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后广州如何优待日俘?

[摘要]中国的日俘日侨遣返工作自1945年10月正式展开,由秦皇岛、上海、青岛、广州、汕头、海口、雷州、三亚、越南海防等13个港口遣返日俘日侨,被遣返者在登船前一天还需进行体检、行李消毒等工作。

抗战胜利后广州如何优待日俘?

中方受降主官张发奎前往纪念堂主持受降仪式。

作者林子雄:学者、广东省方志馆馆长、研究馆员。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次日在广播宣读诏书。9月2日,日本政府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日本无条件投降。

70年前在广州城,数万名日本官兵一下子从“皇军”变成了降兵败将,加上近万名日侨,可以说是一个大累赘,又好似一定时炸弹,随时会发生爆炸。残酷的战争刚刚结束,广州市民心情复杂,面对昔日横行霸道、无恶不作的日本鬼子,大家同仇敌忾,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但上有政策,国民政府不断告诫市民,战争结束,过去日本是我们的敌人,从8月15日开始双方应放弃敌对行动,日本人已经不是敌人了。

抗战胜利后广州如何优待日俘?

“皇军”做了清道夫,1945年11月13日广州《前锋日报》。

缴械入住集中营

日伪时期,日本军队遍布广州全城,日侨则多数住在惠福路、豪贤路及东山等地,日本投降以后,为了统一管理,也是为了日俘日侨的安全,必须将他们转移到集中营。1945年9月7日,李鸿师长率领的新一军所属三十八师到达广州,是日下午1点,三十八师开始接防,根据双方签署的备忘录,日本方面需供应交通工具,交出兵力驻地位置名称、中队长以上军官名册、兵力配备及武器清册。10日,日军的900多辆汽车全部集中在中山纪念堂、沙河及黄花岗,由三十八师负责接收。9月底,三十八师分别接收日军仓库及其他一切军需物资,共有步枪12300支、轻机枪510支、重机枪178支、手枪1100支、轻重迫击炮270门、步兵炮24门、火箭炮235门、臼炮10门、山炮21门、野炮2门、二一八式野炮21门、六寸榴弹炮2门、远射炮9门、高射炮20门。第二方面军空军在广州白云、天河机场接收日军九九式轻爆击机1架,爆击机及战斗机18架、各式飞机12架和飞行用具及飞行伪装网、飞行衣等200多箱。此外还接收了日军船只300多艘,其中渔船31艘、蒸汽船13艘、电艇180艘、大发船14艘、艀船50艘、机动船7艘、特种船11艘、给水船11艘。

抗战胜利后广州如何优待日俘?

驻穗日军携带武器前往河南集中营。

当时在广州市区及郊区的日军有4万多人,三十八师要求日军在9月14日前全部移驻河南凤凰岗、石榴岗及市郊东山一带,日投降代表富田参谋长提出异议,请求让8000人留在东山货物厂,1万人在石牌中山大学,立即遭到拒绝。9月11日日俘在广州花地、芳村、南石头集中完毕。是月日俘及日侨分别住满广州河南的5个集中营,第一集中营在石涌口、大松岗,内有日军9845人。第二集中营在白蚬壳,内有日军11512人。第三集中营在老鼠岗附近,内有日军6568人。第四集中营在黄埔附近,有日军2952人。另有日侨男女老少6000多人。第五集中营在大涌仓库附近,有9594人。集中营的纪律靠日军各级建制维持,自负其责,营内根据其人数多少,编队分层管理,为了保持集中营内的稳定和安全,准许其200人借用10支步枪和100发子弹。给养方面,每人每日1斤半大米,副食费每月3000元,由日军善后联会向新一军兵站领取分发各集中营,每日采购则由看守部队派人率领监护外出购买或代购。外出的日本军民不准穿便服,需持监视部发给的外出证,并佩戴特别记号。时间一久,日俘的管理越来越难,1945年10月,黄埔集中营内就发生了一个叫安井清次的日俘殴打并强奸日籍妇女小岛菊枝事件。

