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战国强共弱也许只是表象

[摘要]在传统叙事中,美国和国民党是“铁哥们”,美国出钱出力帮助蒋介石打内战。但在吕迅的《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一书中,事实却截然相反。

【编者按】此文为吕迅《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书评第二篇,第一篇为《美苏对内战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一书,于2015年4月1日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书中运用了美国、俄国的原始史料和档案,并整合了散落于回忆录中的史料,较完整地展示了国共内战时期美苏对于中国走向的态度,以及对国共双方的援助。

腾讯文化 杨琳

在传统叙事中,美国和国民党是“铁哥们”,美国出钱出力帮助蒋介石打内战。但在吕迅的《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一书中,事实却截然相反

内战国强共弱也许只是表象

《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封面

美国对国共联合政府的期待致使其有效的向打内战的国民党施加了压力,停止对国民党的军事援助,眼睁睁的看着国民党陷入战争的泥淖多次呼救而不出手相助。

相反,苏联援助中共的物资数量是极为可观的。抗战时期美国为援助中国开通著名的驼峰航线,在约3年半的时间,向中国输入物资65万吨,而在1947和1948年有资料可查的19个月中,苏联仅从朝鲜海路、陆路提供的物资便有52万吨(不包括苏联在东北给予的日军物资,贸易协定给予的物资,大连建新公司生产的军火),这些物资大部分都用于华东(山东)和东北两大战区。

美国阴差阳错帮了中共

内战国强共弱也许只是表象

美国总统杜鲁门

自马歇尔来华后,美国号称总价值六亿美元的援助绝大部分用于运输花费。1946年8月,杜鲁门以总统令方式禁止军火运华堪称致命一击,美国务院也拒绝出口国军急需的步枪子弹。二战后,美国财政紧缩,预算进一步削减,以欧洲为重心,加之美国分权机制,国会并不会同意加大援助。在武器禁运的打击下,国军引以为豪的美械部队“嗷嗷待哺”。1947年3月,司徒雷登报告称,美械部队弹药将在三个月内用完。连周恩来在中共开会时都称美国对于蒋介石并不慷慨。1947年夏天,东北局势已经易手,国军缩守东北几个大城市,沈阳弹药库明显不足,而对比的是中共的五六十门炮在苏联顾问的指挥下轰隆作响。

内战国强共弱也许只是表象

辽沈战役,解放军攻打锦州

1948年在国民党的一再呼吁下,美国终于决定出手,但规定三亿多美元的援助不得用于军事,此后这笔援助又被削减至两亿,且经济援助迟至1948年7月才签约,此时距离辽沈战役爆发只有几个月时间。辽沈战役中,锦州的国民党守军由于缺乏弹药,大炮变成了哑巴。美国虽然决定援助一亿多美元用于购置军火,军事援助甚至有三分之一在1949年4月渡江战役后还没有发放。对于国民党而言,迟来的糖块味道只能是苦涩的。

内战国强共弱也许只是表象

1945年8月26日,邓小平和刘伯承等乘坐一架美制运输机由延安飞回太行山前线。图为在机场的合影。后排左起:陈毅、邓小平、刘伯承、滕代远、萧劲光、陈赓。前排右一为李富春,右二为聂荣臻。

历史吊诡在于美国不仅抛弃了国民党,还阴差阳错的帮助了中共。抗战结束前后美国一直对中共抱有好感。1945年8月,为了尽快将在延安参加完中共七大的高级官员送至前线,叶剑英出面向美国借了一架运输机,林彪、刘伯承、陈毅、邓小平、薄一波等20位高级将领坐飞机仅耗时2个小时,便从延安来到山西太行山八路军总部,从而节省了两个月的时间,甚至比美国空运国民党部队还早了1天。10月,延安又利用美军的运输机将高岗、张闻天等11人从延安运至邯郸。1947年11月,国共内战已经如火如荼之时,叶剑英再次乘坐美军飞机飞往哈尔滨,返程时还携带了东北向中央提供的一大批黄金,在内战爆发一年半的时间内,仍然有数量众多的中共人员坐着美国的飞机执行各种任务。美国方面后知后觉的发现其开通的班机为中共提供了空中通道。

