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读他们】王安忆张炜周国平共读米兰·昆德拉

[摘要]王安忆说,没有哪个作家像昆德拉那样做了对个体感情的关怀,这些都会让人感到温暖,这也是昆德拉的文学价值之一。

【编者按】腾讯文化“阅独”栏目将每周固定推出“他们读他们”系列,跟着当代文坛巨匠一起阅读那些影响过他们的名家名著。上期【他们读他们】我们做的李欧梵、梁文道和莫言共读米兰·昆德拉,今天,文化君再为读者带来一篇王安忆、张炜和周国平有关米兰·昆德拉的读书随笔,看看这位影响世界的作家如何影响中国当代杰出作家们。

【他们读他们】王安忆张炜周国平共读米兰·昆德拉

《玩笑》,米兰·昆德拉 著 蔡若明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3-06-01 出版

1987年八九月间,景凯旋、徐乃健合译的昆德拉小说《为了告别的聚会》和韩少功、韩刚合译的昆德拉小说《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几乎同时在中国大陆出版。前者当时影响较小,后者则很快引发了所谓的“昆德拉热”。此后若干年间,昆德拉的主要作品《玩笑》、《不朽》、《欲望的金苹果》、《生活在别处》、《可笑的爱情》、《笑忘录》、《被背叛的遗嘱》以及《小说的艺术》等,都在大陆有了汉译本。

“昆德拉热”最外在的表现是一些昆德拉式话语的流行:“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媚俗”、“人一思索,上帝就发笑”、“遗忘”、“意象形态”,等等。当然,这些话语并非都是昆德拉的“原创”,例如那句“人一思索,上帝就发笑”本是犹太谚语,但却是经昆德拉引用后才在当代中国成为一句流行语。上期【他们读他们】我们做的李欧梵、梁文道和莫言共读米兰·昆德拉(详情点击进入),本期我们继续看看中国其他作家们的推荐。

王安忆:昆德拉作品中有一种“温柔”的特质

有几个男作家的作品我很喜欢,作品中有一种“温柔”的特质,那是一种温暖的情感。比如张炜、张承志、史铁生,台湾的陈映真,还有西方的米兰·昆德拉等。我最喜欢米兰·昆德拉早期作品《玩笑》,里面有一种女性才有的痛苦而温暖的情感。

在世界的男作家里面,只有昆德拉才具备了这样的柔情和矛盾。没有哪个作家像昆德拉那样做了对个体的感情的关怀,这些都会让人感到温暖,这也是昆德拉的文学价值之一。最好的作家都具有这种情感,无论男女。需要说明的是,我判断作品的好坏从来不以深刻、价值观念的先锋为标准,而看感情是否饱满。当代中国作家的深刻性,即理性的力量不够,但当他们充满感情去写时,真是情深意长。

张炜:昆德拉是一个信得过的、极为特色的作家

昆德拉的作品短时间内在中国几乎全印出来了,而且在西方也红得又透又快,是个奇迹。他不是一个通俗作家,可是书的印数有时像通俗作家一样大。

最令人称道的当是《玩笑》——几大块结结实实,真实有力,弥散出无法言喻的美。它是作者情感世界中最成熟最稳定的一次倾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虽不如它那么有力、内向和扎实,但仍然写得才华横溢。这是典型的欧洲作家的杰作,它不会出现在东方作家手中。它是逻辑的、分析的。而东方作家绝不会以分析见长。

米兰·昆德拉是一个信得过的、极为特色的作家。这证明了:无论一个作家有多么深刻的思想、多么曲折的表达,只要总体上看属于特色感很强的作家,就仍然具有和接近某种通俗性;社会读书界在接受一个特色作家时,远比接受一个苍然浑厚的作家容易。

周国平:昆德拉是深刻的作家 作品里思考和议论多且非常精彩

中国有译本的昆德拉的作品差不多都看过,更喜欢他的文论《小说的艺术》和《被背叛的遗嘱》。作为作家,昆德拉在论文集里不是系统地谈理论,而是写了他对怎么写小说的思考以及对一些作品的评论,讨论了非常现代性的文学、哲学领域的很多问题。昆德拉的小说不是很前卫、很现代派,是大家都能看懂的东西。但在创作手法上却很现代。昆德拉是很深刻的作家,他的小说里不但感觉多,思考也很多,议论非常精彩,不会偏离小说情节,而且很善于运用反讽。我还没有发现中国有这种风格的作家。

周国平曾有在《只有一个人生》写过一篇书评为《沉重的轻:虚无与偶然》,以下为部分内容节选:

读小说是我的一个享受,写小说是我的一个梦。许多日子里,忙于份内份外的功课,享受久违,梦也始终只是梦。最近生病,自己放自己的假,开了读小说的戒。读得最有滋味的是移居法国的捷克作家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不但获得享受,而且觉得技痒,愈发做起写小说的梦了。

我喜欢哲学和诗,但我愈来愈感到,真正哲学式的体悟,那种对人生的形而上体悟,不是哲学命题所能充分表达的。真正诗意的感觉,那种不可还原的一次性感觉,也不是诗句所能充分表达的。唯有把两者放到适当情境之中,方可表达得充分,而这就要求助于小说。当然,小说形形色色,写法迥异。我想写的小说,就是设计出一些情境和情境之组合,用它们来烘托、连结、贯通我生命中那些最深沉的终极体悟和最微妙的瞬时感觉,使之融为一个整体。读了昆德拉的小说,我发现它极为接近我的设想。不过既然读了,我知道我会写得与它极为不同。我相信,小说的可能性远未穷尽。

昆德拉这部小说的题目看似费解,其实表达了一种万古常新的人生体悟。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 in 英译应是“不能承受的存在之轻”,“存在”指人生的实质。人生的实质很轻很轻,像影子一样没有分量,使人不能承受。小说的这个主旋律用种种精微的感觉符号弹奏出来,在我们心中回荡不已。

米兰·昆德拉简介

【他们读他们】李欧梵梁文道莫言共读米兰·昆德拉

米兰·昆德拉,小说家,出生于捷克斯洛伐克布尔诺,自1975年起,在法国定居。长篇小说《玩笑》、《生活在别处》、《告别圆舞曲》、《笑玩录》、《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和《不朽》,以及短篇小说集《好笑的爱》,原作以捷克文写成。最近出版的长篇小说《慢》、《身份》和《无知》,还有随笔集《小说的艺术》和《被背叛的遗嘱》,原作以法文写成。《雅克和他的主人》,系作者戏剧代表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