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独】文学作品中的“盗亦有道”

【编者按】说起来小偷也是个几乎与人类历史同样悠久的职业了,但无论它多么古老也不会让人们对它产生爱,毕竟并不是所有的小偷都秉承着“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原则在行事。今天文化君整理了一些文学作品中关于的“贼”的文字,并非替它们正名,只是觉得作家笔下的“贼”们有些可爱。

【阅独】文学作品中的“盗亦有道”

《白雪猪头》

【人物】郁勇

【出处】苏童《小偷》

【选段】说起来可笑,我把小火车弄到手以后很少有机会摆弄它,更别提那种看着火车在地上跑的快乐了,我只是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偶尔打开高压锅的盖子,看它几眼,仅仅是看几眼。你们笑什么?做贼心虚?是做贼心虚的感觉,不,比这个更痛苦更复杂,我有几次做梦梦见小火车,总是梦见小火车拉响汽笛,梦见谭峰和镇上的孩子们迎着汽笛的声音跑来,我就被吓醒了,我知道梦中的汽笛来自五里地以外的室成铁路,但我总是被它吓出一身冷汗。你们问我为什么不把火车还给谭峰?错了,按理要还也该还给成都女孩,我曾经有过这个念头。有一天我都走到卫生院门口了,我看见那个女孩在院子里跳橡皮筋,快快活活的,她早就忘了小火车的事了。我想既然她忘了,我还有什么必要做这件好事呢?我就没搭理她,我还学着谭峰的口气骂了她一句,猪脑壳。

【作家简介】苏童,原名童忠贵,著名作家,中国当代先锋派新写实主义代表人物之一,也是当代最优秀的短篇小说家之一。其作品追求以客观平静的笔调叙述故事,尽量不带主观情感。代表作有《妻妾成群》、《罂粟之家》、《我的帝王生涯》等。

【评析】主人公郁勇七八岁时与邻居谭峰交好,谭峰却是一名小偷,“小镇上几乎所有人家都被他偷过”。原本亲密无间的友谊,因一辆红色小火车的出现而走向破裂。小火车是谭峰偷来的赃物,却让“我”——郁勇动起了邪念,“我”最终出卖了谭峰,并又从他那里偷走了小火车。显然这是一个关于背叛的故事。

【阅独】文学作品中的“盗亦有道”

《南行记》

【人物】老三

【出处】艾芜《南行记·偷马贼》

【选段】大概经我这一提,他才又猛然觉得痛了。可是,他咬着牙齿,偏竭力做出一个偷马贼的英雄样子。但话声却是破碎的,令人觉得加倍可怜,亦复可笑。

……

“我问你,老邓、大老杨他们,在你们店子里又吃又喝,会过帐没有?……口说是记着,其实哪里给过呢?……就真的要给,你老板也不会收呀!……我告诉你,这不止你老板一人才这样,就是全山谷,以及横顺吉百里地方,凡是做老板的,总和我们偷马贼拉拢,事事讨好!……原因在哪里呢?一说就穿了,个钱都不值!……这边外国人管,说起来厉害得很!其实呢,你我汉人自家伙的事情,倒一直不管你牛打死马,马打死牛的。……这你就明白了,为什么我们偷马贼处处可以逞狠呢?”

【作家简介】艾芜,原名汤道耕,鲁迅称其为当代“最优秀的左翼作家”之一。《南行记》是他的处女作,也是他全部创作中成就最高、影响最大、最有艺术魅力的作品。

【评析】1925年,艾芜一路南行至滇缅边境。此时的缅甸正处于英殖民统治之下,暴乱频发,社会动荡不安。当原有秩序崩溃,对普通百姓而言,强权暴力便成了唯一的依靠。老三饿得皮包骨头,瘦弱不堪,但为了能有条活路,不惜逞强当马贼。可悲的是,谁会给一个弱小的偷马贼活路呢?

【阅独】文学作品中的“盗亦有道”

《水浒传》

【人物】时迁

【出处】施耐庵《水浒传》

【选段】两个梅香一日伏侍到晚,精神困倦,打呼,时迁溜下来,去身边取个芦管儿,就窗棂眼里,只一次,把那碗灯早吹灭了。……时迁听得两个梅香睡着了,在梁上把那芦管儿指灯一吹,那灯又早灭了。时迁从梁上轻轻解了皮匣。正要下来,徐宁的娘子觉来,听得响,叫梅香,道:“梁上甚麽响?”时迁做老鼠叫。丫鬟道:“娘子不听得是老鼠叫?因厮打,这般响。”时迁就便学老鼠厮打,溜将下来;悄悄地开了楼门,款款地背著皮匣,下得胡梯……

