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如何破日本谍战?

[摘要]关于谍战,正如成都市档案馆调研员姬勇所说,被世人所知的,必然都是身份已被识破曝光,没有被识破的则一直潜伏在暗处,或者悄无声息地功成身退,永远不为人所知。

抗战老兵如何破日本谍战?

  1936年11月末,重庆日本长江特务机关所召开全川特务会议,12月上旬,会议内容就被当时的四川省政府获知,按此推测,应有人员“潜伏”在日本特务机关中。摄影/王天志

1944年9月,一份加急文件送到四川省政府,称在当月9日0时30分的空袭之后,新津机场附近发现多处奸伪间谍发出信号弹、点燃火堆,为日本飞机指示轰炸目标。

也是在那一年,20岁的廖俊义开着装有无线电侦察机的汽车在成都的大街小巷盘旋了三天,最后在干槐树街将潜伏了三四年的汉奸组织电台破获。

在1938年至1944年这6年时间的档案记录里,日本在成都的谍战活动花样百出:利用女色侦察机场及弹药库、窥窃公文,收买茶役小贩,在轰炸期间挥舞布条、镜子反射光线指引日机,派出职业间谍“潜伏”并伺机行动……

抗战老兵如何破日本谍战?

吴冰案卷宗。摄影/王天志

间谍入川

日本人装学生来川秘密刺探

早在抗战发生前夕,就不断有日本学生、新闻记者等来川“游历”,实则担负着秘密测绘、刺探情报的任务。而随着战事的迫近,这场情报博弈愈演愈烈。

1938年,四川省会警察局突然收到四川全省防空司令部送来的训令,大意如下:查本市已遭遇两次空袭,关于缉拿汉奸间谍事项应认真办理,兹特将本市军政机关现任侦缉人员,一律加以组织担任侦缉任务,并发给防空谍查勤务实施要则……当时,成都时常有各地难民涌入,而日本间谍,也由武汉、昆明等地辗转来川。

在1942年的档案里,也记录着四川省会警察局接到的一则密令,昆明捕获一名日本间谍,在审讯后供出,日本派出大批间谍化装成难民、华侨沿着川滇交通线至重庆、成都,这批“难民”一半能操纯粹的东北话,一半能操良好的广东话,虽着便服,但佩戴手枪、手榴弹等,十分危险。

1943年开始,为配合盟友美军反攻,四川开始修建和扩建军事机场。随后,著名的B-29重型轰炸机首飞驼峰安全降落改建后的新津机场。进驻新津机场的部队是美军第14航空队40大队,配备流动式高炮、高射机枪和探照灯,并有雷达、地面导航等通讯设备,美军援华航空指挥部就设在新津机场。

这让日本人极度紧张,他们迫切地希望搞清楚成都乃至四川军用机场的一切情况,除轰炸目标从平民区转移到军用机场附近之外,也紧锣密鼓地展开情报工作。而且,对华谍战的中心也转为调查成都机场及空军情报。

成都商报记者在翻阅四川省档案馆、成都市档案馆的大量馆藏中发现,1943、1944年,空袭期间机场出现“异常情况”的情况并不少见。1944年10月3日,成都市政府又收到报告,称发现成都地区各机场附近间谍、汉奸活跃,每逢敌机夜袭时,在机场附近偷发信号枪指示敌机轰炸目标。此外,美空军测向电台还曾测探到使用日语进行广播的电台。

为保护新津机场的安全,距离新津机场不远的五津镇商业市场的一些商铺、烟馆赌场被清查关闭,当时的新津段公路也专门改线。政府还组织了大量人力在新津机场三公里以内清查户口,在成都市范围内随时登记并监视使用无线电器材者。

