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媒体】“专业”记者的“业余”错误

[摘要]被人们视为专业的新闻媒体,总是暴露出很多低级、业余的致命错误。近期的很多案例需要引以为戒,需要提起反思。

人们习惯嘲讽通过媒体说话的专家,但也有很多专家愤怒地表示,记者歪曲了自己的专业表述。专家们将会选择社交平台自己直接面对公众,而人们才发现,“喔,原来记者其实什么都不懂。”被人们视为专业的新闻媒体,会很快暴露出低级、业余的致命本质。

1、媒体在专业操作规范中的错误

“3.1昆明恐怖事件”后,《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主导了一场质疑西方媒体的闹剧,认为CNN等机构给“terrorists(恐怖分子)”这个单词加了引号,是混淆事实、政治决定立场、十足的虚伪和冷酷。

此事很快得到纠错,人们发现CNN等新闻机构,在引述为主或未有明确证据、消息源不确定时,往往都采用“引号”表示援引说法;但自己的记者核实属实后,会取消引号。

技术流的《人民日报》,在自己的专业上错的一塌糊涂。而大多数的专业新闻人,之前也压根没有意识到这个错误,更不知道这些严谨的新闻规范。在很多细节上,中国媒体也根本没有对线索的收集、接触、核实、确认的整套流程控制。

2、媒体在外交惯用语上的无知

我们也不知道专业报道中的惯用语、专业词汇、容易误会的相近术语等等。昆明恐怖事件后,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微博声明,使用“毫无意义的暴力行为”一词,立刻引发广大中国网民的强烈不满。直到人们发现,美国自己的驻外使馆和伦敦等友好地区遭遇恐怖袭击之时,奥巴马和美国政府也都使用这一习惯性措辞。

最可怕的错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错了。平时从来不接触外文原报道的新闻记者,怎么能发觉这是一个伤害两国感情的错误?而且这种错误,跟新闻的时效性、真实性等基本技能毫无关系,完全是一种高级专业技能积累。

3、媒体在外文翻译中的失误

“3.8马航飞机失联”事件中,有消息说,使用被盗护照搭乘飞机的两名假冒身份者,已被查明,但暂时“国籍保密。”这个“国籍保密”,又触发了人们敏感的神经。后来,这个措辞被证明又是外语翻译错误。只是马来西亚方面在公布官方消息时态度谨慎,原意更多地是想表达“没有完全核查清楚前,先不确定。”

这种错误,完全是基础技能上的硬伤,连准确报道和真实翻译都没有做到。至于航空业的各种专业知识,记者则更是难以把握。很多人指责,马航事件中真假消息泛滥,信息混乱。可记者懂都不懂,怎么能做到正确抢消息和核实消息呢?

4、混淆重要信息导致的低级错误

而在专业媒体的细分领域,应该取得信赖的专业报道,也是错到不堪直视,因为很多错误都是绝不应该发生的主要新闻要素。

2008年,《京华时报》财经记者分不开香港永隆银行、永亨银行,一篇300字的消息,让收购永隆银行的招商银行股价大跌,市值损失125亿元;

2010年,《21世纪经济报道》一篇关于国家基金海外投资的报道,引发市场巨大反应,后来发现,记者错把日元货币单位当成人民币,那可是“100:6”的巨大差异。

此类主要新闻要素的错误,不仅记者错了,编辑也错了,部门主任也错了,大家都没有看出来。说明媒体内部的不专业,是普遍存在的,甚至使得内部监管失控、流程纠错落空。

5、跨领域“特稿”专业缺失导致的失败

除了尚属专业分工的财经记者所犯的明显错误外,在跨领域的医学、科学等方面,目前缺乏专业背景和专业积累的“特稿型”或“通配型”记者,更是容易产生各种谬误千里的问题。比如曾经引起社会广泛讨论的“深圳医院缝肛门”,新闻真相已出,但医院已经倒闭;“农夫山泉国标门”,几十个版面大炒,但企业损失严重;“啤酒含甲醛”,造成多家酒类企业股票全线跌停。

越是和人们日常生活联系密切的相关领域,如果存在新闻错误,给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就会越大。新闻媒体控制着舆论,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屡屡存在低级错误。

针对这些新闻也普遍存在的问题,我们需要有更多的反思和改善:

第一,新闻职业教育不能太狭隘

过去的新闻产品,大多是低劣、低效和失真的,在内容上存在严重的问题,也含有很多错误。只是这种错误,依赖独家渠道,拥有独家权威,无人挑战;而现在和将来,都会被社会公众迅速发现并揭露。

一直以来,新闻职业教育,都强调本专业技能培训:如何“抢新闻”、“发消息”、“核实来源”。高级一点的,也就是训练特稿写作,如何组织新闻素材等等。但一切新闻媒体的的职业弱点,是“杂而不精”、“泛而不专”,面对层出不穷的各类突发事件,记者不可能再依靠“贩卖信息”获得权威地位。现在的自媒体时代,任何人都拥有信息发布和纠错的渠道,记者不在一个行业或领域钻研下去,连混饭吃的饭碗都保不住。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传统媒体的人才培养机制问题。一般来说,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大概有几个月的实习期,然后就可以转为记者独立采访报道。在他短暂的三五年记者生涯里,还会变动数次的领域分工,每个行业都浅尝辄止,然后转岗担任编辑或彻底转型离开新闻行业。

这就造成了新闻媒体业,永远都是最年轻的记者冲击在第一线,这样毫无专业背景或多年专业积累的新闻人,干个三五年就走人,自然会存在诸多错误。

第二、媒体人才培养体系需要更加专业化

在职业新闻人太多不专业的背景下,因为缺乏专业化的过滤和筛选,媒体和记者已经无法承担起提供准确、真实、快速的历史职能。这一困境不仅在中国,欧美等国家的新闻媒体也面临信息失真的问题。而嘈杂、纷乱的网络社交平台,更是一窝蜂地将各方信息都全部呈现,信息过剩和混乱,是无法避免的。

信息流动的扁平化和实时化,给了很多专业人士直接面向大众的机会。在这时候,原本依靠媒体的渠道优势混饭吃的不专业的记者,单凭抢新闻、抢消息的老手段,会迅速丧失制度庇护下的公信力。人们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事件性报道,更关注分析性的因果性报道。媒体记者,必须在扎实的新闻专业基础上,专注于某一些特定方向的研究和发掘,才能保证和业内善于表达的专家水平一致。而在新闻人才的培养上,也应该摈弃以前全文科的弊端,更多地引入其他学科人才,打造专业性的对口记者。

(独家版权稿件,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腾讯思享会”,违者必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mile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