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成为津巴布韦法定货币?

[摘要]在津巴布韦采取整肃财政纪律、尽快进行改革措施、制订中长期规划等措施后,中国仍然可以考虑帮助津建立起人民币主导的货币体系。

近日,津巴布韦副总统姆南加古瓦提议,“使用人民币作为津巴布韦法定货币”。对此,中国应该做出何种选择?

我们需要从三个层面进行分析:其一,津方提出这一建议的出发点何在,这一建议对津方的核心利益在哪里?其二,如果中方接受津方建议,那么人民币在津成为法定货币,这种移植的货币体系是否具有内在可持续性,或者其可持续性条件是什么?其三,如果考虑更长远一些,人民币在津的货币体系,是否可以复制到其他地区,这种复制可能存在什么问题?针对津的问题,本文主要从前两个层面展开分析。

津方提议人民币作为其法定货币,其意在于建立起人民币主导的法定货币体系。

在这次提议之前,美元、英镑、南非兰特、人民币、日元、澳元、印度卢比、博茨瓦纳普拉、欧元,这9种货币都是津的法定支付货币,其中已然包括了人民币。不过目前的货币体系中,美元仍处于主导。这次津副总统在重要会晤场合给出这一提议,显然是要大幅提升人民币在津的地位。结合津方对中国投资的期待、津方长期以来饱受英美制裁,以及外债形势严峻等背景,我们不难理解津方的提议。

但是津方提议,其意图并不在于解决货币问题本身。

在引入外国货币之前,津巴布韦面临严重的通胀。2002年,津步入100%的通胀率时代,2006年上升到1000%以上,2007年的通胀率超过百分之2万,2008年甚至高达百分之220万!后来的100万亿津元,在日本央行的货币博物馆也是个稀罕物(游览信息:该博物馆免费参观,每周一闭馆)。

人民币成为津巴布韦法定货币?

百万亿津元

高通胀的背后是货币政策为财政赤字融资,财政赤字的背后则是长期以来的内外交困:津巴布韦长期以来经济衰败,更遭受西方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制裁。

2009年4月之后,津巴布韦陆续引入9种外国货币作为其法定支付货币。津巴布韦的通胀率迅速转向稳定。2010至2012年,津通胀率一直维持在3%到4%的合意水平;在初级品价格大幅下降的情况下,2013年、2014年,津通胀率分别为1.63%、-0.22%。可见货币改革后,津的通胀率已经进入到正常区间。津的人民币提议,意图并不在于解决货币问题本身。

津方提议,很可能是出于财政角度的考虑。

2009年之前,津通过超高恶性通胀向财政赤字提供融资,这只是拆了东墙补西墙。而此后津引入外国法定货币,虽然根治了通胀问题,但是在赤字财政缺乏根本变化的情况下,这种货币改革等于拆回了西墙、来补东墙。

由于根本矛盾并没有解决,等到货币体系回到健康状态的同时,津政府却发现:赤字财政面临着凶险的境地。2013年1月31日,津财政部陷入财政枯竭,支付完当期公务员的薪水之后,公共账户上仅余217美元。另一方面,津巴布韦的财政赤字过度依赖外资,这导致了财政赤字在很大程度上转化成了政府外债。

在2009年货币改革,失去了铸币税手段之后,政府外债余额从2008年的53亿美元,上升到了2013年的82亿美元,增量达29亿美元,同年政府外债余额占GDP比例为61%!而在1995年至2008年期间,因为可以通过高通胀获取铸币税,公共外债余额仅从50亿美元上升至53亿,增量为3亿美元。可见,失去通胀这种隐形税收之后,政府赤字更加严重依赖于外债了。

与此同时,赤字财政用于大规模刺激消费,并没有形成有效的生产能力,供给端一直面临瓶颈。因此,十多年来津巴布韦持续面临严重的国际收支失衡,2011年至2013年,经常账户赤字占GDP比例持续超过20%!

总之,2009年的货币改革虽然成功缓解了通胀,却截断了赤字财政的无限融资渠道,也失去了汇率对国际收支失衡调整的政策渠道。按目前的状况,津方的财政状况、国际收支失衡都将难以持续,两个领域的风险都在迅速积累。

津急需改变当前的货币体系,但选择有限。

虽然物价稳定,但出于财政目的,目前的货币体系也必须要进行改变。

一种选择是,回到2009年之前的状态,通过超高通胀率来为赤字财政融资。但是这种做法已经被证明具有很大政治风险,显然行不通。

另一种选择就是在引进外国货币的道路上,更进一步。也就是干脆选择某种国际货币(美元、日元、英镑、欧元,以及正在做大的人民币等)作为主导的法定货币。比如说美国,假如津以出让货币主权为条件,美国可能出于两个原因以零成本、或者低成本向津提供美元:第一,印刷美元的直接成本几乎为零。第二,达成协议之后,美国有义务帮助津维持货币体系的基本稳定,提供充足的流动性。

但是,津巴布韦在美国的独裁国家黑名单上,以美为首的西方国家都不可能和津达成这种协议。而且,从经济上考虑,以津目前的经济基本面,即使一次性向其提供充足的美元流动性,在津美元也会通过外债偿还、国际收支逆差等渠道大量漏出,直到流动性再次枯竭。而外流的美元,将形成美国的对外负债。

对中国而言也是如此。如果中国无条件对津货币体系托底,将面临长期沉重负担。

如果中国向津提供一次性充足的人民币流动性,这种成本固然有限,但是,如果津巴布韦无法解决目前的产能瓶颈、持续的国际收支逆差,以及严重依赖于外债的赤字财政,那么在津人民币的流通就存在巨大的外部漏出窟窿。

按目前的状况,如果津的对外贸易全部使用人民币结算,则津每年通过国际收支逆差漏出的外汇将达200亿人民币左右,如果考虑外债偿还,则情况更为严重。津采用人民币作为法定货币,也就这意味着中国对津的金融体系要进行托底、维稳,那每年的货币漏出就会成为中国的沉重负担。

中国应有条件帮助津重塑货币体系。

当然,这并不是说中国完全不可能接受津方的提议。在满足以下条件的情况下,中国仍然可以考虑帮助津建立起人民币主导的货币体系:

第一,津应整肃财政纪律,减少对扩张性财政政策的依赖,严格控制财政赤字和外债规模。第二,津尽快采取改革措施,整治、改善营商环境,吸引FDI投资,通过这一渠道在中短期积累外汇,在中长期形成有效产能。第三,津需要制订中长期规划,充分利用其资源优势,形成有优势、大规模的出口产业链。同时,为国际收支实现平衡制订实施步骤和具体时间目标。(文/徐奇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