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家书:日军如何让中国人家破人亡

[摘要]“敌人见人便杀,见屋便烧,见粮食便毁,见牲畜便打,整个太北除冀西一角较好外,统均烧毁,其状极惨”。抗战时期的高级将领左权的11封家书,充满了对日本侵略罪行的揭露和控诉。

左权女儿左太北说,在这11封家书中,不仅将抗战时期的亲情体现得淋漓尽致,更穿过了历史的风雨烟云,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日本侵略罪行的揭露和控诉。这是血痕斑斑的历史,时刻警醒着我们,决不能忘记国恨家仇。

“……我担心着你及北北……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21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愿在党的整顿三风下各自努力求进步吧!以进步来安慰自己,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

1942年5月,日军向太行抗日根据地发动大“扫荡”。22日夜,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部署完突围转移任务后,想起了远在延安的妻子和爱女,拂纸挥笔写下了这封家书。

3天后,左权壮烈殉国于辽县十字岭,年仅37岁。他也是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最高指挥官。

2015年7月21日,左权信中的爱女“北北”已是75岁的老人。她抚摸着与父母的唯一一张全家福,讲述着关于父亲的记忆,眼泪10余次夺眶而出。照片中的左太北,还只是一个出生仅3个月的婴儿。

左权留下的,还有11封珍贵的家书。信中不仅记载了敌后根据地的状貌,日本侵略者“在占领的地区大肆屠杀”,“放毒”残害军队和百姓等种种灭绝人性的罪行,更饱含了一位威风凛凛的将领,对妻女的思念与体贴。

最后的呐喊

“冲啊!同志们冲啊!”

战地家书:日军如何让中国人家破人亡

左权,战功卓著的高级将领,曾任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指挥过“百团大战”等著名的战役、战斗,是抗战中八路军牺牲的最高级别指挥官。1942年5月25日,左权在指挥部队突围时,壮烈殉国,年仅37岁。

“太北小鬼”、“小天使”、“小宝贝”、“小家伙”……11封家书中,左权用尽了昵称,表达着对女儿的挚爱与牵挂。

如今,当年的“太北小鬼”已年过七旬,她住在北京的一家疗养院中,头发花白,衣着简朴,戴的眼镜已经有多处锈迹。谈起父亲,时空在这位老人心中仿佛一下子回到了70多年前,左太北仍旧如年幼的孩子一般,表达女儿对父亲的爱慕与思念。

去年,左太北再次踏上了父亲牺牲的山西省辽县(现左权县)十字岭地区。每年的清明节和父亲牺牲的日子,左太北都会到父亲战斗和牺牲的地方,沉思很久。

1942年5月19日,日军出动2万余人,向太行抗日根据地腹部急进。我主力部队大部分都已转移,只有中央北方局、总部司令部等还在敌人的合击圈内。当时,整个后方的兵力极少,彭德怀、左权、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等连日研究对策,决定在敌人分路合击时,乘隙钻出包围圈。

5月24日晚,我军开始了大转移。中午,日军摆下“铁壁合围”阵,五六架敌机在总部机关隐蔽的山沟里投弹、扫射,形势急转直下,夜间突围已不可能。彭德怀和左权决定分路突围,左权坚决要求率部为大部队断后。

左权拒绝了警卫连要求先护送他撤离的请求,要和北方局及党校的同志一起突围,他挥手边冲边喊:“同志们,不要怕飞机,冲过去就是胜利!”

原北方局秘书长杨献珍曾在回忆录中说,左权将军的喊声伴随着他终生。

当时,数千敌人逼近十字岭。左权指挥着人们从南向北往上冲。“冲啊!同志们冲啊!朝北艾铺方向冲出去……”战士们跟着左权的喊声朝前冲,越过十字岭就到了安全的地方,而左权一直站在岭脊。

在距十字岭10几米处时,敌人的炮火变得更加猛烈,一颗炮弹落在了左权身边,飞溅的泥土扬了他一身。但左权连腰都没有弯,而是继续站在高地一直大喊着指挥突围。第二颗炮弹袭来,左权的声音戛然而止。

左权壮烈殉国的消息传出后,三军恸哭。朱德总司令亲自题写了悼念诗:“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唯一全家福

她只与父亲生活了3个月

神州沉沦的时代一去不复返。2014年,左太北再次站在十字岭,一只小黄雀落在左太北面前的松树上,不停地叫着。谈到这里,左太北再次失声痛哭:“我就觉得,是父亲知道我来看他,特别高兴。这只小黄雀就是父亲从天上来,专程告诉我,‘我挺好的,你放心吧’。

一只小黄雀,带着她穿过了70多年的沧桑,她觉得离父亲非常近,近得能感受到父亲的温度。

左太北专程在潞城北村的一间民房住了一晚。1939年4月16日,父亲左权、母亲刘志兰就是在这间民房结婚,如今这里成了纪念馆。

抚摸着屋内的物品,左太北与父亲隔空对话,也寄托着一个女儿对父亲的情感——一盏油灯,是父母当时用过的旧物;陈设的一个银元,是父亲结婚时专程给一个未参加酒席的科长,用来补酒席钱。

左太北小心翼翼地拿出珍藏的资料,向成都商报记者一遍遍诉说着心中的父亲。但实际上,她只与父亲一起生活了3个月,只能讲述着自己听来的、读来的、拼凑来的关于父亲和那个山河破碎时代的故事。

