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为何在美国不流行?

[摘要]“无神论”在美国是一个被严重污名化和妖魔化的身份,相关民意调查表明,即使在今天,许多美国人的眼里,“无神论者”(Atheist)依然是邪恶、道德败坏的代名词,甚至比强奸犯更不值得信任。

通常情况下,生活越富裕、教育水平越高的国家,其国民的信教程度就越低,但美国是个出了名的特例。华盛顿皮尤研究中心(PewResearchCenter)的报告指出,就宗教虔诚度而言,“美国迥异于其它西方国家,而更接近于印度、巴西以及黎巴嫩等欠发达国家。”

不仅如此,“无神论”在美国是一个被严重污名化和妖魔化的身份,相关民意调查表明,即使在今天,许多美国人的眼里,“无神论者”(Atheist)依然是邪恶、道德败坏的代名词,甚至比强奸犯更不值得信任。

但是,在美国无神论者协会(AmericanAtheists)主席戴维·西尔弗曼(DavidSilverman)看来,情况正在发生明显的好转;自2006年以来,无神论者在全美的声浪一阵高过一阵,“我们正在取得胜利,而这一切都是主动出击的结果。”

戴维·西尔弗曼出生于一个宗教氛围浓郁的犹太家庭,在6岁时向父母表明自己的无神论信仰,在44岁那年成为美国无神论协会的主席。他是一个体魄强健、言辞激进、斗志旺盛的社会活动家;在他看来,全世界无神论者心目中的第一偶像、有“达尔文的斗牛犬”之称的英国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在有些时候都“不够强硬”。

来上海出席由民间主办的中国第四届无神论论坛期间,戴维·西尔弗曼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

无神论为何在美国不流行?

戴维·西尔弗曼

澎湃新闻:首先,请介绍一下您担任主席的这个“美国无神论者协会”。它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规模如何?主旨是什么?

西尔弗曼:这个协会在1963年由曼德琳·奥哈拉女士(MadalynMurrayO'Hair)创办,是一个非盈利性的组织,其主旨是保护无神论者在美国社会的权利和自由。也许你很难相信,在美国,无神论者不仅仅是一个少数人群、而且是一个非常弱势的群体。比如说,美国的电视媒体现如今绝不敢嘲笑犹太人或是黑人,但他们会肆无忌惮地攻击、诽谤一个无神论者。

澎湃新闻:从你们的协会创立到现在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美国无神论者的处境有没有改善呢?

西尔弗曼:我很希望能给出肯定的答复,但可惜不能。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还有约翰·列侬的《想象》(Imagine)那样的歌,当中有“不用杀戮和牺牲,也没有宗教”(Nothingtokillordiefor,andnoreligiontoo)这样的歌词。但后来呢,美国人在唱这首歌的时候,常常故意不唱这句歌词,或者用一种愚蠢的方式去修改它。2011年,歌手CeeLoGreen在新年前夜演唱这首歌时,竟然把“也没有宗教”改唱成“所有宗教都是正确的”。你说这有多荒唐!

但另一方面,大约从2006年起,美国社会无神论者的声浪越来越高;那一年的前后,几本无神论书籍集中出版,比如理查德·道金斯的《上帝的骗局》、克里斯托弗·希钦斯的《上帝并不伟大:宗教如何毒化一切》、萨姆·哈里斯的《给一个基督教国家的信》、丹尼尔·C·丹尼特的《破除魔咒:作为自然现象的宗教》。(编者注:以上四位为“新无神论运动四骑士”)。

无神论为何在美国不流行?

新无神论运动“四骑士”(从左至右依次为理查德·道金斯、萨姆·哈里斯、丹尼尔·C·丹尼特和克里斯托弗·希钦斯)

澎湃新闻:那根据你们的统计,今天的美国到底有多少无神论者呢?

西尔弗曼:大概占全美人口的25%。这个数字听上去还不错,是不是?但问题在于,大约只有4%的人会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无神论者”(Atheist),而大部分人会选择其他一些五花八门的称谓,比如“人本主义者”(Humanist)、“不可知论者”(Agnostic)、“怀疑主义者”(Skeptic)、“世俗主义者”(Secularist)等等。这些词其实都是一个意思,那就是“我不相信有上帝”,但在社会的巨大压力和歧视下,很多人都不敢自称为“无神论者”。

澎湃新闻: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在美国,事实上有很多无神论者,但他们都在有意识地隐瞒自己的信仰。

西尔弗曼:可以这样说,虽然我并不喜欢用“信仰”这个词。许多美国的无神论者好像是不敢“出柜”的同性恋者;你好像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今天的美国社会,对待同性恋要比对待无神论宽容得多。前些年皮尤做的一项民意调查就表明,美国人宁愿让一位70岁以上的老人、或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的人、或从来没有担任过任何公职的人出任美国总统,也不愿意让一位无神论者担任这个职务。

澎湃新闻: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美国的新教传统么?