中共部队还收到了美国带来的额外援助,由美国总统罗斯福发起成立的“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从1946年初开始向中国发放援助物资,其中包括向中共占领区提供约值1000万美金的药品、食品和纺织品。在美国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中共将物资全部投入到战争中。救济总署提供的40多辆各种车辆使得晋冀鲁豫军区的现代化运输初具规模。

苏联支持中共开通从朝鲜至烟台的武器供应线

美国“无意识”的帮助了中共,而苏联则暗地主动支持中共。

内战国强共弱也许只是表象

苏军撤离东北前

国共东北角力刚拉开序幕,苏军便支援中共大量武器装备,沈阳苏家屯日军军火仓库被中共军队搬运了三天三夜。1946年3月在苏军开始撤离东北时,用铁路运输中共部队完成布防,并给予中共十万支步枪,一万支轻重机枪,一千门炮。此后林彪还与莫斯科建立了贸易协定,苏联向中共东北部队提供武器弹药等军用物资,中共则将谷物等粮食卖给苏联。中共及根据地艰苦奋斗,保证了粮食与武器的贸易。仅1946年12月后的一个月间,林彪部队就收到了价值900万美元的武器装备。时任高岗秘书的李锐回忆苏联支援颇大,否则中共怎能转瞬在东北站稳脚跟。1948年,中共在东北已经取得绝对优势的时刻,苏联派出的专家小组修复了东北铁路交通线,帮助中共重建鞍山钢铁公司。

朝鲜和大连是战争的“避风塘”,也成为苏联向中共东北战区和山东战区提供武器的重要转运地和生产地,1946年6月四平战役中共失败后,苏军为中共建言献策,要求中共在关内另开辟战场,缓解东北压力,此时一条从朝鲜海运武器到烟台的供应线开始运作,苏军第一次便提供重机枪三十挺,子弹四十万发,炸药一万箱,中共在朝鲜平壤开办利民公司负责转运战争物资,从1946年5月至10月下旬,该条运输线一直开足马力运转。值得注意的,在1946年7月15日至8月7日,山东陈毅部便收到苏联从海路秘密运输而来的物资援助,包括步枪一万只,轻重机枪200多挺,子弹1000万发,炮弹四万发等,而在这个时间区间中的7月29日,美国中止对国民党一切军事援助。1946年到1949年,苏联通过朝鲜支援中共的日军作战物资多达两千多车皮,此外还方便人员过境。陈云便是从朝鲜转道去往南满指挥具有转折意义的三下临江、四保江南战役。

苏军虽然撤离东北,但依然控制大连,大连是东北战火中的“世外桃源”,成为中共独舞的平台,而国民党部队不敢越雷池半步。苏军在大连训练从未见过坦克的华东部队军官如何对付美军重武器。1947年,斯大林允许大连的一批苏占军工企业交给中共经营,组建为大连建新公司军火生产线,生产的军火全部供给华东东北中共部队。

国强共弱也许只是表象

从国共内战全面爆发的1946年6月到大局初定的1949年4月中共占领南京,仅仅3年时间,中共就击垮了国民党,国人在讨论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时总会发问,为何弱小的中共在短短3年便席卷中国?从本书内容来看,国际局势的变化对内战的影响非常重要,国民党从中得到的利益远逊于中共。从本书未涉及到的一些内因方面“算算帐”,国党也并未体现出巨大优势,甚至劣势明显。国党的强大仅仅是表象,如同充气膨胀后的气球巨人,一根针便可让其瘫软委地。

国党最强大的表象在于其拥有的军队数量,据中共在内战爆发前的统计数据,国民党军队共430万人,中共为120余万,国军数量大大超过中共。但国军430万人包括了后勤、后方机关和军事院校101万人,特种兵和海空军共55万人,非正规部队74万人,这230万人的战斗力和参与性是值得商榷的。此外,国军战略为争夺城市,每夺一城必分兵把守,而中共则以消灭国军有生力量为主,并不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国军战略上如同没头的苍蝇,四面冲击缺乏重点,兵力被严重分散。国民党由于在当时为正统政府,全国都驻有军队,而中共的军队只存在于战区中。此消彼长,机动战中国军兵力是否还有优势?

