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中国真正的问题是制约权力

[摘要]不尊君但尊权,所以中国的真正问题是制约权力,我们害怕暴力,害怕无序,不管是改革还是革命,要防止流血,要防止无序。

秦晖:不尊君只尊权 中国没有走向立宪

腾讯文化北京讯 2014年4月12日,解玺璋作品《君主立宪之殇:梁启超与他的“自改革”》发布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举办,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剧作家黄纪苏、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学者秦晖、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房德邻,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李冬君、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何怀宏、万圣书园总经理刘苏里、学者王焱、作家止庵、中国周刊总编辑朱学东、南京晓庄学院教授邵建等学者齐聚一堂探讨“中国往何处去——梁启超和他的自改革”。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著名学者秦晖在发言中分析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中国历史上从古到今都没有尊重虚君的传统,而搞成君主立宪的国家在历史上都有尊重虚君的传统,比如日本天皇、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中国历代皇帝都知道实权就是命根子,不要说交给老百姓,就算是交给爹妈、儿子、兄弟也是性命攸关的事,交给自家的骨肉都会掉脑袋,怎么可能交给老百姓?不尊君但尊权,所以中国的真正问题是制约权力,我们害怕暴力,害怕无序,不管是改革还是革命,要防止流血,要防止无序。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房德邻指出: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国没有走向立宪有着耿耿于怀的一种情节。《君主立宪之殇》作者抓住了梁启超在中国近代思想史上最大的一个贡献——民权和立宪,无论是改良派还是革命派都受梁启超的影响,这使我们看到那一代人的思考。

剧作家黄纪苏表示:“我当然希望中国能够以改良的方式实现现代化转型,越和平越好。但社会严重分化后就不由你了。社会主义多劳多得,资本主义时代也是自己奋斗玩命,现在基本上是拼爹、靠爹、靠权力关系、吃这个吃那个,这是近十年中国社会出现的一种侵蚀,这种侵蚀可能会导致革命。所以在今天反思从改良到革命的过程时,我们应该思考一下我们的社会关系、社会结构变化之间的关系。”

南京晓庄学院教授邵建认为中国近代史有两条思维:一条是宪政、改良的路径,一条是民主、革命路径。梁启超主张立宪,孙中山主张革命,各自展开宣传工作。然而,一代一代都是这样,谁能够抓住青年谁就能抓住历史,孙中山抓住了青年人,给中国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1927年,梁启超给女儿的信中谈到湖南革命背后是苏俄支持,当“新青年”拥抱苏联时,梁启超这样的一种文化保守主义者对苏俄保持着天然的警惕,任公的眼光让人感慨。

更多精彩报道请关注腾讯思享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isize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