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何还不会文明地上厕所

[摘要]中国人对日本制马桶盖的情有独钟,一方面是由于中国人对厕所的消费正在升级换代,而另一方面则可能与中国游客在日本所体验到的日本优雅的“厕所文化”及所经历的“厕所中的文化冲突有关”。

作者:张石,资深媒体人,著有《川端康成与东方古典》等。

春节期间,有多达45万的中国游客赴日消费,购物消费近60亿人民币。温水洗净马桶盖也成为一大购物热门,还有人为在日本竟然误买中国制马桶盖而愤愤不平。马桶盖带有电子化、智能化、热水冲洗、烘干等功能,会给人带来清洁、舒适与便捷。而中国人对日本制马桶盖的情有独钟,一方面是由于中国人对厕所的消费正在升级换代,而另一方面则可能与中国游客在日本所体验到的日本优雅的“厕所文化”及所经历的“厕所中的文化冲突有关”。

厕所成为日本现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中国,厕所除少数高级场所和富裕家庭外,还基本上停留在实用的阶段,而在日本,厕所早已上升为一种独特的现代生活方式所代表的文化,并且日益洗练精致。厕所在日本作为高雅的现代文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舒适的人性空间。在日本,厕所除了是排泄场所外,更是舒适的人性空间。目前,日本的城市中水洗厕所的普及率为100%;以热水冲洗和烘干代替手纸的智能厕所为69%。智能厕所的热水冲洗具有按摩技能,洗手后还有烘干机。日本的厕所一般都非常清洁,小便器上都装有叫作“Calmic”的装置,在冲水的同时,具有除臭、飘香、杀菌和防止冲水管堵塞的机能。这些精心设计的装置,使人们在如厕的同时,也得到一个放松与休息的空间。一般的公共场所还设有带婴儿座椅和带子的母子厕所、乘轮椅的人的专用厕所,有的地方还设有人工膀胱及人工肛门患者专用厕所等,而且一切公共场所的厕所都备有手纸并且都不收费。

2、厕所是最个人化的隐私空间。特别是女厕所,一般都有较广阔的空间,女性可以在那里休息、化妆,有的还备有化妆水等。而且为了防止排尿的声音泄露出来使人害羞,还专门设计了叫做“音姬”混音装置,这是除日本以外世界任何地方都没有的装置。这种装置开始时使用古典音乐或鸟鸣的声音掩盖排尿的声音,后来觉得这些声音还是不自然,因此现在通常使用流水的声音。据说这种装置是受江户时代厕所里具有同样功能的装置的启发设计而成的,那时不是水洗厕所,因此此类装置安装在便坑里面。

3、审美空间。一般普通日本人的家庭及公共场所的厕所,都会摆上假花或鲜花,有的还会挂上名画,手纸通常被折叠成美丽的三角形,还有的地方会自动折叠成仙鹤形,灯光的色彩与设计也各有特色。福井县越前海岸的日本料理的厕所,都建成花园式的,绿苔青竹,瘦岩石灯,雅致清新,优美闲静;兵库县明石市林崎松江海岸的一家咖啡店中,有水族馆厕所,便器的周围像蓝色的海洋,鱼翔浅底,龟游石间,鳞光闪烁,水草悠长,使人们在惊讶中身临一个瑰丽的空间,度过一段审美的时间。

中国人为何还不会文明地上厕所

日本千叶县市原市的花园式厕所

4、文化概念空间。日本的厕所虽然舒适,但是都实践着环保的文化概念,如大便、小便有用水量不同的开关。在一些场所,到了冬天,人们坐在便器上,便器会自动发热。美国著名歌手、演员麦当娜·西科尼(MadonnaCiccone)曾为日本严冬中温暖的便器赞叹不已,但是这种便器舒适中通常有精巧的环保设计,就是在如厕的人走进厕所6秒钟以后才耗电发热。设计者经过精密的计算,算出如厕的人走进厕所以后6秒以后会坐在便器上,如厕的人走了以后就立刻会停电。而根据各地的状况不同,还有不同的文化概念的厕所。如名古屋市附近有丰田汽车公司的总部,名古屋的拉面店一风堂厕所的墙壁就用金属汽车零件构成,洗手池也是同样的形态;静冈县三日町盛产蜜柑,三日町有许多公共厕所就做成蜜柑型。

日本的厕所,以人们追求舒适、清洁的意念为动力与先导,以审美和观赏作为其发展的深层内涵,以体现新锐的艺术概念作为其构成方式,成为一种与人们的生活和社会的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的生机勃勃的现代文化。

中国游客:厕所里的文化冲突

2009年,随着中国观光游客的增加,日本各处观光地的厕所出现了“异象”。最受关注的是中国游客在东京浅草寺公用厕所里用完手纸后不是像日本人那样,扔到便池里冲走,而是扔在垃圾箱里。据寺院的人说,这种现象从2008年开始急增,特别是中国团体观光游客来访后尤其普遍。