【作家简介】施耐庵(1296—约1371),名子安(一说名耳),本名彦端,元末明初文学家、小说家。36岁中进士,后因不满官场黑暗,不愿逢迎权贵,弃官回乡。他搜集整理关于梁山泊宋江等英雄人物的故事,最终写成“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

【评析】时迁,绰号“鼓上蚤”,擅长飞檐走壁,是偷营的高手客。上梁山后,他被军师吴用派去东京盗取禁军金枪班教头徐宁的宝甲。上文描写的蹲点、望风、潜伏、换位、吹灯、盗甲、口技、出门的这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能不让人对他的偷技拍案叫绝。

【阅独】文学作品中的“盗亦有道”

《笑傲江湖》

【人物】田伯光

【出处】金庸《笑傲江湖》

【选段】仪琳续道:“令狐大哥道:‘昨晚山洞之中,在下已尽全力,艺不如人,如何敢说剑下留情?’田伯光哈哈一笑,说道:‘当时你和这小尼姑躲在山洞之中,这小尼姑发出声息,被我查觉,可是你却屏住呼吸,我万万料不到另外有人窥伺在侧。我拉住了这小尼姑,立时便要破了她的清规戒律。你只消等得片刻,待我魂飞天外、心无旁骛之时,一剑刺出,定可取了我的性命。令狐兄,你又不是十一二岁的少年,其间的轻重关节,岂有不知?我知你是堂堂丈夫,不愿施此暗算,因此那一剑嘛,嘿嘿,只是在我肩头轻轻这么一刺。’

【作家简介】金庸,本名查良镛,著名武侠小说家,代表做《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鹿鼎记》等。

【评析】在武侠小说中,最下流的小偷必定是采花贼,而最著名的采花贼,又非田伯光莫属。然而田伯光这个恶名昭著的采花大盗却重情重义,颇有一番君子风度。他不肯乘人之危,见令狐冲无力回招,便宁愿收手;他光明磊落,遵守诺言,比岳不群、余沧海之流可爱太多。

【阅独】文学作品中的“盗亦有道”

《悲惨世界》

【人物】冉·阿让

【出处】雨果《悲惨世界》

【选段】家里没有面包。绝对没有一点面包,却有七个孩子。

住在法维洛勒的天主堂广场上的面包店老板穆伯·易查博,一个星期日的晚上正预备去睡时,忽听得有人在他铺子的那个装了铁丝网的玻璃橱窗上使劲打了一下。他赶来正好看见一只手从铁丝网和玻璃上被拳头打破的一个洞里伸进来,把一块面包抓走了。易查博赶忙追出来,那小偷也拚命逃,易查博跟在他后面追,捉住了他。他丢了面包,胳膊却还流着血。

那正是冉·阿让。

【作家简介】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1802—1885),19世纪前期积极浪漫主义文学的代表人物,被人们称为“法兰西的莎士比亚”。一生写过多部诗歌、小说、剧本、各种散文和文艺评论及政论文章,在法国及世界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其代表作有《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

【评注】为报姐姐的养育之恩,冉·阿让尽其所能地照料七个孩子。有一年冬季,冉·阿让找不到工作,为了生存,他不得不行窃。“他的肩上有个布袋,手里有根木棍,眼睛里有种粗鲁、放肆、困惫和强暴的神情”,雨果在小说中如此描写刑满释放后的冉·阿让.人的一生可以如此轻易地被摧毁,这该是一个多么悲惨的世界!

【阅独】文学作品中的“盗亦有道”

《小偷日记》

【人物】勒内

【出处】让·热内《小偷日记》

【选段】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枚戒指、项链、手表等赃物。他把它们放进一个大杯子里,顿时装得满满的。同性恋者并没有使他惊慌失措,他们的恶习也无奈他何,反倒为他大打出手提供了方便。他坐在我的床上同我说话,我的耳朵零星听到他冒险的几片破烂:

……他偷了一个军官的钱包,那家伙穿着衬裤,用食指瞄准着向他下达命令:“出去!”

