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编剧未得到应有尊重?

[摘要]一旦电影工业认识到了剧作者的重要性,中国电影业将取得惊人的发展。当人们尊重编剧对电影的贡献时,所有人都会看到编剧的成长潜力并更信任编剧和他们所讲述的故事。

“中国的编剧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壮志凌云》编剧小杰克·埃普斯来沪开课 接受早报专访谈编剧的艺术性与技术性

“中国的编剧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壮士凌云》由汤姆·克鲁斯主演,获得1986年全球票房冠军,是小杰克·埃普斯写过的最畅销的剧本。

上海科技大学和美国南加州大学合办的编剧班开班半月有余,学员们迎来了重量级的讲座嘉宾——南加州大学编剧系主任小杰克·埃普斯。作为曾经获得多项奥斯卡提名并获得1986年全球票房冠军的电影《壮志凌云》的编剧,埃普斯联合编剧了25部影片,制片8部;同时他也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成员(奥斯卡投票者)和会龄超过35年的美国编剧协会成员,他参与修改过多部家喻户晓的电影剧本,如《虎胆龙威》、《加勒比海盗》、《黑客帝国》等。

小杰克·埃普斯此次来沪开设了三天(7月10-7月12日)名为《中心戏剧冲突:主角与反角》的课程,通过对《壮志凌云》、《玩具总动员》、《永不妥协》、《心灵捕手》等几部影坛佳作的人物详细解析,让学生们理解如何行之有效地设定人物冲突,推动情节发展。在课程的间隙,小杰克·埃普斯接受了早报记者专访。

“没法使学生变成天才,但能指引他们寻找天赋”

东方早报:听说南加大的编剧课程每年会评估更新,评估的标准是什么?

埃普斯:我们所做的就是一直以时代的标准审视我们的课程。我们所需要的课程是能够紧跟潮流并能折射一些媒介,不仅是电影还有电视、广告的需求的课程。例如,最近我们增加了更多电视方面的课程,也通过网络为课程的设计提供更多素材。

东方早报:南加大的编剧项目时长两年,而这次与上海科技大学合作的项目为两个月,这个课程是怎样压缩的?

埃普斯:首先,我很高兴中国的学生们都很快地适应了课程节奏,但是要把两年的课程压缩到八周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所以这次我们选择的是入门的介绍性课程,让学生们对编剧这个行业有个大致的了解。大约在秋季学期,我们预计会有一个后续训练课程来使学生们更深入地学习写作,但我更希望学生们能够认识到编剧是一个究其一生的行业,希望他们能够在课堂外尽自己所能地写一些好的故事。

东方早报:入门课程能学到什么?

埃普斯:写作课程是一种工具。编剧既是一门艺术又是一门手艺活,学生所学的一部分课程就是雕琢剧本。就好似一个木匠要学习如何制作、抛光、装饰,这些学生们也在学习如何饱满人物、建立场景、制造冲突等构成剧本的基础元素。

东方早报:编剧的创意是可以通过课程习得的吗?

埃普斯:天赋是与生俱来的,我们没法使学生变成天才,但我们能指引学生寻找他们的天赋。我们也没法使学生们更有创造性,但我们能做的是拓宽他们的思路来创造故事,让他们更愿意去体验生活,例如让他们在特定场景下发挥创造性来写作故事。而且群体性的学习能够激发每个人的学习动力和创作潜能,每个人出来的故事肯定不同且有好有坏,但他们之间的交流本身就是一种相互促进。

“《壮士凌云》:所有情节基本都有真实出处”

东方早报:《壮志凌云》是公认的你最成功的作品,你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吗?

埃普斯:其实每个编剧在写作剧本的时候都无法预见其是否会成功,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写出自己认为最好的剧本,且我认为每部电影的成功都是不可复制的。但成功与否还是让观众来决定的,一是需要能让观众有所共鸣的角色,二则是需要一个引人入胜的虚拟世界来让观众身临其境。

东方早报:还记得这个故事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吗?

