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10个月完成100万字《魔戒》

[摘要]以往《魔戒》中译本多有错漏之处,网友们将邓嘉宛的版本评为“最好的译本”,对此她认为自己是“占了一个很大的便宜”,因为在互联网时代,可以通过网络搜索资料和咨询最专业的托尔金研究专家。

译者10个月完成100万字《魔戒》

《魔戒》《精灵宝钻》的中文译者台湾翻译家邓嘉宛。澎湃新闻 高征 图

从《霍比特人》三部曲到《魔戒》三部曲,托尔金创造的气势恢宏的中洲神话,让全世界读者如痴如醉。半个多世纪以来,这两套被誉为当代奇幻作品鼻祖的史诗巨著,被翻译成60多种语言,引发出版界的狂啸。其中《魔戒》中译本就达十个版本,台湾翻译家邓嘉宛于2013年翻译的版本受到不少读者青睐,在豆瓣上被豆友们评为“最好的译本”。今年,她翻译的另一部托尔金神话故事《精灵宝钻》也在大陆出版。4月19日,邓嘉宛来到上海参加“托尔金读者分享会”,与粉丝们一起分享托尔金笔下的中洲世界和翻译背后的故事,并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采访。

10个月译完100万字,感谢托尔金粉帮忙翻译精灵语

邓嘉宛是托尔金的铁杆粉丝,初读托尔金是在1998年,当时她还只是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的一名社会语言学研究生。“在英国读书的时候,我听到同学热烈地讨论《魔戒》,我很好奇《魔戒》是什么,他们非常吃惊地看着我,说是最好看的小说,是初高中的推荐读物。在西方不知道《魔戒》,就如在中国不知道《西游记》。”

不愿受同学的“鄙视”,邓嘉宛立刻买来看原著阅读,从那时起,她就深深迷上了托尔金,“那是我从头到尾全部读完的英文小说,也是我觉得最好看的外文小说。我想把它翻译成中文,这样中文读者就可以分享到这个故事。我当时在写论文,生活非常枯燥,我给自己的鼓励就是今天只要写出1000字就可以看《魔戒》,所以整套书是陪着我度过了写论文困难的时期。”

然而回到台湾,邓嘉宛发现,《魔戒》中文版已经发行,1998年万象图书和联经出版社均已出版中译本。于是,2002年邓嘉宛开始着手翻译《精灵宝钻》,力求完善托尔金著作的中译本,她也因为这本书认识了很多大陆的托尔金迷。

十年之后的2012年,《魔戒》中译本数次更新换代之后,北京世纪文景公司终于邀请邓嘉宛翻译这套巨著,“我当时感觉自己被雷击中了,那是我多年以前的心愿,在我50岁生日的时候,我开始了这个冒险之旅。”

邓嘉宛透露,整部《魔戒》100万字(中文译文),她持续翻译了将近10个月,每天要求自己雷打不动翻译5000字。托尔金神话世界奇幻复杂,对于这样一本巨著,虽非首译,但困难程度仍然可以想见。然而她认为,最大的困难不在于文本,“这个书我反复看了十多年,翻译时遇到的最大困难反而是毅力,每天必须固定要做多少量出来,做不出来书就没法按时截稿。”

整个翻译工作由邓嘉宛主导,另两名译者石中歌和杜蕴慈辅助,团队的力量大于个人,遇到不懂或模糊的地方,三人会相互讨论。邓嘉宛还坦言,背后强大的粉丝群给予了翻译工作很大的帮助。“托尔金给全世界译者写了一份译者指南,规定了某些名词必须音译,某些要意译,遇到要音译的精灵语时,我要根据发音译出来,我们都不懂精灵语,但是有懂精灵语的粉丝帮我们处理这个问题。所以非常感谢粉丝的热情。”

以往《魔戒》中译本多有错漏之处,网友们将邓嘉宛的版本评为“最好的译本”,对此她认为自己是“占了一个很大的便宜”,因为在互联网时代,可以通过网络搜索资料,可以咨询全世界专业的托尔金研究专家。但她也直言不逊地指出,其他译者可能犯错的原因,是“他们对文本的了解有限,可能因为赶时间或者太繁琐,他们不愿意去贴着文本好好地翻译出来,他们会简略或者干脆不译了,”邓嘉宛说自己会慎重地处理每一个句子和单词,她自己收藏了6个译本,感谢以往的译者,把错误的路都走过了。

译者10个月完成100万字《魔戒》

2015年4月19日,上海新华书店静安店,邓嘉宛亮相托尔金读者分享会。澎湃新闻 高征 图

托尔金用基督教架构起中洲神话

托尔金逝世次日,《纽约时报》曾发表评论称他为“创世者”,托尔金用《魔戒》创造了—个堪与其他任何神话体系媲美的时空,一段近似历史的文明,一个英格兰民族自己的创世神话。

邓嘉宛说,托尔金最打动自己的是“他把信仰写在创造的中洲神话里,却写得毫无痕迹,这最让我震撼和感动。”她说,托尔金用基督教的架构去架起他的神话世界,但是没有基督教背景的人去读他的故事,毫无障碍。虽然托尔金曾说,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的义务要把故事写得拘泥于基督教神学的形式,但他确实刻意写得与基督教的思想与信仰和谐一致。此外,他还把北欧冰岛、南欧的希腊神话、中东的神话等元素纳入自己创造的神话体系中,堪称前无古人。

“我觉得他的中洲世界是在讲光的故事,讲高等智慧生物堕落的故事,还有光明与黑暗交战的故事,”邓嘉宛说,“托尔金作品是拿《圣经》作为蓝本。《圣经》故事的结构是创造、立约、堕落、被逐、被虏和归回,前面四个是《旧约》的主题,最后一个是《新约》的主题,《精灵宝钻》正好写了前面四个。在西方文化里长大的人看到托尔金的作品,一定会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魔戒》第三部叫‘王者归来’,这个词汇在西方经典里是耶稣专用。”

托尔金曾说,撰写和阅读神话是对生命中最重要的真理的沉思。《精灵宝钻》的创作历时60年,从浩大壮阔的宇观宏景,到缠绵悱恻的浪漫传说,架构的神话世界格局恢弘精深。中文书名《精灵宝钻》是意译,这个书名最早出现在2002年邓嘉宛翻译、联经出版社出版的译本中。邓嘉宛透露,托尔金曾自述创作这个故事的初衷,“他对祖国英格兰感到悲伤,因为英格兰没有属于自己的史诗传说,即便是有也不具备他所要追求的那种品质,而同样的品质托尔金却在其他国度的传说中找到。所以他希望把《精灵宝钻》写出来献给他的祖国英格兰。”

托尔金创作《魔戒》时,二战正硝烟弥漫。小说出版后,不少人试图从中找到“内在意蕴”的蛛丝马迹,认为它影射了二战以及环境保护主义者的主张,将索隆比做希特勒,将魔戒比做核弹。然而托尔金却不止一次地断然否认他的作品包含讽喻含义,他曾在英国第二版前言中写道,“本书既非寓言,也无关时事。现实的战争与书中传奇的战争,无论过程还是结局都毫无相似之处。”对此,邓嘉宛也认为,不该将故事限制在某个时间里来看,“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诠释,但是如果尊重作者,就该尊重作者对自己作品的诠释。”

译者10个月完成100万字《魔戒》

邓嘉宛译《魔戒》书封

译者10个月完成100万字《魔戒》

邓嘉宛译《精灵宝钻》书封

文/澎湃新闻 邢春燕 图/澎湃新闻 高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