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保尔麦家:不会只为通俗文学写作

[摘要]奈保尔在与麦家的对谈时说:如果只是为了通俗文学,我是不会写作的,但通俗文学就在那里,就像钟摆一样。尽管会变化,严肃文学也就在那里。

奈保尔麦家:不会只为通俗文学写作

奈保尔与麦家对谈现场

8月14日下午2时,两位性格迥异的作家在杭州图书馆报告厅对谈,一位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人称毒舌男的奈保尔,一位则以作品新近走红欧美,自承“不合群”的麦家。

奈保尔选择杭州作为此次中国行的目的地之一,也与今年3月麦家的成名作《解密》在英美同步上市有关,这部作品是英国出版巨头企鹅蓝登书屋“企鹅经典文库”中的首部中国当代小说,所以在英国生活了大半个世纪的奈保尔自然知道这部作品的份量。于是便有了这次火星撞地球般的相遇对谈。

以下为部分对谈实录:

奈保尔:我不想强迫读者读某一本书

主持人:夫人,您是奈保尔的研究者和第一个读者,很多评论家,喜欢用“无根性”来评论奈保尔的魅力。您怎么看待无根与扎根的区别?

奈保尔夫人:当您在讨论无根性的时候,您是在指他出生在印度,又到了英国,这种身份的漂泊吗?

主持人: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慕克说,纳博科夫和奈保尔因为在各大洲迁徙,获得了许多营养,这种营养,就是来自无根性。

奈保尔夫人:纳博科夫先是在俄罗斯,又到法国又到美国。但我们不是,我们出生在殖民地,一直处在英语文化中,所以我们不是无根性。

主持人:很多人说奈保尔是最伟大的作家,可是您著作那么多,您最推荐中国读者读您的哪一本著作?

奈保尔:我不喜欢这个问题,我不想强迫读者读这本书,或者那本书,他只要读书就行了。

奈保尔麦家:不会只为通俗文学写作

奈保尔:如果只是为了通俗文学,我是不会写作的

记者:两个问题。先问奈保尔。在中国,看书的越来越少,我不知道在其他国家怎么样?我想知道你的作品是哪一类的,对于您的大量读者的流失,你是怎么看的?

问麦家老师的问题是,为什么标题是“文学与生活”,这个标题似乎太大了,您会找什么样的切口来说?

奈保尔:如果只是为了通俗文学,我是不会写作,但通俗文学就在那里,就像钟摆一样。尽管会变化,严肃文学也就在那里。

麦家:这个问题并不大,文学与生活的关系就是母子关系,没有生活,谈何文学?就像人们总是说的,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对于生活我有独到的理解,对于文学的创作的源泉并不是来源自我和谁吃饭喝茶吵架。但更多是内心的生活,一个内心善良的人和邪恶的人,他们眼里的生活有天壤之别。真的、美的生活才是生活。

奈保尔麦家:不会只为通俗文学写作

麦家:认识一名作家 应该看他的作品

读者:我曾在报道上看过奈保尔说没有女性作家可以和男性作家相比……

奈保尔夫人:我知道你要问什么问题了。奈保尔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这是谣言,他从没说过女性作家不能和男性作家相比,他是说过他阅读的时候,他可以轻易分别男性女性作家作家的写作口吻。男女性作家的写作方式不同。但他从来没有说过。他的确说过不喜欢简·奥斯汀,但很多作家都不喜欢,他们不敢说出来而已。

麦家:所以要认识一个作家,不要去看他的报道,而是看他的作品。报道有真有假。

奈保尔麦家:不会只为通俗文学写作

读者:对中国之行有什么期待,您说没有什么期待,那么你看到了想要看到的东西了吗?对您来说,中国文学能让世界看到什么?

奈保尔:就像我以前写作一样,我会仔细的观察。但是中国之行,我已经是一个老人,我觉得你们不能让我从简单印象中得到评判。我只是过来看一看。

我是刚刚来到中国,我还在刚刚开始学习的过程,这还不能形成可以写作的经验和印象,这个就是我的回答。

麦家:与中国迅速崛起的经济相比,中国文化的影响特别小。这两年才有一些变化。比如莫言得到诺奖,大量作家的书被翻译成外语。但这远远不能和中国经济对世界的冲击相比。文化、文学的影响远远滞后于中国经济的影响。

跟我经历相当的人都知道。文革等三十年,我们闭关锁国,中国文化和世界出现了严重的断层。这段时间的汉学家也需要成长。我们需要等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arrony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