……勒内奚落他道:“你自以为是在军队里吧。”说着就狠狠给他一拳,打在那家伙的脑门上。

……勒内急忙打开一个抽屉,只见里面装满了吗啡瓶,可那家伙已经晕了过去。

……勒内逼着那个被洗劫一空的同性色鬼跪在他面前。

【作家简介】让·热内(1910-1986),法国作家。他幼时被父母遗弃,后沦落为小偷,青少年时期几乎全是在流浪、行窃、监狱中度过的。他认为犯罪是社会环境造成的,但这个伪善的社会本身却不受任何惩罚,因此以写作的方式来控诉荒谬的现实。代表作有《鲜花圣母》、《玫瑰奇迹》《小偷日记》。

【评注】《小偷日记》带有非常明显的自传色彩,以碎片化的方式记录了“我”以及和“我”一样的小偷们的生活点滴。文中描写的勒内便是这样一位游走在社会边缘的小偷,他偷窃,抢劫,也卖淫,而“最简单的动机就是要吃饭”。如果说让·热内笔下的小偷、流氓、男妓、叫花子、流浪汉是西方社会的渣滓,那么制造这些渣滓的工厂恰恰是西方文明本身。

【阅独】文学作品中的“盗亦有道”

《欧·亨利小说全集》

【人物】吉米·瓦伦汀

【出处】欧·亨利《重新做人》

【选段】他瞅着她,嘴唇上和急切的眼睛里露出一抹古怪的柔和的笑容。

“安娜贝尔,”他说,“把你戴的那朵玫瑰给我,好不好?”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的话,但还是从胸襟上取下那朵玫瑰,交到他手里。吉米把它塞进坎肩口袋,脱去上衣,卷起袖子。这一来,拉尔夫·迪·斯潘塞消失了,代替他的是吉米·瓦伦汀。

“大家从门口闪开。”他简单地命令说。

他把手提箱往桌子上一放,打了开来。从那一刻开始,他就仿佛没有意识到周围的人了。他敏捷而井井有条地把那些闪亮古怪的工具摆出来,一面照他平时干活的脾气轻轻地吹着口哨。周围的人屏声静息,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似乎都着了魔。

不出一分钟,吉米的小钢钻已经顺利地钻进了钢门。十分钟后,这打破了他自己的盗窃纪录,他打开钢闩,拉开了门。

【作家简介】 欧·亨利,美国著名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大师之一。曾被评论界誉为曼哈顿桂冠散文作家和美国现代短篇小说之父。代表作有小说集《白菜与国王》、《四百万》、《命运之路》等。

【评注】吉米·瓦伦汀有着东部最好的盗窃工具,作案干净利落,不留痕迹。然而,自从遇见了安娜贝尔,他决心为她改变,重新做人。可世事难料,就在他打算金盆洗手的那天,安娜贝尔的侄女意外被锁进了保险箱。当所有人惊恐绝望的时候,他毅然在她面前重操旧业,快速敏捷地打开了保险箱,救出了小女孩,而这一切都落入了此刻守在门口的警察眼中。

【阅独】文学作品中的“盗亦有道”

《像蒙德里安一样作画的贼》

【人物】伯尼

【出处】劳伦斯·布洛克《像蒙德里安一样作画的贼》

【选段】我拿起手提公事箱,箱子是米色鹿皮面配上打磨光亮的黄铜组件,比那个偷书贼的公事箱要轻巧时髦。我在分隔成好几格的箱内装进我的吃饭家伙 一副手掌部分挖空的橡胶手套,一组妙用无穷的钢制工具,一卷胶带,一支铅笔大小的手电筒,一把玻璃割刀,一片赛璐珞,一条钢弹簧,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要是我被合法地搜身逮捕,这箱子里的东西会把我送进州立度假村去吃免费的饭。

想到这里,我的胃仿佛跳踢踏舞似的翻腾了一阵,幸好我没吃晚餐。然而,即使在石墙与铁窗这念头让我感到退缩的同时,我的指尖仍然出现了那种熟悉的轻颤,血管里的血液也开始兴奋地奔窜。上帝啊,让我脱离这种幼稚的反应吧 但是,呃,暂时还不要,拜。

【作家简介】劳伦斯·布洛克(Lawrence Block,1938年--),生于纽约水牛城,美国推理小说作家,当代美国冷硬派侦探小说大师,纽约犯罪行吟诗人。著有《睡不着觉的密探》、《父之罪》、《别无选择的贼》、《刀锋之先》、《恶魔预知死亡》、《小城》等。

【评注】“雅贼”伯尼不同于已有的任何一部侦探小说主人翁,不仅和侦探大相径庭,甚至与亚森罗宾、怪盗尼克这样的小偷同行也大不一样。他既不是劫富济贫的侠盗,也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某些怪癖而去偷窃,他就是靠偷盗谋生。他虽然是个小偷,可为人善良、风度翩翩、感情丰富,并非十恶不赦之徒。在劳伦斯·布洛克的世界里,小偷、杀手可能是正义的象征,这种正义不以法律为唯一的判断标准,而是更多的考虑人心向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arrony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