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独】你的朋友圈里有谁是可信的?

【阅独】你的朋友圈里有谁是可信的?

【编者按】同样功能的匿名社交软件,在国外与国内的创始人和用户眼中这款产品也具备不同的意义,如果我们每天沉浸在他人最隐秘而不堪的故事,作为“回报”,我们也不吝展示最坏的自己,那么体面和尊严都去哪了?

这段时间总是听人聊起一个很可能成功、很可能流行的社交软件——“秘密”。它模仿国外一个叫做Secret的应用,联接你手机通讯录里的好友,以及“好友的好友”,组成一个社区。所有人都是匿名的,可以把不愿意用真实身份表达的想法告诉自己的熟人,而他们会转发、留言,告诉你真实的想法——当然也是匿名的。Secret创始人把其产品描述为“可以分享最真实的想法和困扰,并且得到不具名者帮助和安慰的社区”。“秘密”则描述为“朋友圈的匿名爆料”,发泄“内心的不满和愤怒,而不必担心影响同事或者朋友关系”。

我第一次见到这款软件,是有人邀请我在“秘密”上回答:“你觉得×××怎么样?”我和其他评论者一样匿名,所以我可以毫无负担地发表不负责任的意见。往人性善良的方面推测,抛出问题的就是×××本人,这是一个“大劈棺”故事:庄周为了测试妻子是否能守节,便装死。结果发现妻子为了讨好某个少年秀士,甚至想取刚去世的庄周的脑髓——有的时候,我们必须完全隐形才能知道他人对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匿名的熟人社交显然比装死的成本低很多。

往更恶毒的层面推测,这是一个很好的用流言中伤他人的机会:只需要一则似是而非的流言,一句欲说还休的暗示,半真半假的爆料,或是对他人历史的揭露。“秘密”不仅仅生产这些流言,而且让它们快速被传播和消费。可怕之处在于:当一个人看到关于自己的不实消息被传播,他并没有自我捍卫的能力。在一个没有退出机制的假面游戏里,你该如何证明身份?在你自以为熟悉的朋友圈子里,谁又是真正可以信任的?人希望看到——且容易相信其他人的阴暗面,而当他人是熟人时,这种兴奋感加倍。每个人都知道这是劣根性,可环顾四周,发现原来每个人都趴在墙角偷听时,罪恶感便减轻了许多。

“秘密”被看好,就是因为它利用了人性的恶劣。我常去写作的咖啡厅,也是很多互联网创业者谈事的地方。偷听他们聊到开发一个新应用,往往这样开头:“哪些需求还没有满足?哪些欲望没被开发?人性还有哪些阴暗面没有被挖掘?好的,我们不如从这里开始……”人在他们摊开的笔记本电脑里,是充满了窥私欲的、期待被赞扬的、自私自大的暴露狂。我脑海中总有一幅类似“邪恶博士”的画面,拿着手术刀的人正准备打开人脑中的“潘多拉的盒子”。

另一句我常常听到的言论,是“得屌丝者得天下”,说只要抓住了屌丝的两种心态就能大获全胜:贪婪和懒惰。贪婪是应该的,好色说明是真汉子,虚荣是第一生产力,懒惰提供了商机,贪小便宜的心理才让市场充满商机和活力——只有这样,才能“抓住屌丝,让屌丝用户培养对你的忠诚度”。我想用最温和的话去批评这种言论给人造成的不适:弃置了任何层面的羞耻感,默认甚至鼓励人性缺陷,这种行为非常不体面。

什么叫体面?我能想到意思最接近的英文词是dignity。体面不是虚荣,而是尊严。退一步是规矩,进一步是高贵——这个上限与下限,勾勒出人应该有的样子,人努力了多年,为自己争取来的样子。而“体面”并不是“得屌丝者”们喜欢的词,他们会说,如此“高贵冷艳”的你不是目标客户,装逼如你,应该离开这个世界。在越来越多的时刻,我觉得无论肉身或者内心,我们都毫无藏身之处,暴露在外,任由他人参观和点评。我们每天被迫知道他人最隐秘而不堪的故事,作为回报,我们也不吝展示最坏的自己。体面和尊严,成了异己的概念。

一个十月革命时期的故事:餐厅里,一个人在吃晚餐,他的举止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显示出他属于战前的知识界。几个流氓走到他身边,嘲笑他,朝他的汤里吐痰。这个人根本没有反抗,场面持续了很久。突然,他从兜里掏出一把左轮手枪。在好莱坞的电影里,他应该扫射这些流氓,不,他把枪管插进嘴里,开枪打死了自己。他在一个温文尔雅的环境中被抚养长大,而当革命把社会翻搅,所有残忍庸俗的层面翻涌上来,构成了人们的生活常态,他发现势单力薄的自己无处可躲。

作者简介

【阅独】你的朋友圈里有谁是可信的?

蒋方舟,中国当代青年作家。1997年起至今从事文学创作,曾为中国著名的少儿作家,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现已出版作品十部,包括《打开天窗》、《正在发育》、《邪童正史》、《第一女生》、《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等。现任《新周刊》杂志副主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paqiy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