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美林蔡志忠等大家共话:艺术设计该如何去伪存真?

[摘要]12月21日,第二届“韩美林艺术讲坛”在北京韩美林艺术馆隆重举行。

艺术生活与生活艺术,是相辅相成的。艺术设计的出发点与归宿,是为了让人类的生活更美好,让世界的未来更美好。如何深刻理解、正确把握、有效呈现艺术设计的实用、时尚、前瞻、经典的特性,使之既符合艺术规律,又体现发展潮流,其中既有成功的范例,也有迷失的误区,甚至有惨痛的教训。当下艺术设计的生态,犹如一个十字路口,对广大艺术和文化工作者,提出了如何去伪存真、正本清源的严峻课题。​​

继去年成功举办首届“韩美林艺术讲坛”之后,12月21日,第二届“韩美林艺术讲坛”在北京韩美林艺术馆隆重举行。围绕《艺术设计的十字路口》这一主题,从当代设计、工业设计、动画设计、建筑设计、环艺设计等角度,著名艺术家韩美林,台湾著名漫画家蔡志忠,三星电子设计中心总裁金铃峻,OPEN建筑事务所创始合伙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北京建筑中心负责人李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环境艺术设计系教授方晓风,在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白岩松的主持下,同台共论,激荡思想。著名作家、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对本届艺术讲坛进行了精彩点评。​​

在本届“韩美林艺术讲坛”上,韩美林发表演讲——

韩美林蔡志忠等大家共话:艺术设计该如何去伪存真?

韩美林演讲主题《艺术设计的十字路口》

有人说中国是动漫大国,我给你加上两个字,我们中国是“动漫加工大国”。我们有自己的形象吗?我们搞出来的都是迪斯尼的,日本的,韩国的,中国的形象有没有?没有。没有自己的形象,你就称不上一个有文化的国家。

​​我们中华民族有自己的尊严,我们有自己的民族艺术,不仅强调个性,强调独立性,还要强调民族性、历史性。另外,还有排它性。这一点你不明白的话,你学艺术等于白学。我们绝对不能忘记,我是有根的,我是有传统的。

​​我们为什么要讨论“十字路口”,因为我们必须要前进。一个民族不前进的话就完了,再好吃的面你天天吃也不好吃了,必须得改造,得往前走,艺术更得往前走,要创新。​​

我为国航设计的凤凰标志,从一开始时就是从传统来的,是从云南一个青铜器过来的,但是它又是现代的。凤是中国的特色,我为国航设计机舱内饰的时候,依然抓住凤这个特点,画了几千个凤,最后才选中一个。

​​所以,一是必须重视传统,二是必须重视创新。没有这两个,我们就没法前进,我们就走不出这个十字路口。没有传统,我韩美林不会这样。没有人民,我也活不了。什么是传统?不是你画一个我描下来就是。传统是什么?反传统的传统,才是真正的传统,才是典型的、转折性的、有典型意义的传统。无论是中国的八大山人,还是国外的梵高的印象派,都是反传统的,结果它成了时代的骄傲。

台湾著名漫画家蔡志忠在本届”韩美林艺术讲坛”上,发表演讲——

韩美林蔡志忠等大家共话:艺术设计该如何去伪存真?

蔡志忠演讲主题《动漫一生》

大家都知道我是漫画家,其实我也是一个很好的动画导演。29岁到36岁我拍过14部动画电影,第一部叫《七彩卡通老夫子》,打破台湾有史以来的卖座票房记录。

​​我在2009年入住杭州,开始希望做动画,当时有一个朋友是做动画的,他说我们不晓得是走日本路线还是走韩国路线。我问那是什么意思?他说,日本路线就是先有漫画,漫画火了以后才做成动画;韩国路线就是先做周边产品,火了以后才开始做动画。我说,中国动画的问题不在这两个,在于如何找到一个可以用图像讲故事的人,内容、内容、内容,才是王道,好的故事才是核心!所以,我们永远要做出对号的内容。我认为,漫画家最关键的不是会画漫画,而是要有好的内容,并且具有可以用图像描述故事的能力。我平常画漫画,99%的时间用于内容,只有1%用于画漫画。​

在本届“韩美林艺术讲坛”上,金铃峻发表演讲——​

韩美林蔡志忠等大家共话:艺术设计该如何去伪存真?

