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之洞创办湖北枪炮厂 裴元杰打响第一枪

[摘要]《汉阳造》是目前国内第一本描写汉阳兵工厂的小说,作者从汉阳兵工厂厂长与总工程师的角度着墨,描写了这家晚晴民国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武器企业的建立、发展,顶峰乃至衰落的全过程。

张之洞创办湖北枪炮厂 裴元杰打响第一枪

《汉阳造——汉阳兵工厂(1895-1945)》,张隼 著,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本文摘自《汉阳造——汉阳兵工厂(1895-1945)》,张隼 著,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4年5月。

谁打第一枪

武昌,公元1895年,夏天迟迟没有过去,太阳依旧像一个巨大的火盆,倒扣在天幕上,炙烤着这座由大江、大湖拥抱着的城市。

这一天正午,阳光更加炽烈。天空中没有半片云彩。从湖北枪炮厂门外,沿着一条赭黄色的土路,一直向长江的江堤方向延伸,每隔三五步,都插上一面旗帜,挺立着一名持枪的兵士。在兵士的背后,拥挤着许许多多老百姓。他们组成一个巨大的长蛇阵,一直蜿蜒到了江堤边。在那儿,筑起了一个巨大的平台。平台四周,挤满了更多的人,有官、有兵、有老百姓。他们和没能挤到平台附近的人一样,兴奋、期盼、紧张地等待着一个神圣时刻的来临。

平台正中央有一长排木桌,上面铺上了红色的绒毯,看不清本来的色调和木质。绒毯上,众人议论不止的那支步枪正安详地酣睡着。在它的右边,是几个弹匣,就像围着母亲要奶吃的孩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母亲。

在平台上,最显眼的是一个年约六旬的老人,须发皆白,身着官服,显得神态威严,精神矍铄,他就是湖广总督张之洞。数十年的官场阅历,饶是养成了处变不惊的个性,此时仍然掩饰不了内心的兴奋与激动。

是的,他不能不兴奋,不能不激动。因为湖北枪炮厂寄托着他的希望,承载着他的梦想。为了它,他已经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太多的时间、太多的银两,而且遭受了太多的磨难和冷眼。幸而,他身旁有了裴元基、诸葛锦华、欧阳锦亮等一众青年才俊,怀抱济世救国的理想,始终不渝地追随着他,才没让他建立枪炮厂的希望落空。眼下,几经周折,湖北枪炮厂终于生产出了第一支枪。他如何不希望他的宠儿一横空出世,就挟枪带火,征服一切,力盖洋务前辈曾国藩首创的安庆内军械所及其后出现的大大小小兵工厂,成为雄视天下的一代翘楚呢?

此时此刻,枪炮厂总办裴元基和他的副手会办诸葛锦华正一左一右站在张之洞的身边,指点着躺在桌子上的那支枪,你一言我一语,详细地向他讲解着该枪的性能和操作方式。

“这是一种旋转枪栓、双前栓榫锁定、手动式步枪,外露单排弹仓,可装5发子弹,口径7.92毫米,枪管长度29.13厘米,枪重 4.14千克 ,有效射击距离1000米。使用表尺照门、刀片形准星,可以准确地击中300米之内的任何一个静止目标。”裴元基侃侃而谈道。

按照预定计划,午时三刻,总督张之洞大人就要走向那张桌子,亲自装填第一粒子弹,亲自朝着预定目标打响第一枪。

目标定在百米开外的江面上。几条小船,一字排开,泊在那儿。每一条小船上,都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五彩斑斓的花瓶,隐隐约约可以看得见顶端各露出一段线头。

在平台四周,布满了手持长枪的兵勇。他们来自张之洞的亲兵营。

有一个长相酷似裴元基的士兵,眼睛正不停地盯在那支枪身上,嘴角几乎要流出涎水。他就是裴元基的弟弟裴元杰。

裴元杰本来已经博得了功名,只可惜油嘴滑舌,风流成性,兴致所至,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结果被革除了功名。为了砥砺他的秉性,裴元基把他送到张之洞的亲兵营,当了一名兵士。

眼睛盯在枪上的时间一长,裴元杰竟然看到它凭空长了一双翅膀,试图飞进自己的怀抱。他喜出望外,赶紧伸手去接。恰在这时,悠扬的唢呐声响了起来。他吓了一跳,身子把持不住,差一点摔倒在地。

打响湖北枪炮厂制造出来的第一支步枪的时辰已到!

伴随着唢呐悠扬的奏鸣声,张之洞在裴元基和诸葛锦华的搀扶下起了身,缓缓走向桌子。其他的各位大人也都站直了身子,眼睛随着张之洞的移动而移动,谁也没有留意到裴元杰的狼狈相。

他颤抖地恳求道:“总督大人,能不能让我打第一枪。”

“元杰,不许胡闹!”裴元基压低声音,冷冷地呵斥道。

裴元杰放浪形骸,为一般的正人君子所不齿,而张之洞并不这样看。那一天,张之洞在跟裴元基谈论枪炮厂的建设之余,忽然心血来潮,跟裴元基聊起了家常,得知裴元基有一个弟弟裴元杰,生性顽劣,常做别人想都想不到的荒唐事,就让裴元基把裴元杰带到了他的跟前。张之洞只简单地跟裴元杰谈了几句,就慧眼识珠,知道如果善加引导,裴元杰也是一个可堪造就的有用之才,毫不犹豫地把他吸收到了自己的亲兵营,当了一个兵勇。

本来,在确定第一个打枪的人选时,张之洞觉得,裴元基和诸葛锦华是枪炮厂的实际建造者和管理者,枪炮厂的运作、枪炮的生产,都是他们两个在打理,由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去打响第一枪,不仅是对他们的肯定和激励,也是对枪炮厂的肯定和激励。可是,两个年轻人都认为,没有总督大人就没有湖北枪炮厂,更没有今天出产的第一支枪。这个富有历史意义的新篇章,毫无疑问,应该由总督大人来书写。

众望所归,张之洞在裴元基和诸葛锦华的陪同下,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向那把凝聚了无数有志之士心血的枪。他要用那把枪射出一段全新的历史,他要用那把枪射出民族的希望与未来。

张之洞很快就要握到那把枪了,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下,竟有人提出要打第一枪。这个人不是别人,是枪炮厂总办的亲弟弟,是枪炮厂会办的小舅子,是亲兵营的普通士兵——裴元杰。再先进的枪炮,都不是让人凭吊的供品,而是用来打仗的利器。要打仗,就要由兵士去操作。因而,由裴元杰去打响第一枪,才体现了汉阳造第一枪的真正意义。

张之洞为瞬间就找到了最合适的人选而欢欣鼓舞,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好小子,有种!由你打出第一枪,才算枪得其人。”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mile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