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国际设计周曾辉:威尼斯中国城市馆设计超乎想象

[摘要]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国家馆体现的是国家形象,城市馆则不同,我们是从设计的视角去看待城市中老式街区的复兴。

2014年6月6日,由意大利威尼斯市政府、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北京国际设计周联合主办的第十四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平行展暨中国城市馆首展“穿越中国-从北京出发”于当地时间6月6日在威尼斯老海军造船厂展区正式拉开帷幕。来自威尼斯、北京市政府的代表、赞助机构代表以及多个国家的建筑、艺术、媒体代表出席了当天的系列活动。中国城市馆是北京国际设计周应威尼斯市政府、2015威尼斯世博会的邀请而发起的第一个以城市规划、建筑为主题的中国城市展示平台,也是继2005威尼斯双年展设立中国国家馆之后,中国在威尼斯双年展期间的另一个重要举措。

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办公室副主任曾辉认为,之所以选择大栅栏作为此次展览的对象,是因为大栅栏是现代城市老式街区的一个缩影,在其现代转化的过程中,设计思维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要点提示

1.国家馆体现的是国家形象,城市馆则是从设计的视角看待老式街区的复兴

2.要让“好设计”变成“好生活”

3.对大栅栏的改造是要在保护传统的同时实现现代转化

4.北京是用设计思维建造的都城典范

5.街区应该有和而不同之美

6.城市中要有让人能够“慢”下来的空间

7.企业应该脱离山寨思维,保护设计版权

北京国际设计周曾辉:威尼斯中国城市馆设计超乎想象

城市馆现场

城市馆是从设计的视角看待老式街区的复兴

腾讯文化:你这次带北京国际设计周参加威尼斯建筑双年展,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感受?

曾辉:这是北京国际设计周第一次组织的关于中国城市的设计。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是国际上最负盛名的高端品牌,我们计划未来三年,能够在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推动中国城市馆的项目,把一些关于中国城市建筑环境的优秀设计项目带到威尼斯,进行国际上的交流与对话。这一次的展览,是第一次将中国对老城区的改造,也就是对北京西城大栅栏进行微循环改造,作为主题内容进行展示,所以在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我们能够得到好评。

腾讯文化:这个展览就你个人而言,你如何评价?与其它馆相比,你觉得城市馆最大的特点在哪里?

曾辉:这次中国城市馆的设计超出了我的想象。这个展览是以今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总策展人库哈斯的“fundamentals”思想为主线,试图展现中国百年来的城市变迁。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国家馆体现的是国家形象,城市馆则不同,我们是从设计的视角去看待城市中老式街区的复兴。像大栅栏这样的胡同街区,它不是依靠整体的规划或者某一个单体建筑来展示设计的魅力,而是通过居民生活的细节来展示。大栅栏的这个展览,包括了一些公共设施的创意设计进入老式街区,提升其生活品质的案例,反映的是城市的现实,而非纯概念性的艺术。整个展览也体现了我们在城镇化发展过程的设计和思考:不是以楼的高度体现城市的文明和发展,而是真正符合人居生态的街区形态来呈现的。

北京国际设计周曾辉:威尼斯中国城市馆设计超乎想象

北京的百年历史变迁

要让“好设计”变成“好生活”

腾讯文化:大栅栏不像周庄和乌镇,不用去考虑便利设施和整个生态系统,它是有人居住的,我们在对它进行一些观念上的改变和推进的同时,也在考虑人的居住环境,人和设计是在一起的,可以这么理解吗?

曾辉:像周庄那些水乡古镇在开发过程中,把原住居民都迁移出去,某种意义上就变成了一种道具,缺乏人的气息。我们要做的是活化老街区的生活状态的同时,能够带入一些时尚的东西,这种时尚和传统是一种有机的融合。整个设计项目并不是单就一个建筑或胡同里的一个房子来说的,而是能体现这个城市,能够让街区的生活品质提高。中国城市馆推动的,就是让好设计变成好生活这样一个主题。

对大栅栏的改造是要在保护传统的同时实现现代转化

腾讯文化:为什么当初会选择大栅栏?有哪些因素让你选择从大栅栏入手研究北京胡同?