根据档案记录,在日军空袭期间,机场二十里内都被严禁悬挂色彩显著物件,如有动作诡秘、形迹可疑者,立即拘捕。

神秘卷宗

小旅馆抓到女间谍,搜出机场方位图

关于谍战,正如成都市档案馆调研员姬勇所说,被世人所知的,必然都是身份已被识破曝光,没有被识破的则一直潜伏在暗处,或者悄无声息地功成身退,永远不为人所知。

1944年9月16日,成都牛市口德鑫旅馆。

年轻女子吴冰正与男子朱建正道别,她打算这两日离开成都。没想到,这一晚,是她人生的巨大转折。

晚上8时许,一行六人闯进了德鑫旅馆,有备而来的他们将吴冰和朱建正挡获。六个人中,包括四川省会警察局调查股的曾有忠,以及他带领的4名警士。

还有一人至关重要,是行辕调查课特工周震东,这场抓捕行动的主要执行者。见吴冰与朱建正双双被控,周震东被那个行李箱吸引了。他打开箱子,眉头皱了一下,心里却一喜:这案子有着落了!

时隔61年,牛市口高楼云集,这家小旅馆早已不复存在。历史上发生的这一幕也鲜为人知,好在,于成都市档案局的馆藏中仍能找到一些线索。

今年7月初,记者在成都市档案局翻阅到一份神秘卷宗,封面时间显示为1944年9月20日,由当时四川省会警察局局长方超呈送成都行辕调查课,案由是“敌谍案”,被告人正是吴冰、朱建正。内文简略,大意如下:

查本月十六日,我局会同行辕调查课派来的周同志,在外东牛市口德鑫旅馆内查获奸伪嫌疑犯女子吴冰、男子朱建正,及可疑文件与该犯等行李甚多。经带局侦讯,女子吴冰供词闪烁,疑窦颇多。

姬勇告诉记者,这份档案早就引起了他的好奇。他渐渐梳理出了这一案件的来龙去脉。当年,行辕调查课何课长接到一份密电,称据海外情报,日本间谍川岛芳子派得力助手某小姐来成都活动,希望派人严密侦查。

周震东等特工经过摸排,在新南门王家坝街航委会军法处侧面的大杂院里发现了“某小姐”,即吴冰的行踪。除了派人盯梢,他还安插了一名特工在吴冰身边,窥探她的举动。渐渐地,吴冰的真实目的浮出水面——她频繁与空军司令部、空军幼年学校等人员甚至高官接触,旨在刺探空军情报及成都附近机场信息。

吴冰被捕时,距离日本钢铁工业中心八幡市突遭空袭才过去三个月,执行空袭的美军的B-29轰炸机,正是起飞于中国成都附近的军用机场。因此,日本迫切希望全面了解成都乃至四川空军及机场机密信息。姬勇推测,吴冰正是因此受命来蓉。据悉,从她的行李箱里缴获的文件中,正有附有文字说明的各大机场方位图。

抗战老兵如何破日本谍战?

  为防止日本间谍在成都秘密测绘,当时很多地方禁止游览拍摄。摄影/王天志

秘密计划

重要史料揭示日军谍战终极目的

成都市档案馆里还收藏着一份重要史料《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四川之秘密计划》,显示了日军对川谍战的终极目的——日军打算从走私、贩毒、在成都设领事馆、挑拨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关系、破坏救国会五方面入手,逐渐实现侵略四川。全文上千字,内容详实,如“贩毒”一章,详细计划了从天津贩毒来川、再收买汉奸销售,最后择乡间建造毒机关的“三步走计划”。

这份《秘密计划》究竟从何而来?

