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中的性侵 现实里的冷漠

[摘要]乔其莎扑上去把馒头抓住,往嘴里塞着时,她的腰都没顾得直起来。张麻子转到她的屁股后边,掀起她的裙子……

【编者按】 近日福州公交性侵事件引起社会广泛热议,一名女乘客被罪犯当众性侵,车上群众冷漠以对,不禁令人震撼,更为可怕的是,类似的漠视在近年已非偶然现象。“阅独”栏目整理了几部文学著作中的性侵事件,邀您一同反思。

1 莫言《丰乳肥臀》

文学中的性侵  现实里的冷漠

【节选】

张麻子在饥饿的一九六0年里,以食物为钓饵,几乎把全场的女右派诱奸了一遍,乔其莎是他最后进攻的堡垒。右派中最年轻最漂亮最不驯服的女人竟如其他女人一样容易上手。在如血的夕阳辉映下,上官金童目睹了他的七姐被奸污的情景。

涝雨成灾的年头是垂柳树的好年代,黑色的树干上生满了红色的气根,好像某种海洋生物的触须,斩断了便会流出鲜血。巨大的树冠好像暴怒的疯狂的女人,披散着满头乱发。柔软的、富有弹性的柳枝条上缀满鹅黄色、但现在是粉红色的、水分充足的叶片。上官金童感到,柳树的嫩枝和嫩叶一定有着鲜美的味道,当前边的事情进行时,他的嘴巴里便塞满了柳枝柳叶。张麻子终于把馒头扔在地上。乔其莎扑上去把馒头抓住,往嘴里塞着时,她的腰都没顾得直起来。张麻子转到她的屁股后边,掀起她的裙子……(此处文化君省略五百字)

上官金童拼命咀嚼着柳叶子和柳枝,感到这是被遗憾地遗忘了的美食。他感到它们是甜的,但后来他尝到柳叶和柳枝是苦涩的、无法下咽的,人们不吃它们是有道理。他拼命咀嚼着甘甜的柳枝和柳叶,眼睛里满含着泪水。他朦胧着泪眼看到前边的事情已经结束,张麻子已经溜走,乔其莎呆呆地四处张望着,后来,脑袋碰撞着悬垂在夕阳里的柳枝,她也走了。

【评注】

七姐是母亲上官鲁氏被4名逃兵强暴所生,4岁时卖给流亡至哈尔滨的俄罗斯托夫伯爵夫人做养女,改名乔其莎,反右运动时期又被打成右派。她年轻漂亮,任性不羁,然而在饥荒年代却为了吃到馒头以求生,被龌龊的张麻子糟蹋侵害。金童,作为其亲弟弟,目睹全过程却无动于衷。莫言笔下的人物总是将生存视为天道,其余一切可忽略不计,这种苦难描写实在令人触目惊心。

2 林语堂《京华烟云》

文学中的性侵  现实里的冷漠

【节选】

情形越来越可怕。疲惫不堪的小股的日本兵,开始在邻近的路上回来。有的直接穿过村庄,女人开始害怕。普天下的战争都是一样,但是日本男人对女人的态度,或者说日本人的性生活这个题目,尚待专家研究……

阿瑄问:“我们家的人在哪儿?”

大家说:“谁知道?各人只愿自己逃命。”

……

后面屋里有呻吟之声,把他从神志恍惚中惊醒。他冲入后屋,看见母亲曼娘的身体用绳子吊在窗子附近,衣裳脱了一部分。他吓得闭上眼。

又一个呻吟声,使他毛骨悚然。

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说:“把她的身子解下来,好好儿盖上。”

他睁开眼睛,往床的方向一看。从那个黑暗而遮着布的角落里发出说话的声音,似乎一个人在移动。

阿瑄走近床铺。发现她太太的老伯母软弱无力的正想抓一块席子。

阿瑄问:“您受伤了没有?”

