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独】结婚后你会是哪种媳妇?

【阅独】结婚后你会是哪种媳妇?

【编者按】“先不说孝顺,最起码要尊重”、“好好爱丈夫,珍惜婚姻的幸福”、“要有自己的工作,不吃丈夫软饭”、“别三天两头往娘家跑”、“长得好看,又精明能干幽默有趣”……近日,儿媳的10条标准在网上疯传,许多网友调侃称“臣妾做不到”,要满足这十条,对于生活相对独立,同时为生计打拼的现代女性来说,确实多少有些困难,不如跟随文化君在文学作品中寻觅下近代媳妇的形象变迁吧。

活活冤死型——《呼兰河传》小团圆

萧红的《呼兰河传》里的小团圆是童养媳。她的处境更令人揪心,小团圆媳妇的婆婆只要不顺心,就爱打人。打谁呢,儿子不舍得打,猫和狗会打丢,猪打了会掉斤两——相比之下。打媳妇是合算的。媳妇挨了打,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害怕、躲避和尖叫,但这些在呼兰河人的眼里却是不能理解的。事情终于发展到要帮小团圆“跳大神”,办法是让小团圆媳妇在众人面前洗澡,且是用滚烫的水。正常的小团圆媳妇在热水中逃命狂喊,大家真觉得她鬼上身了。冷水热水反复更替,终于小团圆不再尖叫,她终于正常了——她死了。

以死抗争型——《孔雀东南飞》刘兰芝

【阅独】结婚后你会是哪种媳妇?

袁昌英的三幕话剧《孔雀东南飞》是取材于著名汉乐府民歌叙事长诗《孔雀东南飞》。话剧里刘兰芝沿袭了古诗里的勤劳美丽,但扩大了古诗里性格刚强的一面,对婆婆的无端指责从来不逆来顺受;同是话剧大篇幅地渲染了兰芝作为妻子只顾夫妻恩爱,长相厮守,这两点对于寡居多年来独自抚养儿子成人的婆婆是不能容忍的;被休回娘家后又遇到哥哥逼她改嫁,在两个强大的“家长”面前,以她这样一个视爱情为生命,又聪慧刚烈的女性摆在她面前的只剩下一条路——以死抗争。

倔强独立型——《妻妾成群》颂莲

【阅独】结婚后你会是哪种媳妇?

颂莲是一个上过一年大学后辍学的受过“五四”新风沐浴的青年,她秉承了新女性的单纯、敏感、多思和对生活理想的追求。小说交代了颂莲在和陈佐千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陈佐千第一次去看颂莲。颂莲闭门不见,从门里扔出一句话,去西餐社见面。”没有哪一个传统女性会在西餐社约会。陈佐千也觉得颂莲不同凡俗,打着细花绸伞的漂亮洁净的女大学生模样使他前所未有地感到新奇。颂莲对未来是美好理想和沉重现实交替的。西餐社里,她从提袋里掏出一一大把小蜡烛,她轻声对陈佐千说,给我要一盒蛋糕。这盒蛋糕,是颂莲对自己一个阶段的终结。她“长长地吁了口气,噗地把蜡烛吹灭。陈佐千听见她说,提前过生日吧,十九岁过完了。”

在小说中,虽然没法争取到尊严,但颂莲还是时不时地希望争取得到属于新女性所应有的自立和自主性。比如,当陈佐千因为功能退化,第一次在床地之事上向她提出非份要求时,颂莲拒绝了。她的这种尊严导致了她一步步地失宠。一次次的冲突造就了一次次的妥协,她又执迷地坚持要勘破死人井的秘密,自我怀疑,自我否定,自身的压力和外界的压力共同钳制,最终导致自己精神失常。“在紫藤架下枯坐,有时候绕着废井一圈一圈地转,对着井中说话。”小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点题的:“颂莲说她不跳井。”她不愿跳进封建传统观念的桎梏中。最终还是倔强而又独立的可悲人物形象。

温顺柔软型——《京华烟云》曼娘

【阅独】结婚后你会是哪种媳妇?

