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独】那些你不知道的诡异风俗

阅独腾讯文化姚曦 朱倩2014-06-16 08:38
0

【编者按】今年北京语文高考作文的题目是“老规矩”,文化君脑海里浮现的竟是订婚见爱人父母时拎的点心匣子……言归正传,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今天带领读者看看文学作品中一些奇风异俗,同时欢迎读者在微社区中补充自己家乡的另类风俗。

求子

【阅独】文学中的奇风异俗

【出处】贾平凹《人极》

【选段】到了七月十五,瓜果成熟,晚上亮亮上炕去睡,觉得有硬硬的东西,揭了被看时,竟是一个大北瓜。问光子是怎么回事?光子只是含笑不语,问得紧了,说:“是给你偷娃呢。”原来此地风俗,不孕妇女到了七月,村里好心人就从地里偷了瓜果悄悄塞在其妇被窝,这样可祈望怀孕。

【作者简介】贾平凹,原名贾平娃,中国当代著名作家。著有《废都》《高老庄》《天狗》《秦腔》《高兴》等。

【评析】 多子多福是历代中国人的企盼,为求绵延香火,各地形成了风格迥异的求子习俗,偷瓜求子便是其中较为典型的一种。《诗经·大雅·绵》中记载:“绵绵瓜瓞,民之初生”。瓜圆鼓的外形,极像孕妇的腹部,以至于有“人从瓜出”一说。且瓜多籽,易于培植,也有着旺盛茂密的象征。

驱邪

【阅独】文学中的奇风异俗

【出处】萧红《呼兰河传》

【选段】大神打着鼓,命令她当众脱了衣裳。衣裳她是不肯脱的,她的婆婆抱住了她,还请了几个帮忙的人,就一齐上来,把她的衣裳撕掉了……很快地小团圆媳妇就被抬进大缸里去。大缸里满是热水,是滚熟的热水。她在大缸里边,叫着、跳着,好像她要逃命似的狂喊。她的旁边站着三四个人从缸里搅起热水来往她的头上浇。不一会,浇得满脸通红,她再也不能够挣扎了。

【作者简介】萧红,原名张乃莹,著名女作家,被誉为“30年代文学洛神”。代表作有《生死场》、《马伯乐》、《呼兰河传》等。

【评析】 中国传统社会讲究纲常伦理,若有任何离经叛道之举,便视为中邪。团圆媳妇美丽大方,村里人却认为她“不知羞”,定是中了胡仙的邪,因此费尽心力替她赶鬼驱邪,用烫水浇淋便是其中一例。那晚,团圆媳妇被热水烫了三次,昏了三回,最终一命呜呼,真是“人死还不如一只鸡”。

人祭

【阅独】文学中的奇风异俗

【出处】韩少功《爸爸爸》

【选段】一直借到寨子里人心惶惶,女人们又开始谈起祭谷神。丙崽娘有点兴高采烈地积极投入了这场对谷神的议论。得闲的时候,就带上针线鞋底,拉上丙崽,矮胖的身子左一顿,右一顿,屁股磨进一家家高大的门槛。对一些没听说过谷神的女崽,好谆谆教导:这可是个老规矩呐。要杀个男的,选头发最密的,分给狗吃。杀到哪一家,就叫哪一家“吃年成”。

【作者简介】韩少功,笔名少功、艄公,当代著名作家,被当代评论家誉为寻求独特精神空间的圣战者。著有长篇小说《马桥词典》、《爸爸爸》、《女女女》等。

【评析】当人力无法掌控命运时,便会转向神灵。为求福泽,人们不惮以最珍贵之物来献祭,自古皆然。越是落后的地区,男性的生命越是高于女性,而毛发茂密又被视为生命力旺盛的表现,因此,头发最密的男性便成为最佳选择。当鲜血洒在黄土地上,大地便获得了丰产的能力,谷神也会给予福报。

冥婚

【阅独】文学中的奇风异俗

【出处】王鲁彦《菊英的出嫁》

【选段】随后便是一长排精制的、逼真的,各色纸童、纸婢、纸马、纸轿、纸桌、纸椅、纸箱、纸屋,以及许多纸做的器具。后面一顶鼓阁两杠纸铺陈,两杠真铺陈。铺陈后一顶香亭,香亭后才是菊英的轿子。这轿子与平常花轿不同,不是红色,却是青色,四围结着彩。轿后十几个人抬着一口十分沉重的棺材,这就是菊英的灵柩。

【作者简介】王鲁彦,原名王衡,著名乡土小说家、翻译家。曾在北京大学旁听鲁迅的《中国小说史》课程,开始创作时遂用笔名“鲁彦”以表达对鲁迅的仰慕之情,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集《柚子》、《黄金》等。

【评析】菊英七八岁时死去,十年后母亲替她寻找了一个同在阴间的“丈夫”。先是请人说媒,合八字,然后大肆置办婚礼,极尽铺排。作者虽以嘲笑的笔调在批判浙东农村的这种陋习,但字里行间依然难掩心酸。母亲对菊英幼时的种种回忆,怎能不令人动容?