那声音又说,软弱无力:“把她放下来。”他又看曼娘那可怕的姿势。她那一生从来没有男人的眼睛看见过的身子,现在挂在那儿,一半赤身露体。

【评注】

曼娘是林语堂在 《京华烟云》 中塑造的独具特色的古典女性。她知书达理,淡然雅致,是封建礼教下的窈窕淑女,又是传统社会中的贤妻良母。然而,当日本的铁蹄踏入中国,传统的壁垒怎能幸存?当一个国家都即将被付之一炬,谁又会来保护一个弱女子的生命?林语堂以如此惨烈的方式将美好撕碎在读者面前,令人扼腕不已。

3 阎连科《受活》

文学中的性侵  现实里的冷漠

【节选】

司机不再说话了,把舌头微微伸出口,用上下嘴唇压着舌尖把它重又挤回去;挤回去,重又伸出来;伸出来,重又挤回去,反复几次他的嘴唇就湿了,有了血色了,又把嘴唇绷成一条线儿想一会,轻轻淡淡问:

“报幕的槐花和那三个儒妮子都是你的亲的外甥女?”

茅枝婆看了看立在人群前的桐花、槐花、榆花和四蛾子,不知人家问这干啥儿,就朝人家点了头。

“多大了?”

“过了十七啦。”

……

就在这时候,有人想起了槐花和儒妮子,说快找找桐花、槐花吧,找榆花、蛾子吧。便都从石磕台上朝着磕台下边跑。立马就在磕台下的那些古色古香的卖售杂货的空屋子里找着了桐花、槐花、榆花和四蛾子。那屋子里丢满了圆全人离开时扔下的空碗、筷子、衣物啥儿的。有一股污脏的剩菜、剩饭的酸臭气味扑面而来哩。她们在那一排屋子里,衣裳都被脱光了。脱光了,身上一丝不挂着,被分开在四个屋里捆绑着。桐花和槐花是被捆在两间屋里的两张床上的,榆花和四蛾子被捆在另两间屋里的两张椅子上,桐花、榆花和四蛾儿,三个儒妮子,她们不仅是被人家破了身子了,还因为人儿小,下身被圆全男人的物件给撑得撕裂了,各人的腿间、腿下都有一大摊儿腥气扑鼻的血,像流在那儿殷红黏稠的水。

【评注】

温饱是道德的前提,当处于绝境,道德或许很难有用武之地。受活人被困于列宁纪念堂,无水无食,饥渴难耐,所有人的生命都悬于一线。当司机提出这么龌蹉的要求时,受活人即使心有不甘,终也无能无力,只能眼睁睁地献出这四个姑娘。

4 托马斯·哈代《德伯家的苔丝》

文学中的性侵  现实里的冷漠

【节选】

德贝维尔勒住了马,把脚从马镫里抽出来,坐在马鞍上侧过身去,用胳膊搂着她的腰,把她扶住。

苔丝立即醒了,防范起来,她出于一种突然出现的报复冲动,没有细想就轻轻地把他一推。他坐得并不稳,这一推几乎使他失去了平衡,差一点儿没有滚到路上去,幸好他骑的那匹马虽然是一匹健壮的马,却是最老实的一匹。

“他妈的真是不知好歹!”他说,“我又没有恶意——只不过怕你摔下去了。”

……

没有人回答他。黑夜深沉,他隐约看见的只是脚边一片暗淡的白影,表明那是穿着他的衣服躺在枯树叶上的苔丝的形体。周围的其它一切都像夜一样的黑暗。德贝维尔弯腰俯身下去;他听见了均匀的轻轻的呼吸声。他跪了下去,把身子俯得更低了,他的脸已经感觉到她的呼吸的温暖了,不一会儿,他的脸就同她的脸接触到一起了。她睡得很熟,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评注】

德贝维尔是当地的阔少,凭借父亲的权势在乡野称霸一方,为非作歹。他第一次见到苔丝,荒淫好色的嘴脸就暴露无遗。然而,苔丝年幼无知,而周围环境又是那样黑暗,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助,没有一个人愿意保护。最终,德贝维尔趁人之危,设下圈套,蹂躏玷污了苔丝,毁坏了苔丝一生的幸福。