姬勇介绍,它附在1937年7月16日成都出版的《图存》周刊中。序言中记录,“余友刘君,彼从其挚友处,获得日本帝国主义对四川侵略之秘密计划”。

根据序言,这份计划是当年4月下旬,重庆日本领馆秘密召开四川间谍会议所决定的,当时参加开会者有40余人,其中日本人4名。“余将此秘密计划公布国人,深望爱国人士,注意及此,免中其毒计焉!高永立于民国二十六年六月三十日。”

至于获得此计划的途径,序言中极为隐蔽地提到,这位“刘君之挚友”担任重庆行营某项重要工作,“于千方万计中,获得此秘密计划文件。”可以推断,在日军谍报机关时刻窥探四川及成都情报的同时,其内部也混入我国情报人员,冒着生命危险紧盯和传递着他们的动态。

序言中提到了三人,“刘君”、“刘君之挚友”及“高永立”。姬勇介绍,“高永立”是出现的唯一全名,他们试过很多渠道检索,均未发现任何与此人相关的材料。

“根据当时情形,百分百是化名,也有可能是编辑部故弄玄虚。”姬勇称,这位“刘君之挚友”能够拿到间谍会议上的计划内容,连参会人数都一清二楚,绝非等闲之辈。为了保全他,“高永立”不可能以真名出现在公开刊物上。

《图存》乃车耀先创办,他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创办主编《大声》周刊,宣传抗日救国。至于《图存》是如何获得这份《秘密计划》的,至今仍不得而知。

揪出汉奸

停电获灵感,发现干槐树街可疑电台

因年代久远,再加上情报工作的隐蔽性,很难找到当时的经历者来回忆谍战。日前,机缘巧合下,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了抗战老兵廖俊义,他曾亲历过一段往事。

抗战老兵如何破日本谍战?

  2015年7月17日晚,成都市龙泉驿区南山养老院,抗战老兵廖俊义先生讲述当年抗战。摄影/王天志

7月17日下午,记者在龙泉南山养老院见到了91岁的老兵廖俊义。他17岁考入成都空军一大队,曾参加过第三次长沙会战等多次战役,后因负伤调空军第3路司令部副官处工作。约在1944年,他配合四川防空司令部将潜伏在成都的汉奸李度梅领导的汉奸组织及电台组织破获。

“当时汉奸电台活动很频繁,日军飞机一起飞,就发电波给飞机定向。”廖俊义奉命调查,发现此类电波很强,应是比较高级的装备。一天,他到司令部广播室交材料,忽然停电了,正在播放的广播戛然而止。廖俊义的灵感被触动了,“我把材料一丢,跑到参谋长石隐的办公室,连报告都没有喊:汉奸,有办法了!”

石隐半信半疑,说,“你有啥子办法?”

廖俊义给防空司令部建议,把成都城内划为四个区、城外分为四个区,分区分时段停电,同时发假警报,然后把美国14航空队的无线电侦察机安装到车上进行地毯式搜索,监测这些假情报会从哪里发出。

在成都的大街小巷盘旋到第三天,廖俊义终于有所发现,干槐树街某处存在可疑电台。“我们装有无线电侦察器的车子,指针指向干槐树街就不扭动了,车一开,指针又摆动,然后继续指向那个位置。”

当时的干槐树街,只有二十几户人。

回到司令部,廖俊义向当时的空军第3路司令部司令官王叔铭汇报。王叔铭问,有没有惊动对方,廖俊义回答没有,事关重大,他必须先行汇报。

原来,发现可疑电台后,他去派出所查询户籍,得知新津机场12总站无线区台机务长钱子贾就住在这里,很有嫌疑。王叔铭听闻,将自己的望远镜递给他,“事不宜迟,马上带两名便衣上门搜查!”

廖俊义带人再次回到干槐树街,在较高处用望远镜观望,看到钱子贾屋檐背后架着无线电的天线。随后,他们在钱子贾家中厨房碗柜背后找到了电台、密码本等。

马上,钱子贾在新津被直接扣留,押解到航委会军法处。廖俊义回忆,经审讯,连带牵出了空军无线电总台的总台长董心怡,还有空军总指挥部参谋处的两个参谋,以及大汉奸李度梅。

谍战没有硝烟,但与真枪实弹的战场同样步步惊心,同样凶险。(文/张漫)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katrina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