殉葬

【阅独】文学中的奇风异俗

【出处】儒勒·凡尔纳《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选段】6名精壮的战士高举着6个大木槌,一齐打下去,顿时6个牺牲品都倒在血泊中了。于是一声信号,吃人肉的一幕开始了。奴隶的尸体不和主子的一样,它们是没有受“神禁”的,因此它们属于全部落的人所有。分赏给哭丧的人的一种酒钱。所以祭礼一完,所有的土人,首领、战士、老人、妇女、儿童,不分年龄,不分性别,都像发了人肉狂一样,扑到那六名奴隶的尸体上来。

【作者简介】儒勒·凡尔纳,19世纪法国著名小说家、剧作家及诗人,被评论家称作“科幻小说之父”。代表作有《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神秘岛》、《气球上的五星期》、《地心游记》等。

【评析】为保证死者亡魂的冥福,人们或以活人陪葬,这是中外丧葬常有的习俗,但分食殉葬者的现象却并不多见。酋长卡特拉拉被刺身亡后,其妻子殉葬,其奴隶亦陪葬。但是与主人不同,奴隶只是献给送葬人的酒钱,与鸡鸭无异。

葬礼

【阅独】文学中的奇风异俗

【出处】班吉姆·钱德拉·查特吉《奥帕吉的天堂》

【选段】女儿们哭泣着在母亲的脚跖上浓浓地涂上了一层胭脂,在她的中分的发缝里抹上了一道朱砂。儿媳妇们在婆婆的前额上敷上了檀香膏沫,替婆婆裹上了贵重的纱丽之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披在头上的纱巾拉得低低的,向婆婆行了最后的摸足礼。五彩缤纷的鲜花,绿色的嫩叶,浓郁的檀香,各色的花环,一片喧哗声里使人嗅不出悲哀的气息——这似乎是豪门的主妇在五十年后又一次扮作新嫁娘起程到丈夫家里去。

【作者简介】班吉姆·钱德拉·查特吉,印度小说家,孟加拉语现代文学的先驱。代表作有《将军的女儿》、《格巴尔贡德拉》等。

【评析】《清稗类钞》载:“俗有所谓喜丧者,则以死者之福寿兼备为可喜也。”丧事总令人悲伤,但若高寿全福而终,则可另说。穆克吉的妻子育有四儿三女,家庭美满,待其高寿逝世后,子女尽归故里,为她盛装送行。她头带纱巾、发抹朱砂、脚涂胭脂,宛若五十年前出嫁的新娘。

通奸惩罚

【阅独】文学中的奇风异俗

【出处】纳撒尼尔·霍桑《红字》

【选段】当那年轻的妇女——就是婴儿的母亲——全身位立在人群面前时,……用一条胳膊架着孩子,她虽然面孔红得发烧,却露出高傲的微笑,用毫无愧色的目光环视着她的同镇居民和街坊邻里。她的裙袍的前胸上露出了一个用红色细布做就、周围用金丝线精心绣成奇巧花边的一个字母A。这个字母制作别致,体现了丰富面华美的匠心,佩在衣服上构成尽美尽善的装饰,而她的衣服把她那年月的情趣衬托得恰到好处,只是其艳丽程度大大超出了殖民地俭补标准的规定。

【作者简介】纳撒尼尔·霍桑,美国19世纪影响最大的浪漫主义小说家和心理小说家。擅长剖析人的“内心”,着重探讨道德和罪恶的问题,主张通过善行和自忏来洗刷罪恶、净化心灵,从而得到拯救。其代表作品《红字》已成为世界文学的经典之一。

【评析】17世纪的新英格兰正处于清教统治之下,通奸被视为一项不可饶怒的罪恶,通奸者必须终身携带象征通奸(Adultery)的红字A。海丝特·白兰年轻貌美,因为家道破落不得已嫁给身体畸形多病的术士罗杰·齐灵沃斯,当她追求自己幸福时,却不得不面临社会的审判。

婚礼

【阅独】文学中的奇风异俗

【出处】乔治·R·R·马丁《冰与火之歌》

【选段】众人欢声雷动。楼台上的乐队重新操起笛子、大鼓和提琴,唱道:“王后脱鞋,国王弃冠”。铃铛响单脚跳来跳去,头上的王冠口丁当作响……宾客们拥至高台,醉得厉害的打头阵。男人们老老少少围着萝丝琳,将她举到空中,妇女和女孩则扯住艾德慕,脱他的衣服……楼台上的音乐转为淫靡:“王后卸裙,国王扒裤。”

【作者简介】乔治·R·R·马丁,欧美奇幻小说家。作品主要以人物为关注点,描写细腻丰富,突破了幻想文学界固有的创作模式。代表作有《光逝》、《风港》、《图夫航行记》,以及《冰与火之歌》等。

【评析】在马丁虚构的维斯特洛大陆上,闹洞房是一种普遍的习俗。人们会把新郎、新娘一路抬到床上,助其圆房。在路上,男人们逐渐扯去新娘的衣服,并给她讲很多粗鲁的黄色笑话,而女人们也会对新郎做同样的事。即使贵为帝王,也依然不能免俗,故有“王后卸裙,国王扒裤”一说。

本文为腾讯文化“阅独”栏目整合性策划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arrony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