5 艾丽斯·西伯德《可爱的骨头》

文学中的性侵  现实里的冷漠

【节选】

我依然记得地洞的模样,往事历历,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事实上,在天堂的我们,每天都活在过去的记忆中。地洞和一个小房间差不多大,大概和我们家放雨靴、球鞋的储藏室一般大小,妈妈在里面摆了洗衣机和干衣机,储藏室不够大,干衣机只好放在洗衣机上面。我在地洞里勉强可以站直,哈维先生则必须弯腰驼背,他挖地洞时顺便沿墙挖造了一个凳子,他一进来马上坐到那上面。

……

“你走不了的,苏茜,你是我的人了。”

那个时代的人不太在乎体能状况,几乎没有人知道什么叫有氧舞蹈,大家觉得女孩子应该娇柔一些,在学校里,只有那些疑似“假小子”的女孩才爬得上吊绳。

我奋力挣扎,拼命抵抗,不让哈维先生伤害我。我虽然使尽全力,却依然不够强壮,我的力气根本比不上他。我很快就被推倒在地,在阴暗的地洞中,他压在我身上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眼镜在挣扎中被挤掉了。

那时的我还相当清醒,我仰躺在地面上,身上压着一个全身大汗的男人,我被困在地洞里,没有人知道我在哪里,我想世间最难过的遭遇莫过于此。

【评注】

“1973年12月6日,我被谋害时不过14岁”,小说《可爱的骨头》描述了一个十四岁的女孩苏茜死后的思维。在天堂的苏茜重新回忆了当时被谋害的场景,邻居哈维先生把她诱骗到地洞,因无人知晓其踪迹,可怜的苏茜就这样被残忍地强暴分尸。近几年,儿童性侵事件被媒体屡屡曝光,家长、教师、儿童都缺乏基本的保护意识,《可爱的骨头》或许可以为大家敲响警钟。

6 福克纳《喧哗与骚动》

文学中的性侵  现实里的冷漠

【节选】

我听见她们在说话。我走出屋门,就听不见了,我一直走到大铁门,姑娘们背着书包打这儿走过去。她们看了看我,把头扭开去,走得更快了。我想说话,可是她们只管往前走,我就沿着栅栏跟着她们,想说话,可是她们走得更快了。接着她们跑起来了,我走到栅栏拐弯处,没法往前走了。我拽住栅栏,眼看她们走远,我想说话。 “你呀,班吉。”T.P.说。“你溜了出来想干什么。你不知道迪尔西会抽你一顿的吗。

……我手碰上大铁门,它是开着的,我就在暮色里拽住了门。

我没有喊,我使劲不让自己哭,看着小姑娘们在暮色里走过来。我没有喊。

“他在那儿呢。”

她们停住了脚步。

“他走不出来。反正他是不会伤害人的。走过去吧。”

“我不敢走过去。我不敢。我想到马路对面去。”

“他出不来的。”

我没有喊。

“别象一只胆小的猫儿似的。走过去呀。”

她们在暮色里朝前走。我没有喊人我拽紧了门。她们走得很慢。

“我害怕。”

“他不会伤害你的。我每天都打这儿走。他光是顺着栅栏跟着走。”

她们走过来了。我拉开铁门,她们停了步,把身子转过来。我想说话,我一把抓住了她,想说话,可是她尖声大叫起来,我一个劲儿地想说话想说话……

【评注】

班吉是康普生夫妇的小儿子,纯洁善良,却是个白痴。他33岁却只有3岁孩子的智力水平,因为试图强奸邻居女孩,最终被强迫做了阉割手术。在文学作品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施暴场景,也不难见到被害者的心理,但对施暴者的内心追溯却很难看到。福克纳用班吉作为第一叙事者,以其狂杂混乱的意识流为我们呈现了一个独特的施暴者心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arrony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