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独】《炸裂志》:一部略显单薄的“社会良心”

[摘要]《炸裂志》是试图用地方志的形式写中国近三十年的发展——这样立意是颇具勇气的。然而,整体而言,从内容上来说,这部小说的缺点在于涉猎太广而用意不够深。

《炸裂志》:一部略显单薄的“社会良心”

《炸裂志》,阎连科著。

【编者按】《炸裂志》在去年年终之时入选了多家媒体的年度好书,广受赞誉。然而,与他之前的《丁庄梦》和《四书》相比,虽然这部小说算得上优秀,但还远称不上是杰作。它显示了阎连科面对现实发言的勇气,也折射出作者内心的焦灼和躁进。

本文为腾讯文化“阅独”栏目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炸裂志》的情节是中国三十年城镇化发展的缩微,出于对现代文明的误解,在金钱就是一切的主导下,原本淳朴的农民丢掉传统,过于急切的拥抱现代文明时,却发现所谓的“城镇化”其实毁掉了人性中最美好的一切。以至于发展的手段是男盗女娼,发展的结果是大家共同富裕了,但是兄弟相残,夫妻反目,环境生态尽毁。经济的发展,破坏传统道德(或者宗教),令每个人人性中的贪婪、自私、冷漠无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原始性无限放大,终于本末倒置,人们追求到了金钱,名誉,却无幸福可言,终于,噩梦初醒的人重拾“哭坟”的传统,到祖宗墓前哭诉悔恨与不幸(暗示传统的复苏)。小说中孔朱两家族的斗争颇似《白鹿原》中白鹿两家的斗争,但斗争写得不够深入,没有《白鹿原》精彩。

书中用了不少超现实的描写(颇像莫言的《酒国》),使得故事发展太过脱离实际而不合逻辑,人物显得疯疯癫癫,不似常人。

可说实在的,中国这三十年,事实不正是如此吗?只不过因为大家都疯而不觉得疯,只不过所有事都不合逻辑反而变成逻辑。

看《炸裂志》时,我总是不停的想起贾樟柯的新片《天注定》,这个长篇屡屡被人称道之处和这部电影一样:直面现实,记录中国这几十年急剧发展的社会。终于作家和导演都没缺席,简直是为社会良心云云。

但看完小说和电影,都是觉得意犹未尽,稍显单薄,对于中国近三十年的魔幻社会而言,这篇小说显得有点儿急就章。

除了专业的研究人员外,不知道多少人看过地方志,我看过我们县的县志,编得非常好,很多人,花了很多心血去搜集整理。有风俗人情、舆地沿革,甚至各种民谣,那本厚厚的县志,是我中学时最喜欢的读物,给我很多欢乐和回忆。

《炸裂志》是试图用地方志的形式写中国近三十年的发展——这样立意是颇具勇气的。

这种小说的野心令人想起《白鹿原》《废都》《丰乳肥臀》,这些小说中,部分成功了,实现了野心。像《白鹿原》可以说亦幻亦真,是非常详尽精彩的陕西黄土高原上关中白鹿村的地方志,莫言则一辈子都在写山东高密。《白鹿原》的历史止于解放后,而莫言则一直写到如今。阎连科在《炸裂志》里写的历史莫言也写了(比如《酒国》)。

整体而言,从内容上,这部小说的缺点在于涉猎太广而用意不够深。这一点《炸裂志》没有《丁庄梦》好;语感和文字而言,和阎连科的另一部作品《风雅颂》类似,激情驱动之下过于急切仓促,这种激情对于一个中篇而言是恰如其分的(比如《为人民服务》),却不足以支撑一部长篇。

长篇靠扎扎实实的人物性格养成,历史背景、环境背景描写、人物命运感,整个国家与民族的宿命感。这些在这部长篇里稍微有些粗糙,不足以服人。

我一直很喜欢阎连科的语言,他把河南方言很好地用在小说里,方言用得好的小说都很好看,如陈忠实的陕西,沈从文的凤凰。阎连科作为一个小说家,对社会与生活的观察感受也是敏锐的,好的作家总是能透过纷乱复杂的生活抓住时代的特征,把大家都在经历的生活恰如其分地写出来,另一个河南作家刘震云,一直是这方面的专家,比如他在《一地鸡毛》中写令人意志消磨的机关单位生活,还有我们每个人都熟悉的《手机》,作家的本领就是从人人视而不见的正常生活中看出荒谬,并冷静地写下来。

中国可说是个现实比小说更离奇的国度,对于本篇小说书写的悲剧,如果大家想了解更真实,更详细的例子甚至可以直接参考一本社会学著作《中国在梁庄》。

本文作者:林愈静,书评人,现居香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rrony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