西尔弗曼:新教传统当然是一个原因,但问题是,欧洲有比我们深厚得多的宗教传统,但他们这些年的无神论状况要比我们好得多。因此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在我看来,美国这些年强调的所谓“政治正确”,要对美国无神论者遭遇的不公负很大的责任。正是出于对“政治正确”的顾忌,许多人不敢勇敢地表达自己。

“政治正确”的要求之一,是你必须尊重其他人的宗教信仰;但尊重是一回事,遵守是另一回事,可惜这两者经常被混为一谈。要知道,如果你今天出于所谓“政治正确”的考虑而放弃某项权利,您还将在未来丧失更多的权利。

我刚才说到,正因为“四骑士”无神论著作的集中出版,美国社会出现了无神论的声浪;这给了我们一个提示,那就是必须勇敢地、大声地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必须主动出击,创造话题。

而根据数据显示,当越来越多的新闻媒体报道有关“无神论”的事件,在网络上搜索“无神论”的人就越来越多,与之相应的是,公开承认自己是“无神论者”的人也越来越多。

2010年,也就是我当选美国无神论者协会主席的那一年,我们在圣诞节前发起了一场“战役”。在纽约林肯隧道前,我们竖起了一副巨大的海报,“你知道那是神话”(YouKnowit’saMyth)。这一海报收到了奇效,全美各大新闻网争相报道,该短语也成为社交网络上的热门词。

海报“你看到了什么神话?”

澎湃新闻:我有一个困惑,你们特意选择在圣诞期间发布这个海报,是希望无神论者不要庆祝圣诞节么?

西尔弗曼: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庆祝圣诞节、复活节、或者其他什么宗教节日。我本人就很喜欢圣诞节,特别爱喝蛋酒!我们的意思只是,人们没有必要非得以教徒的身份庆祝圣诞节;你可以尽情享受派对,但不必信奉耶稣!

澎湃新闻:您提到的这些海报,这些战役,会在美国公众中引发反感么?

西尔弗曼:那当然!你知道我收到过多少死亡威胁么?你知道我在美国公开演讲时必须穿防弹衣么?但话说回来,有的时候,我会发现情况比我预想得要好。

举个例子。去年3月,我前往一年一度的全美“保守派政治行动会”(CPAC);按照美国人的一般理解,保守派和基督徒之间几乎可以划等号;而我到那里是想告诉他们,你可以选择成为一名持政治保守立场的无神论者。当时的我穿着防弹背心,站在集会的出口处,举着无神论的牌子,看着成千上百人向我走过来,有那么一刹那,心里真的有些紧张,要知道这些家伙多半是支持百姓持枪的!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些保守派人士中,居然有很多人一眼就把我认了出来,并且告诉我他们是无神论者!

为了和民主党争夺选票,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表示,他们应该争取尽可能多的无神论者进入自己的阵营。我的感觉是,美国日益白热化的两党之争对无神论运动有好处;别忘了我刚才提到的一个数据,今天25%的美国人是事实上的无神论者,这是一个多大的票仓!

另外,调查数据显示,美国社会无神论者的人数正在显著增长;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表示,他们不介意选一个无神论者当总统。我相信,不久的将来,美国总统就不必说“上帝保佑美国”这种话;至少,他们在说之前得三思而后行。

无神论为何在美国不流行?

自2006年以后,表示愿意为无神论者投票的美国人越来越多。戴维·西尔弗曼供图

澎湃新闻:你好像很喜欢强调“数据”。

西尔弗曼:那当然,数据、事实、理性,这是无神论者最有力的武器。宗教人士爱用道义和教条对人们进行洗脑,而我们只用数据和事实说话:

无神论观点被神学观点打败的次数?——零

“上帝杰作”被证实的次数?——零

那些通灵、妖魔、鬼魂、超自然现象被证实的次数?——零

那些所谓的奇迹被证明确实发生过的次数?——零

如果一个人能运用批判思维,那么他只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所有的宗教都是谎言;所有的神都是假的;所有的奇迹都是伪造的。

无神论为何在美国不流行?

今年年底,戴维·西尔弗曼的第一本书《与神交战》将出版面世。

澎湃新闻:看上去,您对美国未来的无神论运动很有信心。但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宗教确实有着强大的、顽固的生命力和吸引力。比如,中国作为“世界第一无神论大国”,这些年却有越来越多的人重回宗教的怀抱、甚至去相信一些怪力乱神。您对这样的现象怎么看?

西尔弗曼:我的感觉是,中国虽然是“世界第一无神论大国”,但许多人的无神论主张,并非是他个人批判思维的产物,因此他们很容易就受到其它宗教的影响或蛊惑。而真正的无神论主张,必须通过批判思维和事实数据——而非记忆和重复——才能获得。(文/ 吴海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junji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