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摘要]张爱玲在拿到第一份稿费的时候,给自己买的第一件东西就是一支丹琪唇膏。在《海上花》中,张爱玲还将其中第九章命名为“小号的丹琪唇膏”,可见她对丹琪的喜爱。

【编者按】作为反映社会现实的文学作品,时尚领域也常常被触及。这篇小盘点就汇聚了作家笔下对化妆品的描写和认识。当然,他(她)们不是时尚界的专家,但是通过他们作品中描写的化妆品品牌却可以看出彼时“时尚圈”的流行轨迹。下面跟随文化君看看民国时代的“时尚指南”吧。

本文为腾讯文化“阅独”栏目独家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化妆品之【唇部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蜜丝佛陀(Max Factor)口红

【出处】白先勇《永远的尹雪艳》

【原文】尹雪艳着实迷人。但谁也没能道出她真正迷人的地方。尹雪艳从来不爱擦胭抹粉,有时最多在嘴唇上点着些似有似无的蜜丝佛陀;尹雪艳也不爱穿红戴绿,天时炎热,一个夏天,她都浑身银白,净扮的了不得。

【解析】MaxFactor翻译为蜜丝佛陀,本来就十分有意境,光看名字就觉得很脱俗,和尹雪艳的气质融为一体。

不过,Maxfactor却并不是高冷奢侈大牌。Maxfactor的品牌历史与好莱坞的发展史息息相关。1969年,因在艺术和科技方面的非凡成就以及对电影业的杰出贡献,Maxfactor受邀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留下唯一一个彩妆行业的金色五星。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丹琪Tangee1940年代的海报

丹琪(Tangee)唇膏

【出处】张爱玲《童言无忌》

【原文】生平第一次赚钱,是在中学时代,画了一张漫画投到英文《大美晚报》上,报馆里给了我五块钱,我立刻去买了一支小号的丹琪唇膏。我母亲怪我不把那张钞票留着做个纪念,可是我不像她那么富于情感。对于我,钱就是钱,可以买到各种我所要的东西。

【解析】《童言无忌》算是张爱玲的自传。她在拿到第一份稿费的时候,给自己买的第一件东西就是一支丹琪唇膏。我才工作不到一年,就已经记不得拿到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给自己买了什么了。在《海上花》中,张爱玲还将其中第九章命名为“小号的丹琪唇膏”,可见她对丹琪的喜爱。

丹琪(Tangee)在19世纪40年代的战乱时期,口红仍然受到热烈追捧。Tangee此时的广告语道出了口红的神奇力量——“可以让女人拥有一副勇敢的面孔”。

化妆品之【香水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双妹牌花露水

双妹牌花露水

说到花露水,不得不提到双妹。在民国,双妹是淑女的象征,在那个时候,花露水还不是用来驱蚊止痒的。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双妹花露水的真容

【出处】李碧华《双妹唛》

【原文】她抓住一瓶双妹唛花露水,在途中,跳进海里。被人发现时,船已驶得好远。也许她获救,也许没有。

【出处】叶广岑《梦也何曾到谢桥》

【原文】谢娘身上有股好闻的胰子味儿,跟我母亲身上的“双妹”牌花露水绝不相同;相比较,还是这胰子味儿显得更平淡,更家常,更随和一些。我喜欢这种味道。

【解析】双妹是香港广生堂的产品,“唛”在粤语里面是“Mark”的意思,双妹唛就是双妹牌。还有一个比较有趣的传闻,说双妹海报上的两位女子其实都是男子,因彼时女子不便抛头露面,这么看来,这两位男士也太俊俏了。也有人说,海报的模特是两个女子,但并不是两姐妹。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这是上海家化收购双妹之后推出的高端品牌,双妹VIVE,这套包装由蒋友柏设计。

民国时的香港与上海是相互呼应,互为镜像的。双妹生在香港,却在上海滩走红。当然,低廉的价格和优良的品质是双妹走上梳妆台的重要原因(或许也有海报的功劳?)。共和国时双妹被上海家化收购,做成了高端产品,价格不再亲民。现在在香港山顶广场应该还有广生堂双妹唛专门店。

