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秦汉时期的中国城市

[摘要]这一时期中国的政治结构中,君主的世俗权力迅速扩张,神权降低,逐渐纳入世俗权力的管理体系当中。因此在这一时期高耸的并不是体现神权的宗庙,而是体现君主权力的宫殿。

春秋、战国、秦汉时期的中国城市

《欧亚大陆上的城市》 商务印书馆 成一农 著

本书通过回顾城市诞生以来的发展历程,从城市的建筑特点、功能区分、历史源流等角度,详细描述了古代中国的三星堆、余姚、曹魏邺城、北魏洛阳、隋唐长安等城市和古代伊拉克乌尔城、埃及阿尔多奈城、印度哈拉帕,以及现代中国青岛、法国巴黎、英国伦敦等不同时期东西方数十座城市的特点,对城市发展的方向提出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

这一时期中国的政治结构中,君主的世俗权力迅速扩张,神权降低,逐渐纳入世俗权力的管理体系当中。因此在这一时期的中国城市中,高耸的并不是体现神权的宗庙,而是体现君主权力的宫殿以及代替君主统治各个地方的地方官吏办公的衙署。

在这种制度下,显然不可能存在希腊、罗马那样的广场和市民集会场所。在经济上,国家在城市中设立了官方管理的市,在其中经营的商人有着单独的户籍,身份受到严格的限制,不能随意从事其他行业,他们主要为官府服务。在官方管理的市之外,城市中的其他区域也存在各种类型的商业活动。

临淄齐国故城位于山东省淄博市齐都镇,由大小两城组成。小城位于大城西南,其东北角嵌入大城的西南角,城内探出三条大道。小城始建时间不早于战国,主要是宫殿区,城内在东、西部有铁器作坊遗迹,南部有铸钱遗址。大城现已发现城门六座,其中南北门各两座,东西门各一座。城内探出七条大道,与城门相通。大城修建时间可能在西周时期,存在时间较长,城内发现了多处西周、春秋战国以及汉代的居住遗址、手工业作坊遗址,城中部和东部文化堆积较厚。东北部、中部和偏西部发现了许多冶铁、制铜等手工业作坊遗迹。齐国最早的建立者是大名鼎鼎的姜太公,因此西周和春秋时期的齐国也被称为姜齐。但是到了春秋末期,齐国的大臣田氏家族势力在公元前391年废掉了齐康公,后于公元前386年自立为国君,并被周安王册命为齐侯。由此,姜齐也就被田氏家族建立的田齐所取代。根据研究,姜齐时代的宫城应该在大城之内,而田齐时代则修建小城作为宫城。

邯郸赵国故城位于河北省邯郸市区及其外围,全城分为宫城和郭城两部分,使用时间是在战国中晚期之后。宫城位于郭城西南,俗称“赵王城”。西城中部偏南处有一座至今发现的战国时期最大的夯土台基“龙台”,城北部还有五座夯土台,其中两座与“龙台”位于同一轴线上。郭城西北部则有俗称“丛台”的建筑遗迹。一说到“丛台”就必须提到赵武灵王。战国初年的赵国力量并不强大,到了赵武灵王在位时期,他推行“胡服骑射”,穿着类似于少数民族的“衣短袖窄”的服装,并且学习少数民族的骑马、射箭等技术,由此赵国的实力迅速发展,成为战国七雄之一。据说“丛台”就是赵武灵王检阅部队的所在。

秦都咸阳遗址位于陕西省咸阳市以东,分布在渭河两岸,是战国中晚期秦国和秦朝的都城。因受到渭河北移的影响,遗址破坏比较严重,整体布局迄今依然不是很清楚。宫殿区可能位于城址北部的咸阳原,已经发现了可能是战国时期咸阳宫基址群。从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来看,大约在战国中晚期,秦都咸阳开始向渭河以南扩展,直至秦末都一直处于不断的扩展建设中。很可能没有修建城墙,这也许与秦始皇的个性密不可分。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真正统一全国的君主,秦始皇确实有着不同于之前那些统治者的眼界和雄心,而秦都咸阳作为秦始皇的都城修建得极其宏伟也是必然的事情。因此很可能在秦始皇心目中,以秦朝的强盛,与战国那些都城不同,作为强盛秦国都城的咸阳根本没有必要修建城墙。(文/成一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junji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