三十八师官兵一直不敢松懈,因运输太过缓慢,新一军大部队尚未到达,兵力不足,而日俘人数庞大,加上其内部有三四千朝鲜、台湾籍士兵,日本宣布投降后,他们在集中营不再服从日本军官的命令,经常与日本人发生斗殴。此外还有一部分过去为日本办事的朝鲜人和台湾人,他们一下子成了朝鲜侨民和福建人,难以被广州市民认同,不时会引起冲突。三十八师官兵既不懂国际法,也不懂地方行政,小案件可以劝解,重大案件一律将当事人关押进来,有人担保予以释放,无人担保则移交地方当局。

9月18日上午,张发奎召见日本二十三军司令田中久一,田中说:“投降初时部下彷徨不安,不知以后处境如何,不少人自杀或逃,后来接到蒋委员长和冈村宁次的命令,部队才逐渐安定下来。”9月22日,张发奎以中国战区陆军第二方面军司令官的身份向田中久一发布命令,责令日军部队与辅助部队及侨民即日起应将所有械弹、装备、器材、被服、粮秣、燃料、档案、图籍及骡马等分别缴交给我方指定的仓库,并造册由受降部队长点收。缴械后的日本军民应到指定的集中营集结,听候安置。日本军民私人日用品,如手表、墨水笔等以及少数的金钱准予留用免缴。日本官兵每人允许保留夏服2套、冬装1套、皮鞋1对、底衣服2套、军毡1张、蚊帐1顶及水壶、干粮袋各1个。

抗战胜利后广州如何优待日俘?

新一军押送日俘往河南集中营。

扫大街修筑水坝

初期在集中营的日俘,每天早上起床点名做操,白天的“劳作”多是在集中营里修缮房屋、取薪种菜等。1945年10月18日,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下令,战俘官兵一律劳动服役!命令说这是根据1907年陆战法规第六条的规定,为使日本徒手官兵在待船归国期间,修复各受降区被破坏的交通通信及各项建设工作。广州行营专设俘虏管理处,由廖鸣欧担任处长。廖每天派俘虏千名交由广州警察局分派到各区扫街,站岗警察同时监督其打扫和清洁。一天有日俘在文德路六和新街用竹扫把在墙上大写“军人精神”四字,并说:“军人应该战死沙场,宁死不辱。”有人问他:“是否不愿意扫?”他笑不作答。数万日俘在广州,如何管理、如何使用他们是一社会问题,如果安排日俘从事打扫卫生等零散作业,大街小巷遍布日本兵,他们自由自在,擅入民居,甚至调戏妇女。此外一些职业让日俘做了,却减少了就业机会,令广州的失业状况雪上加霜。因此有人认为最好安排就是集中日俘做规模大劳力重的工程。

1946年3月,广东进入汛期,各地的堤坝年久失修,溃坏多起,南海县长王浩明要求广州行营调拨300个日俘前往佛山修筑河堤,其中100人修九江基围,100人修佛山附近的河道,100人修罗格围。同月,东莞也要求调拨2000个日俘修筑当地水贝、赤坎堤围。日俘修筑水坝参与人数最多的是高明十三围,当时共有4675人前往,组成一个作业团,联络部设在三洲,下分四个大队,一大队、二大队驻崇步围,三大队驻南岸围,四大队驻泰和、秀丽两围。日俘每日工作从7点至下午5点,中休2小时,烈日下日俘多祼身担泥,肤色甚黑。在广州,日俘很快便投入到10月5日开始动工的白云山下马头岗修筑新一军远征印缅阵亡将士纪念碑工程,新一军军长孙立人说,这个碑园的地基完全是征用日俘修筑的,在盛夏炎炎之下,每天有600个日俘在那里挖土填地,一直干了两个多月才筑完地基。征用日俘筑地基的用意,是要用这些侵略者的汗水和劳力来安慰我们为反侵略而牺牲的将士。他们也很顺服地做工,因为他们对于这支屡败“皇军”名震全世界的中国新军,内心非常钦佩。

广州光复后,有1000多个洁净夫(清洁工)搞清洁卫生,另配1000个日俘协助,为博取广州市民的好感,当时田中久一还专门挑选了相貌较好的士兵出街打扫。1946年1月,市府因经费支绌,一下子裁减了500个洁净夫,卫生工作多靠日俘完成。谁知进入3月,日俘开始调回集中营准备遣返,缺乏日俘,尽管洁净夫补充到1000个,但全市4885条街道,每个洁净夫要扫5条街,根本做不过来,弄得到处垃圾,臭气熏天。有人讽刺道:“日俘走后,无人扫街,光是为了满街的垃圾,市民又要再打一场仗!”

