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独】小蒋荐书:《布拉格精神》

[摘要]犯罪的制度企图通过散布恐惧,来维持体面的和合乎道德行为举止,没有这些便没有社会,没有可以让这样的政权来统治的社会。

【编者按】作为犹太人,捷克作家克里玛在10岁那年就被纳粹关进了集中营,直到14岁才获得解救。“人们在我居住的房间里死去。他们成批地死掉,尸体的搬运贯穿了我的童年”,面对这种非人的现实,克里玛从小就意识到,恐惧总是权力最可靠的同盟者之一。对于权力,他总有着异于常人的深刻反思。青年作家蒋方舟在微信中推荐了其著名散文集《布拉格精神》,文化君略作整理,望与读者共同品鉴。

本文为腾讯文化“阅独”栏目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蒋荐书:伊凡·克里玛《布拉格精神》

蒋方舟微信荐书原文“这本确实很好看呀~ PS 这两天非常不快乐,跑步去。”

作品简介

卡夫卡,他以微小却不容撼动的方式提出对生活荒谬的凝视,骨子里认真执着、表面上幽默以对;表面上绝望无力,精神底蕴却坚持反抗。

这样的精神深深地影响着一个世纪以来的布拉格。当代捷克最知名的文学家伊凡·克里玛以散文写就的《布拉格精神》便是带领读者去滋味这个城市历史所生成的特有精神,一部深入城市灵魂的文集。大陆异议分子刘晓波推崇此书“让人谦卑、庄重、如在刀锋上行走”。

全书最后一篇《刀剑逼近:卡夫卡的灵感泉源》,不但是介绍卡夫卡的极品,更是重读卡夫卡绝佳的导引。附带一提,克里玛在当年苏军镇压布拉格时坚持不走,真正布拉格精神于焉彰显。市民无不推崇其为真正代表布拉格的作家。

内容试读

但是偷窃在集中营是存在的,并且在所有东西中最重要的是偷窃食物。我在数星期内之所以得到那份超额牛奶,是从别人那里克扣下来的。我的姑妈,她在面条生产车间劳动,偶尔也偷带一小块擀面团,这就意味着其他囚犯要减少。……我自己就多次偷一只生土豆或一小块煤。一次我和一个朋友得以进入一个储藏室,里面放着党卫军们从囚犯那里偷来的行李,我拿走整个一只行李箱。这次成功的偷窃是一次如此强烈的经验,以至到今天,我差不多仍然记得那只箱子里的全部东西,甚至一对睡衣的样式。

这类偷盗当然可以被解释为贫困和饥饿,但是我后来的生活经验告诉我其原因要比这深刻得多。当一种犯罪的制度破坏了法律规范,当犯罪是得到认可和赞许的,当某些人可以高踞于法律之上,企图剥夺他人的自由和他们的基本权利,人们的道德水准也深受影响。犯罪的制度企图通过散布恐惧,来维持体面的和合乎道德行为举止,没有这些便没有社会,没有可以让这样的政权来统治的社会。但是事实表明,当人们失去了符合道德的行为的刺激之后,散布恐惧也收效甚微。

我偷来了谋害我们的人从别人那里偷来的东西,我为我的行为而骄傲,一点也不觉得这种骄傲如何有损于我的尊严。

在后来的一些年内我逐渐意识到没有比失去忠诚和道德上被剥削更难以恢复的了,也许这就是我为什么迄今如此努力地维持这些东西的原因。

每一个建立在欺诈之上的社会,将犯罪视作正常行为的一部分加以忍受的社会,哪怕是在一小部分特权集团之内,当试图剥夺其他团体的命运甚至生存的权利的时候,不管在何种意义上,都宣告了其自身道德的堕落,并且最终走向死亡。

本文摘自《布拉格精神》,崔卫平译,由作家出版社2000年1月出版。

作者简介

小蒋荐书:伊凡·克里玛《布拉格精神》

伊凡·克里玛(Ivan Klima, 1931~),捷克著名作家,1931年出生于布拉格一个犹太人家庭,10岁时随父母关进纳粹集中营,在那里度过了暗无天日的4年,直到二战结束。童年的悲惨经历在他心中烙下了深深的伤痕,日后更是渗透到了他的创作中,形成了他独特的个人风格。1956年克里玛从著名的布拉格查里大学文学语言系毕业,在一家出版社做编辑,业余创作小说和剧本,1960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有《我快乐的早晨》、《我的初恋》、《爱情与垃圾》、《被审判的法官》、《我的前途光明的职业》、《等待黑暗,等待光明》、《布拉格精神》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arrony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