国军中存在为数不少的非蒋介石嫡系军队,这些军队的战斗力如何?第一次国共内战末期,中共形势危急,刚刚来到西北尚且衣衫褴褛的红军便在直罗镇重创了张学良的东北军,从而动摇了张学良反共的意志。第二次国共内战中共实力较弱的初期,抗战刚结束的1945年9月,中共在上党战役消灭阎锡山11个师,使阎锡山在内战中不能向中共发起任何攻势。国军嫡系王牌机械化部队的确强大,但缺少美国支援威力锐减,数量不多的王牌军新一军、新六军被派入广袤的东北,如同干涸的土地上降了点毛毛雨。

国军将领素质是否远强于中共也值得怀疑,国军的一些高级将领诸如胡宗南、汤恩伯、刘峙、顾祝同、卫立煌、白崇禧、薛岳等在内战中基本无所作为,甚至屡遭败绩。一些有过战绩的杰出将领诸如孙立人、张灵甫、胡琏、廖耀湘等人均只是兵团副司令、军长甚至师长级别,孟良崮一战往往被认为是张灵甫与粟裕之间的对抗,然而张灵甫仅仅是师长,而粟裕是华东野战军最高级别将领之一。中共的杰出军事将领彭德怀、林彪、粟裕、刘伯承皆是各个战区野战军的最高级别将领,内战中有过战绩的国共双方将领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内战国强共弱也许只是表象

蒋介石在发表竞选总统演说,墙上是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画像和国旗、国歌、“总理遗训”。

决定内战成败最重要最直接的就是军事能力和外援支持,前者国民党优势微弱,后者则远逊于中共,其他一系列素质能力在两个关键因素之下依次展开。组织方面,国民党在凝聚力、执行力,思想统一性、信仰坚定性、廉洁等方面上远远落后于中共。1948年当中共已经积蓄好力量准备决战时,国民党还在竞选总统和副总统,桂系和蒋介石爆发严重不和。在内战后期,国共双方的占领区都陷入经济危机,但显然相比自给自足的农村而言,城市面临的经济危机更为严重,况且城市中的知识分子精英更多,在舆论声量上“嗓门极大”,使得国府自乱阵脚。在宣传舆论战场上,国民党同样落于下风,美国撤退时,全国掀起了浩荡的反美浪潮,而苏联进入东北大肆劫掠并打死多名中国官员时,全国反苏运动只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蒋介石忌惮苏联因此压制了反苏浪潮。

情报战中国民党亦是完败,国共内战是一场在战斗未打响一方便已经渗透的战争,国民党由于情报头目戴笠飞机失事,其情报工作一蹶不振。而中共通过抗日时期的发展,军事委员会军令部次长刘斐,孔祥熙机要秘书冀朝鼎等人均为中共提供情报。此外宋庆龄也是中共的同情和支持者。

国军队内部也被安插了大量秘密党员和情报人员,国民党第六十四师师长韩练成便是中共党员。1947年3月,国民党决心进攻陕北,然而毛泽东早已提前10天获知,提供情报的正是胡宗南身边的机要秘书熊向晖。1947年5月,陈毅得到国民党国防部作战厅厅长郭汝瑰的密报,得知国军详细兵力部署,迅速对张灵甫率领的七十四师进行合围并歼灭。东北局势堪忧之时蒋介石命令卫立煌为东北“剿总”司令,然而卫立煌早于中共有密切联系,其与蒋介石貌合神离,多次抵制命令。辽沈战役结束后,蒋介石命令傅作义奇袭西柏坡,傅作义刚刚下达作战任务的当晚中共便得到了情报。

此外,国民党一些高级官员的子女,诸如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陈布雷的女儿陈琏均与中共地下组织有紧密联系,傅冬菊每天都向中共汇报傅作义的动向。

国共全方面比较后,国民党仅仅在机动部队数量上有微弱优势,并拥有一部分美械王牌军(在全部兵力中比重也不大),这些微弱优势也被国际局势变化,战略失败所抵消。国民党优势项目仅是微弱领先,而中共在组织、舆论、美苏支援等自身优势项目上足以令国民党望尘莫及。貌似强大的国民党为何三年便溃败,他是否有表象映射的那么强大,读者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

本文系腾讯文化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anyay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