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著名将领刘志丹之女过世 文革期间过着逃亡生活

[摘要]11月3日,红军著名将领刘志丹的女儿刘力贞远去,享年85岁。

红军著名将领刘志丹之女过世 文革期间过着逃亡生活

3个多月后,南都记者再次走进刘力贞家时,墙壁上立着的刘志丹像已经不见,代之以她自己的肖像。 南都记者 高龙 摄

昏迷3天后,她再没有醒来。

当3个多月后,南都记者再次走进西安大明宫地铁站附近她家时,墙壁上立着的刘志丹像已经不见,代之以她自己的肖像。

房间成为灵堂。她露着笑意的照片从此凝固在那里。

11月3日,红军著名将领刘志丹的女儿刘力贞远去,享年85岁。

口述家史:这是她最后一次在媒体上讲述父亲之死

“我老了,最近老回忆起父亲东征上前线的情景。”7月初的一天下午,南都记者见到了刘力贞,她这样讲述起自己的家族史。

这是她最后一次在媒体上讲述父亲的死亡。随后的口述内容发表在7月9日的《南方都市报》,这是南都“峥嵘黄埔九十年”系列报道的其中一篇。

父亲之死成为她一生无法走出的阴影。“1936年,刘志丹带往山西东征的28军,1200人中多数为黄河边的赤卫军,没有拿过枪。”在11月5日的吊唁现场,宗廷彰说。宗廷彰的外爷为刘志丹的族弟刘景明。

“28军的武器差,过黄河了还给中央拍电报,说要300支枪。”刘力贞生前说。

前南京军区空军副政委李赤然曾对她说,“如果有老同志在跟前,就不能让他上最前线去。”

“贞娃子,快亲亲爸爸呀。”父亲的声音在她耳畔回响一生。当时,刘志丹刚从一场残酷的肃反中侥幸生还。当饱受折磨的父亲接近她时,她感到陌生,过了好长时间才敢走近他。

数十年后,她仍记得肃反的恐怖气息:头上戴着布罩的囚犯,关人的窑洞,以及活埋的大坑。

延安“明星”:“小姑娘很讨人喜欢,她在当时的红军部队里无人不晓”

父亲去世后,刘力贞成为延安地区的“大众明星”。

“她得到那里人人的疼爱,像个小元帅一样,对她的‘土匪’父亲极感自豪。”在埃德加·斯诺的笔下,童年的她是一个6岁的美丽的小女孩,穿着军服,束着军官的皮带,帽檐上有颗红星。

童年的她还见到了斯诺的夫人海伦·斯诺。“小姑娘很讨人喜欢,她在当时的红军部队里无人不晓。”海伦·斯诺描述。上世纪80年代,她在美国见到了海伦·斯诺,并走了那里的10个地方。

在志丹县时,她家和毛泽东住得很近。毛泽东住在山下石窑,她家住山上小窑洞。

毛泽东家和她家走动很多。

母亲同桂荣被毛泽东唤作“刘嫂子”。她和毛泽东的夫人贺子珍是知心朋友。她给贺子珍缝衣服,贺子珍有时也帮她照看刘力贞。

1936年7月,志丹县。有天早上,毛泽东的警卫员找到同桂荣,说贺子珍快要生了。同桂荣跑去帮贺子珍接生。生下的小女孩开始叫毛姣姣,后来改名为李敏。她日后见了同桂荣,叫她“刘妈妈”。刘力贞去世后,李敏和周恩来的侄儿周秉和合送了花圈。

刘力贞的丈夫张光(原名王鹏飞)介绍,1944年,刘力贞和项苏云(项英的女儿)作为学生代表,还受到毛泽东宴请。

小时候,她胆小害羞。有次在枣园碰到周恩来,周恩来问一句,她低着头说一句。周恩来说,“贞娃,你怎么不向我问话呢?女娃家,害羞,要有男子气呀!”

美满爱情:后来回想这段浪漫时光时,85岁的夫妇俩都笑了

刘力贞拥有美满的爱情。她和丈夫张光在“文革”中共患难,感情极深。

数十年后,刘力贞对西安作家刘荣庆讲述了他们的爱情。早在马栏关中第二师范读书时,张光就从同学那里听说过刘力贞。1947年,他们邂逅,均为18岁。张光为《边区群众报》记者。刘力贞为延安大学校部秘书。

有次刘力贞在食堂吃饭,接到一封信,内容很短,第一句话是“我的意中人”。在周围好奇的目光中,刘力贞将那封信摊开让大家看。她本想追随张光去当记者,但学校不放人。

后来回想这段浪漫时光时,85岁的夫妇俩都笑了。

那是外表矜持的热恋。在当时的社会,两人走路都要高低错开一点。

王鹏战为张光的妹妹。生前最后几个月,刘力贞和王鹏战聊了她人生经历。有次,王鹏战和刘力贞开玩笑说,“我哥高攀了,你是将门之女!”刘力贞说,“你哥人好,文采好,字好。”

