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怀宏:从“尊尊亲亲贤贤”到“自由平等博爱”

[摘要]以“亲亲”为序的博爱,这样的博爱才能落到实处,也比较符合人性而且可行。过去讲爱远方的人而不爱身边的人,爱未来的人而不爱现在的人,由此造成一些灾难。

2014年11月8日上午,大梅沙论坛之分论坛九在深圳举行。会议邀请《炎黄春秋》总编辑吴思、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雷颐、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何怀宏、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弘道书院院长姚中秋(笔名秋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院长高全喜等多位专家学者共济一堂,就“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融合”进行深入探讨。会议由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许纪霖主持。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由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创立并主办,以深圳大梅沙作为永久会址。腾讯思享会现场特约报道。

本场论坛分别由上下半场组成,会议下半场的主题是“现代治理体系能否从传统中吸取智慧”。《炎黄春秋》总编辑吴思担任本环节首位发言嘉宾,他认为,传统思路必须与现代文明对接,否则将不在一个语言和逻辑框架内。他以“RIGHT”词汇的翻译史证明儒家是可以与自由主义对接的。其后,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何怀宏做了《从基本理念的变迁来看传统和现代》的主旨发言,谈“尊尊亲亲贤贤”与“自由平等博爱”的对接。以下是他的发言实录:

中国传统政治理念:尊尊亲亲贤贤

何怀宏(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我的题目是《从基本理念的变迁来看传统和现代》,理念比较基本,也许可以分为价值理念、正义理念,还有制度、政体理念。从中国的传统来说,我借用“尊尊亲亲贤贤”这样的价值理念,它在制度上的体现,比如君主制度、士民等级,是体现为等级的差别。当然从利益层来说,第一个阶段主要是“尊尊和亲亲”,比如说分封诸侯,这就体现真正的封建社会,到汉以后,“亲亲”实际上退出了,封建制变伪君宪制,但是他很强调三纲五常的形成,变成了“尊尊贤贤亲亲”,官员制通过科举走出了一条开放的道路。这基本上是中国传统基本的政治理念。

现代社会政治理念:自由平等博爱

现代世界也可以区分出几种,比如美国的独立自由平等,首先是国家独立,另外也强调个人的独立;法国的大革命口号是,自由、平等、博爱;后来还有一个变种就是苏联式的,革命、平等、共产,这是不太一样的。主流当然还是前面的,尤其法国大革命,因为“自由、平等、博爱”最大。

古代和现代一个主要的差别就是平等。平等是现代社会的标志与潮流。现代社会的制度里面有民主、法制、福利国家,但苏联俄国式是另外一种,阶级、专政、共有以及计划经济等等。这只能说是一段时间之内起作用的,主流基本上是自由、平等、博爱。

无论中西古今,生命是第一位的

现代治理还可以用传统的资源,也许可以融合古今的理念,当然主要还是今天的通则。我也是从《社会契约论》的主要代表那里发现的,就是从霍布斯、洛克、卢梭那里发现的。强调生命是第一位的,这是历史的事情,但也是逻辑的事情,生命最重要。当然古代的生命是很丰满的,你也可以说抑制了其它发展的可能性,但它是很丰满的,今天仍然是第一位的。我觉得我的保守主义就来自于生命原则,不是别的,就是不能让生灵涂炭,那么它的制度也许可以融合古今中西。我借用福山的制度理念的观点,第一是可以保障国家能力的制度;第二是法律的统治;第三是责任政府,在现代意义上就是民主。国家能力、法治、责任政府。

今天如果从中国的观点来出发,也许我们有必要考虑一种有“尊尊”之意的自由,尊重法律、遵守义务等等,有法才能有自由,有自律才能有自由,有义务才能有权利。这些举措会有差别,但首先是机会平等和优先,以“亲亲”为序的博爱,这样的博爱才能落到实处,也比较符合人性而且可行。过去讲爱远方的人而不爱身边的人,爱未来的人而不爱现在的人,由此造成一些灾难。

最后还有生命优先,生命优先是没有差别的,是完全平等的。也就是说,现代的“自由、平等、博爱”也有差别,是追求优秀和卓越冲动带来的差别,有比较好的差别和比较坏的差别,我们不要忽视差别,有时候我们要求彻底的平等,这是一种最坏的差别。

本文系腾讯文化“腾讯思享会”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zola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