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读他们】王小波余华苏童王安忆共读普鲁斯特

[摘要]余华说,普鲁斯特总是能够绵延不绝地去感受,他这方面的天赋其实远远长于《追忆似水年华》的长度。他的感受是那样的独特,同时又是那样的亲切,让人身临其境。

【编者按】用“意识流小说的最高成就”来形容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应该不算过分。法国文学的主题,表面看是情爱、性爱或者博爱,往深处看,始终有种平等欲求,围绕的核心像双黄蛋,一个是钱财、一个是地位,钱财是资产阶级的多,地位是贵族阶级的好。普鲁斯特教给我们一种很少被提及的生活方式:别太快。仔细观察生活,充满想象,就可以找到那个普鲁斯特的世界。今天,文化君再为读者带来一篇王小波、余华、苏童和王安忆有关普鲁斯特的读书随笔,看看这位影响世界的作家如何影响中国不同时代的作家们。

【他们读他们】王小波余华苏童王安忆共读普鲁斯特

《追忆似水年华》, (法)马塞尔·普鲁斯特 著,徐和瑾 译,译林出版社,2001年

王小波:普鲁斯特的书应该叫《似水流年》

王小波在《似水流年》里写道:

在似水流年里,有件事叫我日夜不安。在此之前首先要解释一下什么叫似水流年。普鲁斯特写了一本书,谈到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事。这些事看起来就如一个人中了邪躺在河底,眼看潺潺流水,粼粼波光,落叶浮木,空玻璃瓶,一样一样从身上流过去。这个书名怎么译,翻译家大费周章。最近的译法是追忆似水年华。听上去普鲁斯特写书时已经死了多时,又诈了尸。而且这也不好念。

照我看普鲁斯特的书,译作似水流年就对了。这是个好名字。现在这名字没主,我先要了,将来普鲁斯特来要,我再还给他,我尊敬死掉的老前辈。

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真正归你所有。其余的一切,都是片刻的欢愉和不幸,转眼间就已跑到那似水流年里去了。我所认识的人,都不珍视自己的似水流年。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件东西,所以一个个像丢了魂一样。

余华:普鲁斯特的感受力深刻而延绵

普鲁斯特总是能够绵延不绝地去感受,他这方面的天赋其实远远长于《追忆似水年华》的长度。他的感受是那样的独特,同时又是那样的亲切,让人身临其境。他就是在自恋的时候也是非常可爱,当他写到晚上靠在枕头上睡觉时,就像是睡在自己童年的脸上,娇嫩清新。推荐给广大读者,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可以在每天晚上读上一至两段。

余华写过一篇文章为《消失的意义》里提到普鲁斯特及其作品,以下节选部分内容:

《追忆似水年华》里德·盖尔芒特夫人的名字就像是一片可以预测秋天的树叶。这个名字给普鲁斯特带来了七、八个迥然不同的形象,这些形象又勾起了无边的往事。于是,一位女士的经历和一个家族的经历,在这个名字里层层叠叠和色彩斑斓地生长出来。那个著名的有关小玛德兰点心的篇章也是同样如此,对一块点心的品尝,会勾起很多散漫的记忆。普鲁斯特在他那部漫长的小说里留下了很多有趣的段落,这些段落足以说明他是如何从此刻抵达以往的经历,其实这也是人们共同的习惯。在其中的一个段落里,普鲁斯特写道:“只有通过钟声才能意识到中午的康勃雷,通过供暖装置发出的哼声才能意识到清早的堂西埃尔。”

苏童:不出门的人却更好地利用了生活

每个作家写作的时候都像虎,有一种扑出去的掠夺的饥饿感,但一个作家生活中是什么样子,其实无所谓注不注意。普鲁斯特是一个弱不禁风、娇里娇气的贵族,这就是他们的生活状态。其实一个作家生活中是怎样的并不重要,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在文字中。我认为,无论是什么样的读者,最好跟作家在文字上见,在距离中产生的思念、惦记、牵挂,更加美好。

普鲁斯特是个不出门的人,因为他身体不好,从小到大关在家里,但是他写的《追忆似水年华》成为经典之作。不是为了反驳“深入生活”,我们的盲区,或者说陈规陋习,陈词滥调太多,腐蚀了很多人的直觉。我特别喜欢对一个作品的评价:我说不来有多好,我的某个细胞在欢呼,文字特别好,比如我看了喜欢的作品,我觉得我很伤感,看完难受半天,我发现他所淡淡渲染的哀伤被我接受了,被打到了,打到了你的细胞,这是理想的作家与读者之间的关系。作家与生活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多的陈规陋习,作家不必担心生活不够用,而是没有好好利用。

王安忆:普鲁斯特易模仿 但无人能达到相同高度

《追寻逝去的时光》是一部重要的作品,普鲁斯特是一个用心的人,用无数细节和回忆重新塑造了另外一种生活:“原来我没有耐心看这部书,是周先生的译本让我把它读完。《追寻逝去的时光》是现代主义的小说,我本人比较欣赏古典主义。我对它谈不上欣赏或不欣赏,主要是认为它有价值。现在那些模仿者没有一个可以超过这部作品,虽然形式上很好学,但没有人做到用这种形式容纳如此大的量,而缺少了量,就无法达到质的相同。”

马塞尔·普鲁斯特简介:

【他们读他们】王小波余华苏童王安忆共读普鲁斯特

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1871-1922)法国20世纪伟大的小说家,意识流小说大师。生于巴黎一资产阶级家庭,父亲是学者,母亲是富有的犹太经纪人的女儿。普鲁斯特自幼患哮喘病,大学毕业后,因健康原因,不能出户,开始撰写小说。1896年他出版了第一本小说《欢乐与时日》,1913年底出版了《追忆似水年华》的第一部《在斯万家那边》;隔年又出版了第二部《在少女们身旁》,获法国龚古尔文学奖;直至普鲁斯特去世后才完整的出版了七部。《追忆似水年华》改变了小说的传统观念,革新了小说的题材和写作技巧,被誉为法国文学的代表作。1984年法国《读书》杂志公布了法国、西班牙、德国、英国、意大利报刊评选的欧洲十名“最伟大作家”,普鲁斯特名列其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