左太北说,母亲从来不提及父亲。这里面有爱,有悔,也有殇。

左太北出生于1940年5月,正好百团大战在8月即将开始。左权是这场重要战役的主要策划人,也是工作最忙的时候。

左权从不向家人谈起自己的难处。小太北出生后,为了不影响别人休息,左权一家从司令部搬出来,住进了一间废弃的奶奶庙。

1939年结婚时,34岁的左权由于长年征战,皮肤黝黑,显得风尘仆仆。刘志兰只有22岁,年轻、白净、漂亮,又是北京城出来的,“父亲对母亲虽一见钟情,可我母亲哪能看上啊”。最后,还是朱老总亲自说媒。

刘志兰是个热血青年,极不愿意因为孩子和丈夫影响进步,再加上奶水不足,小太北总哭,情绪不是很好。很难想象,左权白天忙于工作,晚上回家后就开始照顾女儿、洗尿布。

而这些,正体现了左权作为父亲和丈夫的伟大。

1942年,刘志兰曾在一篇纪念左权的文章中写道:“因为近年来带北北影响到自己的进步,心情不好,曾迁怒于你,一次向你发牢骚,刺激你。你除去解释与安慰之外,没有一句责难,使我惭颜,希望见面之日得到你的原宥。”

一家人就这样生活了3个月。左太北回忆说,这也是她真正有家的时间。后来,她就和母亲一起去了延安,从此与父亲分别,再次见面的这一天,始终没有来到。

正是在分别前,一家人拍下了唯一的一张合影,左权站在村口,遥望母女俩离去的背影,很久。

战地家书:日军如何让中国人家破人亡

战地家书:日军如何让中国人家破人亡

左权的家书

家书父女情

“原来有个这么疼爱我的父亲”

此后,左权和妻女就只能“见字如面”,一直到牺牲前两天,左权一共写下12封家书,遗憾的是,其中一封遗失,保留了11封。每一封信中,都流露着对妻女的思念。

1940年11月12日,在第一封家书中,左权写道:“有不少的同志很惊奇我俩真能够分别,你真的去延安了。本来分别是感痛苦的,但为了工作,为了进步,为了于党有益,分别也就没有什么了。”“不知道你在征途中及“长征”结束后,身体怎样?太北身体好吗?没有病吗?长大些了没有?更活泼些了没有?”

左权每个月仅5元津贴,但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把攒下来的钱托人带给刘志兰,还托人给女儿买花布、做衣服、织毛衣。在家书中,左权一边宽慰着独自带孩子的妻子,一边关心女儿“手脚没有冻坏吧?之前寄的小棉衣能穿吗?”

在1942年5月22日,牺牲前3天发出的最后一封家书中,左权还惦记着女儿的教育,幻想着和女儿一起生活的时光:“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着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可惜三个人分在三起,假如在一块的话,真痛快极了。”

童年的左太北,对父亲的印象甚少。她不到两岁就住进了保育院,一直过着集体生活。到了周末,别的孩子都回家了,她就在学校住着。“不调皮,傻呵呵的,让我学习就学习,让我吃饭就吃饭”。

身边的人对左太北都很关心,但从小到大几乎没有人和她谈父亲,她也只知道父亲是个大英雄。

指着一张与毛泽东的合影,左太北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是唯一一次有人当着她的面说:“这是左权的女儿。”

那是1952年4月4日,左太北就读的八一小学组织了七八名学生,到中南海向毛泽东主席汇报学校生活。有不少孩子的家就在中南海,毛泽东和他们很熟,一起说说笑笑。直到介绍到左太北时,工作人员说:“这是左权的女儿。”

毛泽东的脸一下就沉下来了,表情变得严肃。他把左太北拉到身边,嘘寒问暖,问得特别细:“周末不住校时去哪?”“有人送你、接你吗?”最后,毛泽东特别认真地要求,和左太北照一张合影。

直到1982年,左太北42岁时,母亲把11封家书交给她,左太北才知道,“原来我有一个这么疼爱我的父亲,我才体会到我有一个家,我反而有失落感了”。

战地家书:日军如何让中国人家破人亡

左太北老人

国恨家仇

“一封封信,都是铁证”

亲情之外,左权家书中还充满了对日寇罪行的控诉、战局的分析。

“敌人的政策是企图变我根据地为一片焦土,见人便杀,见屋便烧,见粮食便毁,见牲畜便打,虽僻野山沟都遭受了损失,整个太北除冀西一角较好外,统均烧毁,其状极惨……日寇对华北我军的进攻必更加严重,以遂其反共阴谋,今后华北之严重局势也就大大的加重了。”

在最后一封信中,左权反复对妻子交待:“我虽如此爱太北,但时局有变,你可大胆地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不必顾及我,一切以不再多给你受累、不再多妨碍你的学习及妨碍必要时之行动为原则。”

左权做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一语成谶。最后一封家书写于1942年5月22日晚;5月25日,左权牺牲;再过两天,就是女儿2岁的生日。

年幼时,左太北经常站在父亲的遗像前,期盼着父亲能够在夜晚进入她的梦乡。但父亲始终没有在她的梦中出现。成年后,左太北从哈军工毕业,先后在国家经委、国家计委、航空航天部等单位从事国防工业建设工作。

去年,左太北将父亲的11封家书整理出书。她说,在这11封家书中,不仅将抗战时期的亲情体现得淋漓尽致,更穿过了历史的风雨烟云,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日本侵略罪行的揭露和控诉。这是血痕斑斑的历史,时刻警醒着我们,决不能忘记国恨家仇。

2001年,左太北提笔隔空给父亲回了一封“信”,其中写道:

“这些信穿过历史的风雨烟云,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日本侵略罪行的揭露和控诉。一封封信,一桩桩事,都是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空前浩劫的铁证。”(文/王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katrina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