曾辉:大栅栏是一个范例。近几十年,中国处于一个快速城市化的过程,更多的乡村的人要进入城市。如何让城市真正符合人居生态,这是中国城市,也是世界城市共同在考虑的问题。我们并不希望城市变成一边是林立的高楼大厦,一边的拥挤的贫民窟。并不是说一定要特别富有才能够把这个城市做得特别好,好的设计能够一点点地渗透进去,在一些不够富有的区域,让人们得到一个适度的生活空间。在大栅栏,那里青砖铺地,这就很符合胡同街区的气质。大栅栏从明代以来就是一个繁华的商业街区,也是一个风花雪月之地,这样一个很有故事的街区,通过这些公共空间的设计,能够既符合它的气质,又提升公共的服务性功能。

大栅栏之所以成为这次展览的首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北京国际设计周连续三年和大栅栏西区合作,共同引入了国内外的一些创意设计资源,让大家利用胡同里的老工厂、四合院等空间,进行一些很有趣味的艺术设计展览,让这个街区形成了一种很好的创意街区的氛围。我们认为这种案例非常值得推广。城市中老的街区,一些已经消失了,现在我们要把留下的这一部分变得更好,而不仅仅是停留在原有的状态。人们在四合院里,也要方便使用洗手间,也要使用现代取暖设备,所以既要使生活品质得到提升,又要保护街区原有的文化机理,让他们在胡同中能够优雅地生活,这是设计要解决问题的一个重要出发点。

北京还有很多类似的区域,值得我们去发掘,把设计的创意融合进去,让它焕发活力。也就是推动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化,这也是设计所要关注的重要领域。这次的中国城市馆后实际上也是在传达把传统文化进行现代转化的这么一个案例。我相信在未来会有更多的通过设计解决城市建筑问题的案例,也会在国际上展示中国设计对城市的思考。

北京是用设计思维建造的都城典范

腾讯文化:你刚才提到一个词语叫做城市思考,你觉得北京本身能代表中国的城市思考吗?

曾辉:北京有八百多年的建都历史,可以说是一个移民城市,在不同的朝代,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来自少数民族的那些居民,都汇聚到北京,他们把游牧民族文化、农耕文化带到了北京。当年马可波罗在游记中回忆起元大都,认为这是他所见到的的最美的城市。当时元大都的总设计师是郭守敬,他把什刹海作为中轴线的一个重要定位点,后来逐渐形成了城市的龙脉体系。所以说很多城市的规划和设计,在古代就已经形成了一种思考。当初进行区域规划的时候,按照里坊的制度划分成不同的格局,就形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四合院的规制。这种规划其实就是一种系统的思考。可以说北京是中国古代城市的典范,老北京城是一个具有高度的创意智慧,用设计思维的方式建成的一个都城。

街区应该有和而不同之美

腾讯文化:费孝通先生曾提出中国文化是一种“差序格局”,所谓的家国天下,正是一个个家组成了整个天下。这次关于大栅栏的展览,展出了很多细致入微的关注小人物生存环境的改造。那么这次的城市馆是不是也融入了家国天下的哲学意味呢?

曾辉:你说的这个做了一个很好的提升。国和家,一个是最大的单位,一个是最小的单位,它们是相通的,所以中国人也有一句话: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在这个胡同街区里,虽然物质条件不是特别发达,但是大家能够把自己的小空间,小环境装扮的非常有趣味。他们喜欢在门前种上一棵葡萄树,一丛牵牛花,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有生命的气息在里面活跃着。

不同的胡同之间虽有差异,但是总的来说都有一种气质。同样借用费孝通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的老城市、老街区,有一种“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美感,或者说和而不同的美感,它们保留了各自的个性。也正是如此,才共同组成了一个城市、一个街区的生态。这就如我们听音乐,正是因为有高音有低音,有不同的音符,有不同的旋律,才构成了组成了一个优美的乐曲,我们的城市也是一个优美的乐曲。所以我们既要把这种优美的乐曲保护传承起来,又要给它现代的转化,这也是我反复在强调的一个话题。我们对于传统的认知是要真正让传统能够为我们现代的生活,甚至为我们未来的生活要能够让它活下去,不是让传统仅仅停留在博物馆里面,成为大家瞻仰的对象,我们要让它真正变成一种活的传统,是活在我们的生活里面,而不仅仅活在我们的心中。

城市中要有让人能够“慢”下来的空间

腾讯文化:你个人对过去的那些整个城镇的建设和它的艺术美感怀有崇敬之心,希望它能够保留至今,那你如何看待现代城市水泥森林的格局,是不是持有一种比较负面的评价?

