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美林:这33米长的春江花月夜

[摘要]地面上,一幅飘逸洒脱的狂草,从画室的这头,延展到了另一头。一量,长达33米!

韩美林:这33米长的春江花月夜

33米长的狂草新作,韩美林“头顶音乐”恣意挥就

2014年12月7日,北京通州的韩美林画室。

地面上,一幅飘逸洒脱的狂草,从画室的这头,延展到了另一头。一量,长达33米!

狂草上书写的,是唐人张若虚的长诗《春江花月夜》。这首被喻为“孤篇横绝全唐”的诗歌名篇,共288字,以水、沙滩、原野、花林等形象,勾勒出了“清风出袖、明月入怀”的清幽意境。

目睹这幅书法黑白相辅、虚实相生的笔法墨迹,著名作家冯骥才情不自禁地在画室里走来走去,从这头走向那头,又从那头走向这头。他边看边叹:“美林你真是神啊,神到恣意酣畅、随性自由,神到下笔出神入化!”

这幅33米长的狂草书法,是韩美林的最新力作。

韩美林:这33米长的春江花月夜

那天,韩美林起了个大早,铺好宣纸,打开音响,凝神运气,恭敬下笔。

音乐在画室徐徐响起,首先是缓慢悠扬的钢琴名曲——贝多芬的《致爱丽丝》和肖邦的《小夜曲》。聆听片刻,韩美林便提笔蘸墨,毅然落笔在左上角的纸面。“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随着诗歌静谧雅致的意境,韩美林气定神闲,任由笔锋在纸面自由回转。

几首钢琴曲后,音乐变换为交响乐版的陕北民歌《山丹丹花开红艳艳》,继而又变换为充满异域风情的阿拉伯音乐、节奏感极强的非洲音乐。“顶”着这样的音乐,韩美林似乎更为热血沸腾、思绪奔涌。随着感情的澎湃,他的笔下也更加多姿多彩、生气勃发。写至兴处,韩美林还不时得意地吼出一两声“嘿哟”来。

当行文至后半段时,音乐又变换到了气势恢宏的《泰坦尼克号》电影原声。这时,写得如痴如醉的韩美林,看着右边写左边,看着上边写下边,不再关注每个字具体的书写结构与字形,而是投入到宏篇布局的大自在中。用韩美林自己的话来形容:“那会儿,整个世界只剩下了我与手中的毛笔。”

“艺术家就应该头顶音乐、脚踩文学。”这是韩美林的一句口头禅,这也是他所坚持的一种艺术实践。这幅33米长的狂草新作,音乐就是“催化剂”。

33米长的《春江花月夜》,是韩美林恣意挥就的。但韩美林却说:“我写了七十年。”韩美林五岁学颜体,六岁识篆书,岁岁年年,笔耕不辍。为了写好这幅狂草,韩美林的练习手稿垒起了半人多高。除了需将诗文记忆背诵、烂熟于心之外,为了保证不写错字、别字,做到笔笔有出处,韩美林从字典中一一查核。所谓“狂草不狂,要快得慢”、“匆匆不做草”,便是如此。

据韩美林的助手透露:“这幅33米长的狂草新作,韩老师写到最后,大汗淋漓,汗水湿透了他的后背,头发散乱开来,简直就是一种狂放恣意的自由状态。”

书至尾端,韩美林不假思索地挥写了一段题跋:

“公元二0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晨起有兴,练手挥毫习作,闭目抽书选文,亦见文写文,见诗书诗。偶得唐人张若虚之《春江花月夜》,一时不知所措,偌大偌长之巨卷,且以狂草书之,一气呵成难上难。巴黎归来不足三日,‘洋’气未脱,亦即投入古人古句。七十八叟海右人拍案一吼‘拿笔来!’。里手行家但见勿笑。美林虽翁,未脱奶气,傻二一个,至此一博,书家一笑,观家一乐,评家一骂,狂完再说,随它去了!人间烦恼?去他的吧!乌啦!美林已醉,不成规矩!”

韩美林:这33米长的春江花月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gregl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