职业:“她决心要做医生,认为医生很神圣”

85载春秋,刘力贞目睹了众多的亲人早殇。

当年因父亲的游击战,敌人报复,她多名家人被杀害。

一个俘虏的国民党军医开错药给她和弟弟吃。她躲过一劫,半岁的弟弟却死去。“弟弟被人害死了,她决心要做医生,认为医生很神圣。”西安作家刘荣庆告诉南都记者。

“我妈生了3个孩子,最大的男孩,比我早7年病死了,那时医疗条件不好。”7月上旬,刘力贞生前说。

1949年,刘力贞从延安调到哈尔滨医科大学学习。两年后毕业,又转到沈阳医科大学,开始了新的为期5年的正式大学学习。

在东北读书时学习紧张,她积劳成疾,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她的亲戚宗廷彰介绍,她本来有机会留学苏联,后因病未遂。她本来学西医,后来转为学中医。

家训:“刘志丹留下的唯一遗产是他的精神”

刘志丹离世时,皮包里只有6支香烟、半截铅笔。“刘志丹留下的唯一遗产是他的精神。”刘力贞后来告诉美国作家索尔兹伯里。

节俭的家风深深影响了刘力贞。她喜欢简朴的生活,也这样教育子女。她不喜欢子女戴首饰、项链、戒指等。

刘力贞的女儿王珊珊1961年出生,在陕西日报社资料信息库工作。她在吊唁现场告诉南都记者,“在周五昏迷之前,母亲有病,但是并不疼痛。她对子女的嘱咐是,‘你们工作弄好,不要一天吊儿郎当。’母亲没有留下遗嘱。”

1969年,刘力贞夫妇下放。王珊珊随父母到三原县城,直到1971年返回西安。

在三原县,刘力贞在三原县医院工作,早出晚归。张光在城关大队干农活。王珊珊没有上大学,后来取得中央党校函授文凭。

刘力贞曾担任三届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光的妹妹王鹏战介绍,“刘力贞从政期间,亲属一律靠边站,走后门办事行不通。”

刘力贞的亲戚宗廷彰回忆,刘力贞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时,他在吴旗县医院任副院长。因医院搞基础设施建设,他多次到西安的陕北建委申请资金。刘力贞为这个当时贫困的县城医院建设出力颇多,曾打电话给卫生厅协调。她同时叮嘱宗廷彰说,“回扣的事绝对不能弄。”

女儿王珊珊和儿子王茁茁的工作都是自己找,刘力贞不过问。

“求实存真”,刘力贞给作家刘荣庆的纪实作品这样题词。这是她少有的题词。

刘力贞一直不要保姆。晚年,女儿王珊珊每个周末回家,给他们做好包子、饺子,然后让他们平时热着吃。

冲击:“文革”中,她与丈夫一度过着逃亡生活

“文革”中,因小说《刘志丹》案,刘力贞家族株连甚广。她被打成“彭高习黑线”,与丈夫张光一度过着逃亡生活。

1967年10月,在西安革命公园外挂着大标语:刘志丹是叛徒。

“‘文革’中,我们虽然受冲击,但心情很平静,很坦然,因为什么坏事也没干。”刘力贞生前告诉南都记者。

在吊唁现场,记者碰到了刘志丹之弟刘景范的大女儿刘米拉。1948年出生的刘米拉在北京长大。

当年因小说《刘志丹》案,刘景范被抓到秦城监狱,妻子、小说《刘志丹》的作者李建彤被下放到江西干校。无家可归的刘米拉被同桂荣安排到三原县,和刘力贞住在一块。她在三原县一所小学教书。刘米拉至今记得他们住的那个小院子。在那里,他们生活比较安定,没有受到运动冲击。刘米拉描述姐姐刘力贞,“幽默,可爱,高兴了话多。”

刘力贞的亲戚宗廷彰后来和刘景范聊过“文革”往事。在秦城监狱,饱受折磨后,刘景范在监狱里患上了幻视、幻听等。有次,他幻听到小女儿刘索拉的声音,说“爸爸我肚子疼”。刘景范将家里送来的钱塞出门缝,结果被看守痛打一顿。

不过,对这部著名的小说,刘力贞评价不高,“演绎得太过了。”

晚年,历经风霜后,刘力贞过着普通的市民生活,画画,写字,在院子里锻炼。

在最后的日子里,刘力贞保持了通达乐观。多次接触他们的作家刘荣庆说,刘力贞患癌症已有半年,但他接触他们夫妇,他们总是乐呵呵的。

在一篇署名为张国柱的悼念文章中,身世坎坷的刘力贞被比喻为“历史的眼泪”,“好了,她去了,一滴眼泪终于回归大地的怀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paqiy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