埃普斯:我记得我是在早晨8点接到了时任派拉蒙制作部总监的杰佛里·卡森博格的电话,他给了我八个故事概念。因为我有飞机驾驶证,于是选择了《壮志凌云》。派拉蒙当时买了一篇为《加州杂志》所撰写的题为《空中英豪》的文章,其中介绍了空军学院以及学员生活当中的趣事。但它只给了你一个世界,没有角色,没有故事。我在米拉马航空基地花了一个多月做了很多调查,采访了超过40个飞行员和空军训练基地的教官。对我而言,在下笔之前去理解这个世界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才能让我在构建这个世界的时候带有权威性,然后我把观察到的一切捏合成一个连贯的故事。这个故事和角色都是从调查中来的,影片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基本上在我所调研的某个人身上发生过。

同时我在空军训练基地的时候花了三天在战斗机里随同飞行训练,感受那种全身湿透、身心俱疲的身体上纯粹的物理消耗。基于此,我们推翻了原来的设想决定把它写成了一个运动电影——这种运动是空战机动动作。我和吉姆都曾是运动员,很懂得这种淘汰赛中的心态,所以我们把这个故事当作最高级别的竞技来写,而不是花样男子。

东方早报:你认为一个编剧体验生活写剧本是必需的吗?

埃普斯:不能说必须,但一个基于真实的电影可能比凭空捏造的虚幻更能吸引观众。如果不是我在空军部队的体验、调查,我可能写不出《壮志凌云》这部成功的影片。如果没有实践和调查,影片可能只是一个站不住脚的“骗局”。即使是一个美好的幻想,也可能是从生活中升华而来的。因此,在没有实践和调查的前提下进行剧作,在我看来是个巨大的错误。

东方早报:你现在还写剧本吗?

埃普斯:编写教科书就是我最近参与的项目,这项看似简单的活却花费我近期来大量的时间,所以最近没有进行剧本写作了。编写教科书和写剧本其实非常不同,写教科书你必须得句句严谨细致。

“编剧从虚无一片中,建立了一个世界”

东方早报:中国最近大兴IP热,似乎系列电影和改编自畅销小说、游戏的剧本才能获得成功,编剧们应如何应对这一现实?

埃普斯:其实全世界都在面临这个问题,不同时期电影业都面临不同的潮流,而IP热正是目前一股强劲的浪潮。IP让投资人有安全感,可以理解投资方认为手握已经成功的作品更为放心,也能为他们赚取更多利益。但对于编剧,既然从万千行业中选择了这个职业,我认为还是应尽其所能地为公众写最好的作品。这是一个挑战,你得有足够的激情来击退它。

东方早报:此次的编剧班更多面向类型化电影的剧本创作,编剧面对电影工业是否必须有所妥协?

埃普斯:这也是好莱坞的编剧所面临的问题。我认为电影工业就是一种合作,制作一部电影是多人牵涉其中的过程,每个人都扮演着他所擅长领域的主角,编剧就是一部电影的开始。作为一个编剧你必须认清你在与许多创造人才合作,而你的剧本只是一部电影的蓝图,并非成品。重要的是,导演、编剧、制片要对制作出一部什么样的电影达成共识,关键在于交流合作,妥协在所难免,但这是为了一部好电影诞生所做的必要牺牲。

编剧为工业写作,更是为观众写作,我个人很喜欢坐在观众中,看着他们因我所写的剧情喜怒哀乐、产生共鸣是编剧这个职业带给我最有成就感的部分。我的剧本是为了观众而写的,我很享受他们看了我的电影的笑与泪,我认为一部符合观众口味和市场需求的电影是部成功的电影。

东方早报:职业编剧算艺术家吗?

埃普斯:当然。他们是剧本的作者,从虚无一片中建立了一个世界。然而我觉得中国的编剧没有取得应得的尊重,这不利于行业的发展。一旦电影工业认识到了剧作者的重要性,中国电影业将取得惊人的发展。同时,这是一个双向的付出,编剧也得同样写出真实的、好的剧本作为回馈。当人们尊重编剧对电影的贡献时,所有人都会看到编剧的成长潜力并更信任编剧和他们所讲述的故事。我也强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文/陈晨 实习生/ 俞珉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