抗战胜利后广州如何优待日俘?

新一军选址广州白云山之马头岗为阵亡将士建筑公墓,图为日俘修筑公墓的情形。

全部遣送回老家

根据1945年7月的《波茨坦公告》的第九条规定:“日本军队在完全解除武装以后,将被允许返其家乡,得有和平及生产生活之机会。”中国的日俘日侨遣返工作自1945年10月正式展开。

10月25日,中美双方在上海举行遣返日人的联合会议,会议决定由秦皇岛、上海、青岛、广州、汕头、海口、雷州、三亚、越南海防等13个港口遣返日俘日侨。同时规定,被遣返者在登船前一天体检、行李消毒等细则。1946年3月,广州行营开始为广东的14万日俘日侨登记遣返手续,有日俘因自己在日本的家人亡故,举目无亲,且听说日本饥荒恐怖打算申请留在广东免予遣返。3月19日,首批运送广州日俘的2艘美国运输船抵达东莞虎门,日俘被注射防疫针及办理检查手续后即时遣返。据说当时检查非常严格,包括手表、墨水笔之类的物品是不能带走的,不少日俘在集中营已将手表、墨水笔等捣毁,把中国纸币烧毁。

4月5日,第十四批共3786个日俘从黄埔新埠登船,战俘管理处副处长黄健少将率工作人员在现场点验,日俘列东西两边,分两组点名检验,每个人只准携带背囊一个、军毡一张,每两人合用一个水壶,日俘多自削一手杖,有些还捧着外裹白布的骨灰箱,说这是战友生前嘱托的。当问及他们心情时,大都说既喜又惧:喜的是能够回到一别多年的故乡,惧的是日本国内粮食恐慌,回去后不知将何以为生。

至此,广州遣返的日俘达46000人,其中日侨6900多人。4月14日,最后一批共2244个日俘从黄埔新埠乘坐小火轮,拖至虎门乘美国自由轮返国。日本人走了,留下一些妇孺,她们是过去几年与日本人结婚的妇女及其子女。当日军奉命入集中营时,张发奎下令不准他们带走中国妇女。三十八师将这批妇女小孩约六七十人集中看在天河机场附近一间属于空军的房子,由附近看守空军仓库的部队负责看管。起初后勤部仍发给养,半个月后给养突然停止,弄得这批妇女想逃逃不了,想活活不成,饥饿加疾病,每天有人死亡。后来先把在广州有亲友者具保释放,其余则任其一走了事。

广州光复,日军投降,最后拍屁股走了,吃亏的还是中国人。1945年广州社会凋敝,物资匮乏,民不聊生,当时提供给日俘的生活条件可以说是非常优厚,其标准高过普通市民。1945年11月26日,田中久一向张发奎报告集中营内日俘情况,也衷心感谢中国政府对日俘的优待。当年中国人的厚道和人性的伟大,我们或者从一篇题为《送日本人》的社论中得到答案:

“我们对于日本人过去给予我们的奇耻大辱,我们世世子孙决不会忘记。但是我们今后是否要乘日本人投降势衰之时,来一次报复?我们可以负责地答复日本人,绝对不会,绝对不会!我们是讲宽恕厚道的民族,我们先贤提倡以德报怨……所以投降以后的日本人,我们可以保证他们绝对安全。我们更要趁此劝告一般日本军民,你们应当从今天起,来一次大大的忏悔,要重新认识中华民族的确是泱泱大度的民族。你们更要知道今日各地沦陷区民众,是如何地用自己的理智,压制住愤恨的心情。他们绝对不会乘机仇视或报复,这是人类最伟大的同情心的表现,日本人应当感激,应当自赎!”(1945年9月14日《广州日报》)(文/林子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katrina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