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心理治疗师:深度迷恋时间是一种病

[摘要]《从容的活法:享受当下这一时刻》一书作者赫特夏芬从如何看待时间、如何支配时间这一永恒主题入手,利用自己的从业的经验,从各个角度,分别对时间进行了论述。

美国心理治疗师:深度迷恋时间是一种病

《从容的活法:享受当下这一时刻》,【美】赫特夏芬 著 ,白羽 译,重庆出版社

本文摘自《从容的活法:享受当下这一时刻》,【美】赫特夏芬 著 ,白羽 译,重庆出版社,出版时间:2014年5月。

时间施给我们的魔咒

在一个大雪纷飞、寒风刺骨的日子里,我们一行人搭乘飞机离开纽约,直接飞达魅力无穷、气候温和的蓝色加勒比海,在美丽的圣约翰岛徐徐着陆。

此行,我率领的团员都是参加欧米伽中心举办的“探讨身心健康和个人成长研习班”的学员。在圣托马斯岛稍作停留之后,我们转搭一艘巨大的渡轮,前往另一座岛屿。

上了轮渡,环顾四周,无限美好风光尽收眼底。蔚蓝的海面上,轮渡悠游自在前行,一座座小岛徐徐倒退,在微风中绿意盎然地向我们告别,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天边甚至出现了一道美妙的彩虹。

不过,航程出现了变动,我们的船必须在码头停靠数分钟。

此时,我注意到一位名叫薇琪的学员,正一脸不耐烦地坐在渡轮上,拳头不停地敲打膝盖,脸部表情十分僵硬。我看了她好一会儿,发现她一直是目视前方,似乎对周围的美景完全无感。我好奇地问:“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幽怨地问:“什么时候出发?”

我立即想到:“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地方可以比此时此地更好?”“没有。”我自己回答道。没有一个“那里”会比我们此时所在的地方更美,更愉悦,更平和。就是这一时刻的这里。

当然,薇琪不是这样想的。

就像大多数的我们一样,她太习惯于感受到极大的时间压力,以至于仅仅是静坐几分钟她也会感觉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感觉,实际上,“就像犯罪”,她后来告诉我。

她太习惯于以最快的速度行动,同时做几件事情,以至于慢下来让她充满了压力,她真的不能看到环绕在她身边的那绝美的情景,不能在平静的氛围中感受到平静。她太习惯于紧迫的时间感,以至于在一趟“忘记一切”的旅途中她还要带上那些一切——她觉得自己每时每刻都需要争取时间和效率。她会把负罪感与“关闭”时间相联系,还为自己在此刻应该做其他的事而感到焦虑。像其他人一样,薇琪让自己的日常生活卡在了高速的档位上,不知道怎样慢下来放松,即使这是她迫切想要的并且需要的。

薇琪的问题太普遍了。

我们与时间的混乱的关系是现代生活施加的魔咒。

如果你翻开这本书,很可能你觉得自己总是没有充足的时间——并且你总是以躁动不安的节奏行动。这种一贯的匆忙剥夺了我们精神上的平静以及与生俱来所拥有的快乐——并且阻碍了我们与他人的有意义的联系、休闲的晚餐、娱乐欢笑和放松的时间,属于自我的舒适时光,以及感受身边的生命之美的能力。

深度迷恋时间是一种病

我自己对时间的迷恋可以追溯到我记事的时候。

我花费了很多年才认识到,当我还是个婴儿,在有意识以前,我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而不是钟表时间,来吃饭睡觉和学习的。在那段我最心满意足的时光里,我是时间的主人。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的祖父,一位对机械世界的运转感到欣喜的发明家,给了我一个钟表并告诉我它是如何工作的。他花了好几个小时和我一起探索数字世界,解释它们与时间的关系以及时间与我们的关系。起初,比起对那个钟表的表盘,我对它的内部机械更感兴趣。但是很快我就领会到,钟表传达的信息——一天中的时间——在我们的家庭里是多么重要。

我爸爸是一位医生,对时间非常敏感,因为他的工作要求他十分严格地按照时间表行事。我妈妈同样对时间敏感,她告诉我们使用时间要有效率。“时间是宝贵的,”她说,“不要挥霍它。”

我按部就班地上大学,读医学院。我的父母很高兴,我也很高兴,因为我让时间达到了最佳的效用。

但是,我的内心涌动着一种不安和叛逆感,这感觉同时也源自于我的父母。我开始寻找一种与我那既定的生活轨迹不同的生活——1973年,就在我得到医学学位之前,我去了印度旅行,这改变了我的观念和生活路径。

与此同时,我重读了一本写于20世纪70年代早期的书,突然间书中的内容对我有了新的意义:《活在当下》,作者是莱姆·达斯,他现在已经成为我珍贵的朋友和导师。这本书强调“在”而非“做”,强调存在于此刻而非活在过去或未来。虽然很多人认为这种观点是异端邪说,认为遵循这样的观点就意味着脱离社会,我却受到了它的启迪。我于是决定将这样的观念融入我的生活和我的医疗实践中去。

在我成为一名医生之后,我的精力集中在整体疗法上,在当时的西方社会这是一个新的概念。我的医疗实践工作的核心变成了健康、预防、长寿、以及疾病和压力中的身心联结问题。我教授锻炼和饮食营养,减轻压力,以及放松的方法——同时,即使我还不能形成理论,我也已经开始注意到时间在对健康的各个方面的影响上所扮演的角色。

“时间贫瘠”的影响开始清晰地在我的病人身上展现出来,不断地有病人抱怨“没有足够的时间”。他们感受到的焦虑和压力是巨大的;他们只是简单地觉得“每天没有足够的小时”来让他们完成每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那时我同情地听他们讲述,为他们制定锻炼与饮食的方案,同时带着沾沾自喜(我现在想起这个就会发抖)骄傲地想:我工作努力的程度有他们的两倍之多,但是也没有患上他们所表现出的病症。

但是我也注意到其他的一些事情。像许多成功的人一样,我的人生策略是:既然人终有一死,我们只有有限的时间,那么使生活充实的方式就是在它里面塞满尽可能多的事务。我以为充实的生活意味着做尽可能多的事情。

那时,我到了而立之年,但是我却开始感觉到空虚和不满足。虽然我做了很多事以便让自己产生更多的人生感受,但实际上我感受到的却少了。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那就是,不知怎的,我失去了做这些事的意义。

事实上,我就是失去了意义,因为我没能活在那些事件的当下。我的生命在飞逝,而我在虚度它。

“那么,我最好做更多的事,”我对自己说,“我只需要再加速。”

但是,正如此书中将揭示的一样,反过来的才是真理。

我们需要学会如何让时间慢下来。我们需要投入,去注意到生活中的事物,去真正地在生活中安定下来,注意到每一时每一刻,而不是简单地向前冲。

(本文为腾讯文化独家签约的合作方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paqiy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