金铃峻演讲主题《三星的战略设计》

1996年,我们三星的会长李健熙说过这样一句话:“21世纪是文化的时代,是设计能力等软竞争力决定企业成败的时代。”从此,我们三星电子的设计革命开始了。

​​我们觉得,必须得让使用我们产品的人,感觉到我们产品的魅力,我们产品应该有这样的感性。​​

韩国有一个济州岛,我们的设计师就是在济州岛出生的。在济州岛,经常可以看见许多小石子,小石子在海边到处都有,这些小石子用手一摸,可以给人很美妙的感觉。设计师本身,就有摸小石子美妙感觉的这种经历。所以,他想尽可能的把这种感觉给表达出来,就设计“Galaxy 3”这款手机,从自然获取的灵感,把我们的感性融入到产品里。它所体现的,就是设计要有一种“为你而生”的理念。​

李虎在本届“韩美林艺术讲坛”上,发表演讲——

韩美林蔡志忠等大家共话:艺术设计该如何去伪存真?

李虎演讲主题《开放的城市》

1917年5月17号,在巴黎的一场芭蕾舞剧的演出,由当时非常前卫的作家和艺术家策划,邀请了非常前卫的音乐家做曲,同时更重要的是请了毕加索来做整个舞美设计。这场演出是非常戏剧化的,观众唏嘘声一片,很多人开始往舞台上扔橘子、苹果表示抗议,甚至有人在考伯尼脸上打了一拳。在这混乱的场面里,一位名叫柯布西耶的设计师,第一次突然意识到了,传统的精英的艺术,开始被大众可以接触得到,尽管场面混乱,但意义非凡。于是他开办了以至于改变后来整个建筑界的新杂志《新精神》。并且,他用自己的作品,把对人性的关怀,对人性的思考带回到整个建筑创作和建筑的建造过程中去。​

在本届“韩美林艺术讲坛”上,方晓风发表演讲——

韩美林蔡志忠等大家共话:艺术设计该如何去伪存真?

方晓风演讲主题​《主动设计——设计师的社会角色》

上个世纪60年代,法国的思想家德波写了《景观社会》,强调指出,在景观社会里,总是少数人在表演,沉默的大多数在观看。景观成为一种资本主义高级阶段的柔性统治的一种手段,因为大家在景观里得到娱乐,而忘记了我们可能更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如果设计只是一种形式游戏的话,如果设计只是资本的附庸,如果设计师永远只是作为一个工具的话,那我们讲设计,的确是有点没事儿找事儿的感觉。​​

但是当乔布斯去世的时候,《纽约时报》的评论给他的头衔,不是说他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家,而是说他是一个伟大的设计师。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反思“设计师”这三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其实,“设计师”这三个字,同样意味着社会对设计的一种期待。乔布斯树立的形象,强调创新改变世界,从中我们可以感知,社会本身实际上处在这个景观的逻辑之外,又对设计师提出了要求。可见,设计师有其另外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设计师的主动选择,包括设计师对现实问题的综合判断,还有设计师对社会创新的投入,实际上正是我们设计未来更应该考虑的问题。​​

在公民社会中,设计师的社会角色是什么?是涂脂抹粉的美工,还是唯唯诺诺的画图机器?是投机取巧的点子大王,还是故作姿态的先锋眼?都不是,也可能都是。但他们首先应是合格的公民,知道自己的权利,也知道自己的责任,用作品阐释价值观,用专业技能提升社会生活。设计师不是社会的旁观者,行胜于言的人,图纸是无声的宣言。​​

第二届“韩美林艺术讲坛”,既是一次艺术家具体深入的专业探讨,更是一次艺术精神的思想激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mile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