化妆品之【身体护理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双妹牌痱子粉

【出处】亦舒《遇》

【原文】我躺在长沙发上看小说,每隔十五分钟,听古老时钟“当当”报时,非常宁静,我决定在十一点半时去淋浴,把湿气冲干净,在身上洒点双妹牌痱子粉,换上花布睡袍,上床做一个张爱玲小说般的梦──曲折离奇,多采多姿。

【解析】香港作家对双妹也是爱不释手。

化妆品之【口腔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珂路搿广告,《良友》画报第廿六期,1928年

珂路搿(Colgate)牙膏

【出处】林语堂《我怎样买牙刷》

【原文】有一回Colgate,大约是良心责备,十分厌倦这些欺人的广告,出来登一特别广告,问人家:“你因看见广告而受恐慌吗?”并说一句老实话:“牙膏的唯一作用只是洗净你的牙而已。”

【解析】说好的牙膏还能使口气清新健齿护龈抑制口腔出血呢!所以,民国时期的高露洁才是业界良心。以后买牙膏也别再纠结了。【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高露洁漱口水

【出处】苏童《训子记》

【原文】他们不知道马骏清除酒气也有他的秘诀,这不影响他的工作,透露了无妨,你也可以试试,先用漱口水(最好是进口的高露洁)在嘴里含两分钟,然后用新奇士橙子(嫌贵的话可以用三峡脐橙代替)的皮咬上两分钟,保证你嘴里酒气全消。

【解析】原来需要用橙子解锁清新口气功能。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白速得(Pepsodent)牙膏

【出处】林语堂《我怎样买牙刷》

【原文】第二次的醒悟,是看见Pepsodent的广告,更加良心发现,更显明的厌倦那些欺人的广告,公然说:“使你的牙齿健全的,并不是牙膏——是菠菜啊!”

【解析】所以有蛀牙的同学,你们别再纠结为什么自己天天刷三次牙还会有蛀牙了。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无敌牌牙粉

【出处】沈从文《静》

【原文】走到厨房去,翠云丫头正在灶口边板凳上,偷偷的用无敌牌牙粉,当成水粉擦脸。

【解析】这名字实在是……但是你仔细看下图,这并不是一款只能洗牙的牙粉,它还可以洗脸,也就是说既是牙膏又是洗面奶。确实名副其实。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出处】张爱玲《相见欢》

【原文】那次她到南京去住在他们家,早上在四合院里的桃树下漱口,用蝴蝶招牌的无敌牌牙粉刷牙,桃花正开。一块去游玄武湖,吃馆子,到夫子庙去买假古董——他内行。在上海,亲戚有古董想脱手,都找他去鉴定字画古玩。

【解析】无敌牌的创始人是陈蝶仙,他写小说,也当过《申报·自由谈》的主编。包装盒上的那只蝴蝶就是他名字中的“蝶”,也就是张爱玲笔下的“蝴蝶招牌”。

不过沈从文和张爱玲笔下用无敌牌的人,似乎都不是那么拿得上台面。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化妆品之【头发护理

双妹生发油

【出处】琦君《髻》

【原文】母亲年轻的时候,一把青丝梳一条又粗又长的辫子,白天盘成了一个螺丝似的尖髻儿,高高地翘起在后脑,晚上就放下来挂在背后。我睡觉时挨着母亲的肩膀,手指头绕着她的长发梢玩儿,双妹牌生发油的香气混着油垢味直薰我的鼻子。有点儿难闻,却有一份母亲陪伴着我的安全感,我就呼呼地睡着了。