曾辉:我并不是一味去排斥那些高楼大厦,这些现代化的城市街区规划地非常好,给人们的生活提供了方便,也丰富了人们的文化生活空间。但是,我们的城市发展不能用一种模式来替代所有的,包括用现代的这种建设来破坏掉我们老的街区。一个城市中传统部分与现代部分有机地形成互补,才能真正展示出它的魅力。欧洲的很多城市做的都很好,像巴黎、伦敦、威尼斯等。在威尼斯,你去触摸任何一块石头,它身上都承载着几百年的历史,其中的人文气息不是复原一个假的道具就能替代的。

我们现在的城市发展,不能够用一种建设性破坏的方式来毁坏,让老的街区逐渐消失掉,而是要更好的用创意设计让它具有活力,有生存的空间和价值。但是我们也有新的城区,商业街区这样一些能够符合更现代化城市的发展需要。也需要有文化区域,需要有体育等不同功能需要的一些空间,这样才能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加丰富,能够满足各方面生活的需求,基于此的城市才是一个真正的好的城市。

北京国际设计周曾辉:威尼斯中国城市馆设计超乎想象

贾勇摄影:胡同生活

腾讯文化:你批评了入侵式的改造,让我想起王硕的一句话,他说保护并不是放那不动,而是在保护城市纹理的基础上增加一些好玩的设计放进去,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一些改造而已,我觉得跟你刚才说的特别谙和。

曾辉:我同意他的这个观点。当然,我们讲的创意设计不是推倒重来的一种创意,而是在它原有的生活轨迹和生活场景下的一种创意。我们更多的是在向传统致敬这样一个态度下,来做出当代的文化创新贡献。任何时代都有它的文化贡献,就拿历史上的大栅栏来说,每个朝代,甚至每一个百年,都会体现出这样一个街区空间的演变痕迹。并不是说明代建造的房子到清代就拆了,清代也有变化,可能在原来的基础上建设一些新的东西,但它都是在过去的那样一个城市的建筑体量和那个工艺的方式上来建,它用的材料,用的工艺方式,包括它的规制,都有相应的标准,或者说有统一的这样一个气质,所以建起来的东西不会很突兀,不会说这边一个木头房子,那边建一个石头房子,然后再建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所以在大栅栏这边,四合院都是灰砖灰墙灰瓦这样一个场景。

现在近几十年来,胡同里面人居超出了胡同或者四合院的承载量,所以就形成大杂院,本来住一个五口之家的,一下住进去五十口人家,所以在里面加了很多临时搭建的小厨房,对四合院的格局和环境造成了一定的破坏和影响。但是我想,未来我们胡同要逐渐让人在这个胡同里面,不是得到现代化的生活,而是在里面能够享受一种田园般的很安详的生活。我们对传统的尊重,正是希望由此实现我们所追求的慢生活。这种慢不是行为上的,而是精神上的。我们希望一个城市中要有让人能够慢下来的街区,让人来到这个城市可以漫步其间,感受城市的魅力。

企业应该脱离山寨思维,保护设计版权

腾讯文化:北京国际设计周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曾辉:北京国际设计周要增加更多能够为生活所用,为人们提供方便的设计,也希望设计与民生结合起来。我之前做过一个“十二间房”的设计项目,就是希望通过设计控制成本,让居民花较少的钱就能拥有一个更好的生活空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希望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来增加设计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包括设计版权的认证,设计众筹的金融运作,与电商合作的消费渠道等。我们希望好的设计能够变成好的商品,来实现它的主体价值,也希望这样的一种转变能够在国民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发挥作用。

北京国际设计周不仅是一年一度的大型设计活动的展示,更是国际资源的集中展示,按照不同时期不同空间围绕“好设计变成好生活,好生意”的主题,聚集国内外创意设计的资源。比如我们和荷兰合作的“让孩子深呼吸”的公益项目,设计师设计了雾霾吸尘器,能够将一定区域内的雾霾通过静电吸附起来。这虽然不能彻底解决雾霾的问题,但可以警示我们保护环境。这种项目就是未来北京国际设计周要推的项目之一。我们希望来自各个领域的项目都能在这个平台上得到展示推广的机会,也希望能够促进设计版权的交易,希望我们的企业能够脱离山寨思维,购买设计版权,实现产业体系的良性循环。这样我们才能实现“大设计”,也就是创意设计与相关产业的融合,让设计的思维进入不同的城市公共服务,进入不同产业的发展,让它成为一个重要的推动力。

本文系腾讯文化“腾讯书院”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xuguangl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