自己有什么伤害?这难道不会更激励自己奋发向上吗?

像我这种《丑陋的中国人》的忠实读者,看到书里的“丑陋”,并不会把自己排除在外,而是把自己放进书里,检视自己的种种作为,担心自己有什么坏习惯。到了美国就更是如此。比如,上完厕所不拉水,这是我们上大学时就经常讨论的问题。当时北大学生宿舍厕所臭气熏天,我还干过几周扫厕所的工作,深有体会。条件和设施差自然不假,但大家不管别人的坏习惯,也是很重要的原因。到了美国,我处处警觉:生怕自己哪天忘了,污染了这里的文明社会。

然而,我很快发现:堂堂耶鲁的健身房,小便池经常不冲。这可是西方文化的中心呀!我本能的解释,是耶鲁的外国学生太多,还不适应这里的文明。但这种想法,在耶鲁的环境里不敢说。如果说出来,就会被标为“歧视”,为周围同学老师所不齿。于是,我决定自己留心观察一下。反正健身房的厕所和浴室连在一起,偷偷观察,还是能够看到不少情况的。结果令人有些意外:那些留学生模样的有色人种,大致小便完都拉水。那两三个被我发现没有拉水的,恰恰是美国的白人———我心中最为“文明”的人。怎么回事?

当然,我对“到底是谁上了厕所不冲水”这种观察,并不构成科学的抽样,偶然性、随意性很大。不过,至少我否认了我一向觉得自己低人一等的信念。我确实“盲目崇拜”、“妄自菲薄”了,但这又怎么样呢?我甚至有个假设性的解释:那些从第三世界来的留学生们,也许都有我这样的心态,觉得美国是个了不起的地方,咱们得小心谨慎,尊重和学习这里的文明习惯。

不过,我在厕所里的观察和学习并没有结束。一次,锻炼结束刚想洗澡,上厕所时发现两个小便池都被大块的比萨饼堵住,真恶心。我只好绕开了。一转身,碰到个熟人,是位快七十岁的校友,同在一个健身房锻炼很久,他是退休后又决定重返校园享受学习乐趣的。当然,退休后有钱回耶鲁读书的,想必一生挺成功。他好像刚刚洗完澡,一看这么脏就摇头:“唉,这些孩子呀!”说着双手就伸进去,转眼间把两个池子清理干净。听他嘴里嘟囔,更多像是长者的慈爱。我看着呆傻起来,又开始“盲目崇拜”了:明明我先看到了这一切,我还没有洗澡,怎么自己就不能这样做?我是否缺乏他身上那种公共精神?

在我看来,“盲目崇拜”、“妄自菲薄”可以成为一个良好的学习机制。看看俄罗斯盲目崇拜西方的时候,上流社会讲法语,出了罗蒙诺索夫、门捷列夫、普希金、托尔斯泰、契诃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柴可夫斯基等等。十九世纪俄罗斯人口中能称得上“知识分子”的,不超过两万人,如果按人均成材率算,西欧发达国家也远在其下。

为什么?记得老友、北大社会学系教授郑也夫曾评论说:“我们上大学时,一个北京的学生和一个小地方来的学生,考分差不多,但往往是那个小地方的人胜出。为什么?我们北京人见多识广,到了大学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反而没有了那股执着劲儿。小地方来的人,到了顶尖的大学马上被雷倒了,对什么都特别崇拜干什么都有股宗教般的狂热劲儿。我们这些城里人当然拼不过人家。”俄罗斯人才辈出的现象,大概循着这个道理。其实这在现在的西方社会也常见到:落后国家的人到了发达国家,反而处处胜出本地人。

现在的中国人比我们当年见识多得多,自然有资格笑话我们当年的土样子。但在我看来,现在的中国人缺乏的恰恰是“盲目崇拜”的精神。玄奘如不“盲目崇拜”,会去取经?“盲目崇拜”导致了以宗教般的激情去学习、去百折不挠地奋斗。这会让你失去什么?

可惜,许多中国人谁都不崇拜,只崇拜自己,而且崇拜得很盲目。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