【解析】生发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其实就是俗称的头油(梳头油)。古时候妇女要梳发髻,但不是每天梳,梳好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就不洗头了(琦君的小说中提到她家乡的女人们一年才洗一次头),这时头油就派上用场了。头油一方面可以让头发看起来很有光泽,油油亮亮的,一方面其香味可以掩盖住长期不洗头的异味。所以只要定期上头油就好了。当然,头油是真正的奢侈品,平民是用不上的。民国时有句俗语,“卖油人家水梳头”,就是说的这个道理。

头油有一定的美化作用,虽然今天的人们觉得头发油腻腻的实在太难看了。就像今天用摩丝、啫喱水一样。所以,一些男人也会用头油。

既然叫“生发油”,那就应该有一定的生发作用吧。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三花牌发油

【出处】琦君《髻》

【原文】姨娘洗头从不拣七月初七。一个月里都洗好多次头。洗完后,一个丫头在旁边用一把粉红色大羽毛扇轻轻地扇着,轻柔的发丝飘散开来,飘得人起一股软绵绵的感觉。父亲坐在紫檀木棍床上,端着水烟筒噗噗地抽着,不时偏过头来看她,眼神里全是笑。姨娘抹上三花牌发油,香风四溢,然后坐正身子,对着镜子盘上一个油光闪亮的爱司髻,我站在边上都看呆了。

【解析】双妹是非常平民的产品,也比较朴素。所以时髦的姨娘用的化妆品也要符合身份。这个三花牌不是雀巢旗下的那个炼乳,也不是那个午餐肉品牌,也不是棉织品那个,而是一个英国品牌,叫Carnation(康乃馨),欢迎大家考据。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司丹康头油/美发膏

【出处】张天翼《包氏父子》

【原文】“你用的是什么油?”——龚德铭的声音。“我呀,我用的是——是——唔,也是司丹康。”于是他就把司丹康涂在梳子上梳上去。他对着镜子细细地看:不叫翘起一根头发来。

【解析】说到司丹康,就不得不数到中国香料工业的先驱李润田。民国15年(1926年),李润田在上海创办了巴黎香品制造厂,主要生产香水、香粉、发蜡等,其中就有司丹康。后来,李润田还创办了著名的美琪香皂厂。1957年,李润田去巴西另谋发展,不幸被歹徒谋害。

司丹康是最著名的男士发油,有人说它是男人的“桂花油”。在张天翼笔下,司丹康是富家子弟的专属,也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化妆品之【面霜

迪安(Daggett&Ramsdell)雪花膏、何比甘雪花膏

【出处】施蛰存《特吕姑娘》

【原文】秦贞娥小姐对每一个主顾微笑着。

“要些什么?雪花膏,有,这是‘迪安’,这是‘何比甘’,——唔,不错,这个便宜点,东西也不坏……”

【解析】提到雪花膏的作品很多,但具体提到雪花膏的牌子的就很少了(也可能是我不记得了)。民国市面上的雪花膏品牌很多,国货有双妹、雅霜、友谊、百雀羚等等,洋货除了迪安还有夏士莲,当时的化妆品专柜一点也不比现在的差。如果你能穿越回去,去逛逛先施公司,会发现那里还有西蒙香粉蜜、司丹康美发霜、李施德林牙膏、力士香皂、礼和卫生浴粉、施克勒洗浴香水等等。

【阅独】中国作家笔下的民国化妆品

1931年,电影女星王汉伦开了一家美容院,她家的经营范围包括烫发、化妆、修甲、祛斑、去皱等。想想看,你小时候见到的第一家美容院大概是什么时候开起来的?所以啊,千万不要觉得爷爷奶奶土掉渣了,我们现在玩的都是他们玩剩下的,我们现在用的也都是他们用剩下的。

张爱玲去世后,人们在她的寓所发现了用剩下的伊莉沙伯·雅顿时间胶囊的空罐子和露得清的面霜,她也并没有用所谓的奢侈品(或许是因为晚年比较窘迫)。民国女人,或者说从民国过来的人都十分注重自己的仪表,所以说起化妆品来都如数家珍。这也是民国范的一部分。

(本文作者:日白,媒体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rrony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