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明:汪国真写的是假诗吗

[摘要]优秀的诗人好比概念车,其意义在于探索方向,挑战极限,如果说没有这种探索,后面的量产车就做不下去。汪国真在诗人中所处的位置,显然不是概念车,而是随后跟进的量产汽车。

陈晓明:汪国真写的是假诗吗

诗人汪国真(图片源自网络)

腾讯文化作者王姝蕲发自北京

4月26日凌晨,诗人汪国真离世,享年59岁。当日,网友哀悼他的评论数以万计,他的诗歌也在这一天被许多人吟咏。然而,作为诗人的汪国真,其作品存在巨大争议,一方面受大众追捧,另一方面却被主流诗歌界排斥。汪国真去世当日,北大中国诗歌研究院正在举办“当代中国新诗30年研讨会”,众多诗人及诗歌评论家聚集北大,然而与网上的汪国真热截然相反,被问及汪国真作品时,一些诗人拒绝评论,一些诗人持批评态度,诗人欧阳江河称汪国真的诗是“假诗”,亦有评论家称其诗为“顺口溜”。

面对汪国真这样一个诗人,大众与诗歌界的态度为何反差巨大,学界对汪国真诗歌如何评价?腾讯文化专访了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执行院长陈晓明教授。陈晓明谈道:“优秀的诗人好比概念车,其意义在于探索方向,挑战极限,为之后量产的汽车做示范,如果说没有这种探索,后面的东西就终结了,做不下去。”汪国真在诗人中所处的位置,显然不是概念车,而是随后跟进的量产汽车。

以下为访谈实录:

汪国真诗歌浮在空中

腾讯文化:欧阳江河称汪国真的作品是“假诗”,那么诗如何分真假?是否以诗歌面貌出现的文字就都是诗歌?怎样定义真正的诗歌?

陈晓明:诗歌是很难定义的,特别是我们在使用“真正”这个词的时候,在今天本质主义的观点已经为人所怀疑,是本质的文学?我们拿诗经、楚辞、红楼梦、鲁迅作为标准,他们毕竟都属于历史。在诗词歌赋的时代,唐宋传奇只是街头巷里由民众传播,它的文学性很受质疑,唐宋传奇后来演化成小说,小说这种体裁本身是文学,但我们仍然会说这一类的小说是文学,那一类的小说只是故事,诗歌也一样,我们说这一类的诗是纯诗,那一类是口水诗、应景诗、歌德诗、爱情诗……但它们确实是诗。我们在谈论诗的时候,总是会有对诗最本质,最纯真的看法,这种看法有时候是不可磨灭的,它从古希腊荷马,或者在中国从诗经一直延续下来。诗总是一行一行的,总是有某种意境,总是有语言魅力,总是有某种独特情感……这些我们都能够归纳,但是所有的这些归纳都不足以论断一首诗是不是诗,是不是诗可能还好判断,是不是纯诗,是不是好诗,这就非常难判断了。我们经常会看到一行一行写成排的文字,我们说它不是诗,它只是句子的排列,所以诗本身还需要有一种很内在的东西。

在今天,什么是诗,什么是纯诗,我们确实很难做出一个截然的定义,我们在相对的意义上得出大家公认的诗的品质,比如说:语言有挑战性、语言的魅力、情感表达非常真挚、表达了非常独特的个人经验。所以,那些语言没有特色,情感很虚假做作,不断的复制,精神气质不具有魅力的诗歌,我们会觉得真诗。

欧阳江河说汪国真的诗是“假诗”,是基于他对诗的绝对认识。但是大多数人认为汪国真写的是诗,包括我个人也这样认为,只是以一个纯粹的好诗的标准,在一个现代主义经验上来谈论诗,汪国真写的诗没有在现代文学传统发展的节点自我扎根,而是漂浮在半空中,也无情感的独特性,表达的是大众的共同的情感,所以他未在独特性上显示出他的一种诗意。

大众应珍惜真正的好诗人

腾讯文化:许多读者无法分清西川、欧阳江河这样的诗人,与汪国真这样的诗人,有怎样的差别。但是在诗歌界,他们之间泾渭分明。您如何看这一现象?

陈晓明:我们的文化是多元的,从诗歌传统发展至今,好的诗人在诗意上有贡献。什么叫做对诗意有贡献?诗是挑战语言极限的,标志着一个民族的语言究竟有多强的表现力,能表现得多么细腻、微妙,一个人对于语言的运用能够做到多么独特,这是好诗所能达到的一种状态。

西川、欧阳江河都是中国最优秀的诗人,但是可能了解和崇拜他们的人没有汪国真那么多,这并不能说明二者谁更靠近诗,你不可以说汪国真写的完全不是诗,只是他的诗没有难度。这好比概念车,如果说没有概念车,你永远不知道汽车下一步发展的方向是什么。纯诗或艺术性很高的诗就像概念车一样,表明了量产汽车未来发展的方向是,探索汽车究竟能发展到什么地步,为之后量产的汽车做一个示范,如果说没有这种探索,后面的东西就终结了,做不下去。

引领方向的很难,后面跟上去的更容易,大家要知道,好的诗人是非常难得,他们与普通诗人在价值上差异极大。比如同样是买一个手表,5千元的和500万元的其实功能都一样,都是看时间,5千元钱的手表已经走得非常精确,而500万元的手表代表了工匠工艺达到极限的状态,这两个工匠价值的差距非常大。能制作500万元手表的工匠非常稀少,他赋予了手表超级的意义,是一种超级的象征。诗其实也一样,好诗和普通诗的差异非常大,历史上唐诗流传下来也就300首,最好的也只有100首,好诗非常稀少,我们应该珍惜好的诗人,但也不能忽视大众喜欢的诗人,二者应该是并行不悖。现在的问题就在于有的好诗确实曲高和寡,但是如果说一种文化不能够珍惜自己最好的诗人,最好的作家,最好的语言,最好的思想,那么这种文化就是庸俗的文化,没有出息的文化。我们不能不看到文化自身的弱点,反而沾沾自喜,我们在追求汪国真的同时,也要想一想好的诗人,去理解和欣赏好的诗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kar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