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独】哈特·克兰《我祖母的情书》

[摘要]你的手指有没有足够的长度,去弹奏仅仅是回音的琴键;沉默有没有强大到,可以把音乐送回它的源头……

【编者按】 能有一个人互相写信,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之一,这些记录在纸上的情感,将证明我们爱过、存在过。岁月一刻不停地流逝,祖母已白发鬓鬓,而情书是跟随她一生的行李,就像一把开启青春的钥匙,永不褪色。当诗人拉着祖母的手一起穿越她难以理解的种种,他自身也一路跌跌撞撞。在他生活的那个时代,人们严重歧视同性恋者,而他最后选择纵身投向大海,只洒脱地在人间留下最后一句话:“Goodbye, everyone!”

【阅独】哈特·克兰《我祖母的情书》

My Grandmother's Love Letters

我祖母的情书


There are no stars to-night

今晚没有星星

But those of memory.

只有记忆中的星星。

Yet how much room for memory

而在柔软雨水的松弛束腰里

there is In the loose girdle of soft rain.

有多少间屋子留给了记忆。


There is even room enough

甚至还有足够的屋子

For the letters of my mother's mother,

留给我的祖母伊丽莎白

Elizabeth,

的情书,

That have been pressed so long

它们很久以来一直被

Into a corner of the roof

压在屋顶的角落里

That they are brown and soft,

它们褐黄、松软,

And liable to melt as snow.

快要象雪一样融化。


Over the greatness of such space

踏上此处的伟大

Steps must be gentle.

脚步一定要温柔。

It is all hung by an invisible white hair.

它们全都被一根看不见的白发悬挂着。

It trembles as birch limbs webbing the air.

它们颤抖着象桦树枝在网罗空气。


And I ask myself:

我问自己:


"Are your fingers long enough to play

“你的手指有没有足够的长度

Old keys that are but echoes:

去弹奏仅仅是回音的琴键:

Is the silence strong enough

沉默有没有强大到

To carry back the music to its source

可以把音乐送回它的源头

And back to you again

再次交还给你

As though to her?"

就象给她?”


Yet I would lead my grandmother by the hand

而我情愿拉着我祖母的手

Through much of what she would not understand;

穿过这许多她搞不懂的东西;

And so I stumble.And the rain continues on the roof

因此我绊倒了。雨继续在屋顶上

With such a sound of gently pitying laughter.

带着一种轻柔的怜悯的笑。


(胡续冬翻译,原载于《白房子》1926年版)


作者简介

【阅独】哈特·克兰《我祖母的情书》

哈特·克兰(Hart Crane, 1899-1932),美国当代著名诗人,生于俄亥俄州一个糖果制造商家庭,父母离异后,他便随外祖父居住在古巴以南的派因斯岛上。 克兰年少聪慧,13岁时便开始写诗,17岁发表第一首诗,记录了他紧张的精神状态和同性恋倾向。1924年发表了爱情诗《远航》,1926年出版了第一本诗集《白色房子》。1930年他的代表作长诗《桥》出版,但评论界对此诗作的评价褒贬不一,这使他情绪沮丧,再加上他长期以来的精神压力,最终在他从墨西哥回纽约的途中投海自尽,时年32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arrony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