《京华烟云》中的长媳曼娘的人格是弗洛伊德所说的“超我”人格。在文本中,曼娘“眼毛美,她“眼毛美,微笑美,整整齐齐犹如编贝的牙齿美,还有长相美”,“好像是古书上掉下来的一幅美人图”,她天生丽质,美的不可方物,她身上洋溢出来的古典美让人惊叹,以至于林语堂时常会引经据典,摆出大篇中国古代女子的教育之道,来说明曼娘多么符合旧式完美女人的形象,她是美与善结合的天使。曼娘是一个有着”容、言、德、工“良好教育的女子,是一个处处折射出东方文化传统美德的女性,她的“超我”人格首先表现在她对婚姻的选择上。对于“冲喜”一事,曼娘的母亲孙大人曾说“不过我已经告诉她们,这一定要问问曼娘……曼娘,这件事关系这你的一辈子,我做娘的,也不能勉强你。”如果当时曼娘否决的话,就没有以后孀局凄冷的生活。然而曼娘所受的教育、她对亚平的感情以及孙曾两家的家境和关系,曼娘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当曼娘听完孙太太的话后,“简简单单的说:‘妈,您决定把。’这跟说她已经愿意是一样的。”她放弃了自主。谁都会为温顺柔软型的曼娘而痛惜。

其次她的“超我人格”还体现在她的思想上,她忠于那个社会的主流价值,拼命压抑自己的人欲,去迎合那个社会的规范,所以她对既是弟媳,又是好姐妹的木兰的洒脱经常会觉得不可思议。她还是一个矛盾的个体。尽管曼娘对封建传统是维护的,但在行为上也是有“本我”的冲动,如她一个寡妇可以随着木兰一起去西山别墅小住,去看被认为是伤风败俗的电影,只是这些“本我”的冲动行为被公公处处防备“什么!木兰,……电影这种东西,寡妇能看吗?”“木兰,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偏偏还带她去去,她跟你不一样,她是个寡妇”这些言语打压下去了。

所以,曼娘型媳妇是一种顺从,不敢反抗的柔弱型媳妇。

睿智从容型——《京华烟云》姚木兰

【阅独】结婚后你会是哪种媳妇?

《京华烟云》里的姚木兰从小就被婆婆曾太太慧眼识中,成年后曾太太亲自到姚家把她娶到家里做儿媳妇。木兰秉承了母亲给予她的世俗的智慧与精明,姿容秀雅、生气充沛、举止潇洒、孝顺公婆、帮助丈夫、虽然历经近四十年的乱世磨难,中间承受着亲哥哥的爆猝、女儿夭亡以及丈夫的外遇,但她始终都能从容地周旋和调理,里外应酬,上下打理。木兰管理的才干在第二十二章“施才干姚木兰管家主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桂姐开始把责任分给木兰,分给木兰的越来越多,比如分配仆人工作,注意是否年龄较长的仆人容易偷懒,使别人替他做事,防止发生过大的赌博,给仆人调解争吵,核对仆人报的帐目是否可靠。一般日常例行的事情倒还容易,而木兰往往把大半个上午都用在和曾太太,有时和桂姐商量给仆人分配工作,决定对外的应酬来往。她在家的时候儿,对这类事情早已做惯,所不同的就是曾家外面的那些新关系是她生疏的,但很快也就明白,也就记住了。治理一个有二、三十个仆人的家,就像管理一个学校,或是治理一个国家一样,要点就是一切不要失去常轨,要大公无私,要保持当权人的威信,在仆人之间,要让他们势均力敌,恰到好处。(林语堂《京华烟云》)

家里的总管是个旗人,姓卞,四十几岁年纪,已经开始怕木兰,甚于以前怕桂姐。因为帐目小有不符,木兰总是微微一笑,那种笑容足以显示她并没被蒙在鼓里,不过她不说什么。卞总管向塾师方老先生说起这件事,一天,在木兰面前,方教师把这话告诉了曾太太。说卞总管最怕的是三少奶奶。木兰说:“他若怕我,那就好。什么事都照规矩办,他用不着怕我。谁不想养家餬口呢?在这个大家庭,有的事情也是装看不见才行。”曾太太看见木兰人年轻,办起事来倒蛮老练,非常高兴,就越发付予木兰更多的权力。最后,曾家的事,势非全交给木兰负责不可了。(林语堂《京华烟云》)

