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均益:我跟白岩松不存在“一哥之争”

[摘要]我和白岩松心目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一哥”,更不存在争风吃醋,相互“挖坑”,你死我活。我们之间有的,只是两个中国新闻人对新闻和人生共同的探索、追求与不甘,以及战友般的惺惺相惜。

水均益:我跟白岩松不存在“一哥之争”

深圳晚报记者 冯明/图

6月7日,央视名嘴水均益携新书《益往直前》来到深圳,先后在南山书城、中心书城举行签售会。就如窗外的高温,两场签售会再一次见证了名人热度,偌大的中心书城北区大台阶不够坐,人们就站着听。很多“粉丝”的目的,只为了看看现实中的水均益,与主播间里正襟危坐的主持人水均益,究竟有什么不同。

果然还是有些不同。活动当天,水均益幽默、谦和,一改人们印象中的严肃,他甚至打趣自己:“哥这些年虽然不在江湖,但江湖一直有哥的传说。”他提醒现场焦急的读者别挤,一定会给所有人签名。他当晚唯一的事,就是回深圳的姐姐家吃晚饭——无论多晚,姐姐都会体谅他。

无论外界赋予了他多么“高大上”的形象,但水均益说,他就是一个记者,离开央视这个平台,就没有水均益。

做媒体,要有良心

深圳晚报:2003年,人们因为您在战争打响前撤离巴格达,把您与凤凰卫视的闾丘露薇对比,称您为“伊战逃兵”,而《益往直前》这本书却是从伊拉克战争写起的,为何?

水均益:伊拉克战争报道无疑是我事业的一次高峰,我和同事在巴格达坚守了两个月。这次报道如同硬币两面,一面是风险,一面是残酷。2003年3月18日,我们的报道组按照上级领导的要求,遗憾撤离巴格达。虽然坚守到战争打响之前的最后一天,虽然我还在一步三回头地不断努力,但真正开战时,我的确已不在烽火前线。

那时候,只要打开电脑,我就会忍不住去搜自己的名字。各种指责、嘲笑甚至是谩骂几乎把我淹没。10年过去,回想这些话语,我仍然如芒在背。

伊拉克归来后,2004年,我就曾想提笔写下那段惊心动魄的日子,以及心里的委屈;此后无数次提笔,无奈每次又沉重地放下。2013年重返伊拉克,给了一个让我释怀的机会。我决定,把这一切都写下来。

深圳晚报:央视如今也面临着“离职潮”,您是否认为央视的吸引力在下降?

水均益:央视是不可替代的,这不仅仅因为它是国家电视台。作为中央媒体积聚起来的各种资源,还有在广大群众中建立的信任度,它仍然是一艘航空母舰。只不过,央视与所有传统媒体一样,面临着互联网时代的压力,我们也在想尽一切办法创新。

“离职潮”一说有些过度解读,一万人的企业,一年走几十个人,没有什么奇怪的。至于我,除了央视没地儿可去,央视依然是我心仪并赖以生存的平台。

深圳晚报:网友批评央视常常“只报喜不报忧”,您怎么看?

水均益:这种说法不是特别客观,央视一年的批评报道有很多。当然,任何一个新闻媒体,都不可能十全十美,大家要包容一点。此外,央视是一个国家电视台,对于新闻规范、新闻原则的处理会更严格。有人曾经问我:你们为什么不报道马拉西亚被绑游客的事?是不是不在乎自己同胞的生命?实际是,当人质处在生死未卜的情况下,过分报道可能让她更危险,这也是国际上通行的新闻报道原则。所以,我们会考虑在报道过程中怎样降温,我认为,这也是媒体的良心。

每次采访都是斗智斗勇

深圳晚报:您做了那么多次高端访问,采访了普京、梅德韦杰夫、安倍晋三、卡梅伦等国际风云人物。您觉得自己是靠什么打动对方?

水均益:四个字,知己知彼。采访之前,我一定会做足功课,了解采访对象的全部信息,比如他个人的好恶、说话的方式,乃至他心中最柔软、最敏感的地方。每次采访都是斗智斗勇的过程,甚至是心理战。我会做预演,假设问到这个问题,他可能会拍案而起;或者你准备了一个小时的采访提纲,他告诉你只有5分钟;所有的一切都要考虑到。

深圳晚报:2014年初,普京接受您采访谈索契冬奥会,最后给了您一个大大的拥抱,此细节事后让人们津津乐道。

水均益:索契冬奥会前后,普京其实是很纠结的。打个比方:你家请客,备下好饭好菜,想请所有人来,结果这个不来,那个抵制,你肯定觉得很没面子。

普京把索契冬奥会称为自己的“宝贝”,想展现一个全新的俄罗斯,却在此刻发现缺乏朋友。虽然我前后采访过他5次,但估计他连我叫什么名字都想不起来,普京这一抱是给中国的。当然,那次拥抱并不意味着俄罗斯会毫无保留地站在中国一边,从冬奥会开幕时普京牵着爱犬高调会见安倍晋三这事,就能看出普京高超的平衡能力。

现在最看重家庭和亲情

深圳晚报:白岩松曾经被传与你有“一哥”之争,您在书中也写了和他差点打过一架。您眼中的白岩松是什么样的?

水均益:白岩松比我更执著,甚至更强势。他对新闻理念的追求近乎于疯狂和霸道。他认准了的选题,他想要表达的话语,一般人很难说服他改变。他可以因为一个选题被“毙”,直接冲进台长的办公室,吵架一般地劝领导改变主意。在我和白岩松心目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一哥”,更不存在争风吃醋,相互“挖坑”,你死我活。我们之间有的,只是两个中国新闻人,对新闻和人生共同的探索、追求与不甘,以及战友般的惺惺相惜。

深圳晚报:您怎样看待崔永元辞职?

水均益:这件事是我从网上得知并后来确认的,但我并没有感到意外。

崔永元是个完美主义者。《实话实说》之后,崔永元又做了《电影传奇》、《小崔说事》和《谢天谢地你来啦》,但对于一个理想主义者来说,这些似乎都不能令他满意。给我的感觉,他一直处于一种纠结之中。这纠结有他对自己巅峰时期的耿耿于怀,更有对世态炎凉的不满,以及我们所处现实的无奈。于是,在五十岁的时候,崔永元做另一个勇敢的选择——离开他为之奋斗了20年的央视。

深圳晚报:您现在最看重的东西是什么?

水均益:亲情,家庭。无论你经历了多少坎坷,获得了多少名利,最终发现,家庭和亲情是最珍贵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xuguang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