浅草寺相关人士称,开始时,他们用汉字写了一则通告贴在厕所内:“请将手纸丢入马桶并冲水。”但“似乎未能把意思传达给中国游客”。除了浅草寺,经常有中国旅行团光顾的东京电器街秋叶原,也遇到了类似问题。

日本有人认为,这是中国人没有礼貌的表现。但也有媒体人士来笔者供职的报社向笔者询问这是怎么回事?笔者对他们说,这里有个了解中国文化和现状的问题。中国的下水道和水洗厕所的普及率还远不如日本,就是有水洗厕所的地方,也不一定像日本这样到处配备在便池里能够融化并马上冲走的统一手纸。中国的厕所用纸千差万别,没有统一用纸,厕所很容易堵塞,中国人一般都在厕所里准备好装手纸的纸篓。日本记者们听完后恍然大悟,还邀请笔者去电视台拍电视,并照着笔者所描述的样子做了一个纸篓,来说明这种“文化的冲突”。这类报道在日本和中国广泛传播,这以后就没有再听说此类现象。

而中国游客到日本感受到的日本富有艺术性的“厕所文化”和所遭遇的文化冲突,也可能是他们狂购日本马桶盖、向往日本的“厕所文化”的一个原因,同时也是中国经济发展和市民生活升级换代的一种必然的趋势。中国人渐渐从使用室外公共厕所到使用独立卫生间,从蹲式便器渐渐过渡到抽水马桶,又从抽水马桶到追求智能马桶盖,这个过程预示着中国的厕所正从不卫生的实用形态,向舒适、清洁、优雅的“厕所文化”转型,也将带来一场“厕所革命”。最近也有专家指出,装手纸的纸篓放在厕所里是不卫生的,生活水准较高的家庭也正在逐步使用在便器里能够融化的手纸或不需要手纸的智能厕所。这也必将促进中国像日本一样,实现厕所用纸等厕所产品的规格化,因为只有产品的规格化才能促进作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的“厕所文化”的整体性提升,也必然会促进现代“厕所文化”所必要的基础设施——上下水道的进一步普及和提高。

2010年7月13日,日本创作型当红歌手植村花菜在上海世博会日本产业馆举办了首次海外演唱会。为纪念去世的祖母创作的歌曲《卫生间神灵》感动得全场观众热泪盈眶,日本的“厕所文化”感动了中国。

植村花菜这首歌的大致意思是:歌曲的主人公从小学三年级起,不知道为什么,和奶奶一起生活,每天都帮奶奶做家务,还一起玩五子棋。但是,主人公对打扫厕所很头疼,奶奶说了这样的话:厕所里呀,住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神,所以,每天把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就能成为像女神一样漂亮又高贵的女人。

感动了日本的歌词翻译成中文打在字幕上,使中国观众一边听一边流泪。这是植村花菜的第一次海外演唱会。用吉他边弹边唱的植村把她内心的感动完全传达到了中国听众的心中。9分52秒的“谁听谁哭的歌”,感动了两千多名到场的观众,人们热泪盈眶,争相对着植村拍照。来自湖北省的一位42岁的女性被歌声感动得满脸流泪,她说:“太感人了,使我想起了死去的奶奶,中国虽然没有厕所里有神的文化,但是听了这样的歌曲,我回家后一定把厕所打扫得干净,也想让自己变得漂亮起来。”

中国人为何还不会文明地上厕所

日本歌手植村花菜在上海世博会演唱《卫生间神灵》

与植村花菜一同参加上海世博会的日本知名卫浴设备伊奈公司(INAX),在上海万博日本馆推出了体现日本“厕所文化”的最高精髓的超高档马桶“REGIO”的黄金版。该马桶是特别研制的,陶瓷部分的表面采用了特殊技术,贴上了黄金。出展金马桶的伊奈(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总经理庵原岳史在接受笔者采访说,虽然这个金马桶价值700万日元,但是已有30多名中国客人希望购买金马桶。

至今,日本的“厕所文化”仍然持续地打动着中国人的心。

“厕所文化”与日本人的文化性格

我的一位日本朋友曾对我说:看一个人家是否真正干净,一个最重要的看点就是看这家人家的厕所是否干净。这使我想起《庄子·知北游》的一个故事:“庄子曰:‘夫子之问也,固不及质。正获之问於监市履狶也,每下愈况。’”意谓在市场上估量猪之肥瘦,就要踩一下猪的脚胫,脚胫最不容易长肉,因此越接近脚胫的地方越能显示出这只猪是否真肥,如果最不容易长肉的地方都很肥,那这只猪一定很肥了,以比喻越是从低微的事物上推求,越能看清“道”的真实情况。

而日本的“厕所文化”也是如此,厕所是最不容易干净的地方,最不容易产生快感的地方,最不容易芳香的地方。而把这个地方打扫得一尘不染,打扮得芳香雅致,提炼出文化的醍醐,那么其他的地方就可想而知了。而日本人的文化性格就是这样:让最不容易干净的地方干净,让最不容易芳香的地方芳香,让最微不足道的细节精致,让最不容易显现的地方生辉,也让最卑微的职业高尚。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gregl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