这一番理论,一个微笑,一个装作看不见的态度,足见木兰理事的艺术、技巧与干练。她这样的媳妇在处事态度上已经超越了婆婆曾太太。同时姚木兰兼具父亲给予她的新式教育,有着儒家文化的底蕴,有着庄周哲学的思想,又容易接受新鲜的事物,在知识与智慧的环境中长大的“新派的女孩”。自然才学极高。姚木兰的成功是一种整体意义上的超脱,最后被婆婆视为整个大家族的脊梁骨,她也是中国现代文学作品中唯一一位与婆婆从婆媳关系转化成为母女关系的媳妇。

所以,姚木兰型的媳妇是睿智从容型媳妇,是一种理想的成功媳妇形象。

追求欲望型——《原野》花金子

【阅独】结婚后你会是哪种媳妇?

《原野》里的花金子这一形象则直接了当的表现出了女性内心那份炙热如火的情与欲的原始生理欲望。由于焦母变态心理,被娶到焦家的金子不能和丈夫正常相处,夫妻之爱还得躲躲藏藏。每当她与焦大星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收受到焦母的咒骂:“活妖精,你丈夫叫你在家还迷不够,你还要跑到外面来迷。”焦母,其实是一个宗法家长的代表。金子作为焦家的媳妇,她要力争得到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得到一个身心完全属于自己的丈夫。他的人格特点是活泼、轻狂还带一些淫荡。正是这些与众不同的性格能使她对自己的真爱做出自己的选择,在她眼里“养汉偷人”不是丢人的事,只有“爱”、“不爱”,没有该不该“爱”。

花金子型的媳妇形象流露出了最纯粹的,最本色的人类原始欲望,是被压抑的人性对以她婆婆为代表的男权社会的抗议。

追求自由物质型——《寒夜》曾树生

【阅独】结婚后你会是哪种媳妇?

大胆追求自己的欲望和自由,不受当时社会的控制与约束,完全“自我”型人格的要属曾树生了。在《寒夜》里的曾树生是受过新式教育的新女性,有着丰富的生命力和未失去的青春容貌。尽管在婆婆的眼里她被认为是“姘头”、“娼妓”,被婆婆恨得”仿佛在咬那个女人的肉似的”;尽管她对婆婆变态的恋子心理也是恶言相对,但她作为一个媳妇并没有放弃自己对整个家庭的责任,她不惜以自己在银行做“花瓶”为代价养活全家,把儿子送到最好的贵族学校受教育、为病重的丈夫四处求医问药,就是在和陈主任走兰州后仍然按月给家里寄钱。相对于她婆婆所谓的“我宁愿挨饿,宁愿忍受一切痛哭”的那点想象中的尊严,曾树生内心的那份不安的骚动,对物质、金钱、享乐生活的追求是非常明显的,她爱跳舞、爱应酬、陶醉于与自己的上司若即若离的约会,她在内心里一直不甘于自己的命运。

宣,你说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不过这种生活?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过得好一点?”“我想,总有一天,等到抗战胜利的时候——”她不等他说完,便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头:“我不要再听抗战胜利的话。要等到抗战胜利恐怕我已经老了,死了。现在我再没有什么理想,我活着的时候我只想活得痛快一点,过得舒服一点,”她激动地甚至带点气愤地说。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为什么我们应该过这种日子?”一种不平的声音在她心里说。

”这种生活究竟给了我什么呢?我得到什么满足吗?”

“没有!不论是物质上,精神上,我没有得到一点满足。”

“我的错处只有一个:我追求自由与幸福。”(巴金《寒夜》)

由上面几段曾树平对丈夫汪文宣说的话或是自己的内心独白已经表露了曾树生真实的物质追求。她明白自己不能改变生活,生活就会改变她,她不站起来抗争,就只有永远处在被动的地位。她在婆婆中伤和对丈夫的极度失望下走上了唯一的自救之路——离开了像“古庙一样的家”,并且最终在给丈夫的分手信里还死死拽住婆婆不放“我不愿意看见你的母亲,我要自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arrony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