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登:20世纪英语诗歌的巨人

[摘要]爱受野心驱使,如所定义,必会遭遇分离,且不能接受“是”转向“不”,只因“不”即无爱;“不”就是“不”,是摔门离家,是绷紧了下巴,一种故意为之的悲情;

奥登:20世纪英语诗歌的巨人

《奥登诗选:1927-1947》,[英] W. H. 奥登 著,马鸣谦、蔡海燕,上海译文出版社,2014年4月

本文摘自《奥登诗选:1927-1947》,[英] W. H. 奥登 著,马鸣谦、蔡海燕,上海译文出版社,2014年4月

太亲热,太含糊了

爱受野心驱使

如所定义

必会遭遇分离,

且不能接受“是”转向“不”,

只因“不”即无爱;

“不”就是“不”,

是摔门离家,

是绷紧了下巴,

一种故意为之的悲情;

而说“是”,

让爱终成好事,

是凭栏看风景

但见田野一片喜气;

若对一切放心确信,

沙发吱嘎吱嘎,

于是万事大吉,

爱是脸颊贴脸颊,

情话对情话。

声音揭示出

爱的欢乐和痛苦,

指头尽管敲着膝

还不能表示异议,

平心静气来挑衅

一并吐露真情,

五十步笑百步

各有各的短处;

爱不在那里,

爱换了另张座椅,

已然心知肚明

往下会到什么境地,

不再烦恼生气,

不再目眩头晕,

离开北方正得其所

欣然而无惑,

且不会用这一个

去推想另一个,

盘算着他自己的不幸

预言了毁灭且还不忠不信。

1929年3月

减数分裂

爱让他动作迅速,他却在奋力拼命

艰难挣扎只为了占有另一个受体,

他们在短促的毁灭中已忘了陷阱,

直到你,如种子脱离他这个母体,

通过无知无觉的爱获得了自由,

当他手枕臂弯,一个世界已在握,

于是潜入海底作一次彻夜巡游,

在西北方造起屋宅,为之劳作。

城市和岁月凝缩于你的囊腔,

所有悲伤已简化,尽管当你越长越高,

这一切几乎又会随之变得微妙:

但这个“几乎”清楚宣示了他的希望

——美好的谎言无法遏止爱的潮水,

所有人都因之而变,也乐意追随。

或于1933年夏

某晚当我外出散步

某晚当我外出散步,

在布里斯托尔街头遛弯,

步行道上人群熙攘

恰似那丰收的麦田。

沿着涨潮的河道游走,

在铁路拱桥的下面

我听到恋人正唱着情歌:

“爱没有止境终点。

“我爱你,亲爱的,我将爱你

直到中国和非洲彼此会合

直到河流跃过了高山

而鲑鱼跑到街上唱歌,

“我将永远爱你,直到大海

被收起晾晒,海水也变干涸,

直到那天上的北斗七星

化身为嘎嘎尖叫的鹅。

“岁月会像兔子般逃走,

只因它们常驻我心怀

那古老世纪的花束,

和人世最初的爱。”

“然而城里所有的座钟

开始将乐声持续奏响:

“哦,别让时间欺骗你,

你无法征服时光。

“在噩梦的洞穴里

正义全然赤身裸体,

时间躲在阴影里监视

你若接吻就咳嗽示意。

“苦于头痛和焦虑

生命似乎渐趋黯淡。

而时间自有其虚妄

无论明天或今天。

“那极其骇人的雪

飘进了青山翠谷;

时间打乱了弦歌曼舞

和跳水者美妙的弓步。

“哦,把你的手伸进水里,

一直伸到你的腕部,

看着,看着水池子

想想你已丢了什么。

“冰川在碗橱里震响,

荒漠在床头哀叹,

而茶杯的裂缝,开启了

通往死亡之地的航线。

“在那儿乞丐抽奖得了钱,

巨人对杰克着了迷,

纯洁少年是个哮喘病人,

吉尔仰面跌倒在地。

“哦,看哪,看着镜子,

哦,看着你的痛苦烦忧;

生活保留了一点幸运

虽然你无法祈求。

“哦,站着,站在窗前

当热泪已情难自禁;

你该去爱你驼背的邻人

用你那颗扭曲的心。”

天色已晚,夜正深沉,

恋人们已走远;

时钟停止了它们的奏鸣,

而深彻的河水奔涌向前。

1937年11月

谣曲十二首(之九)

让时钟全都停摆,把电话线拔掉,

给狗一根多汁的骨头让它不再吠叫,

让钢琴静默,让鼓声低沉,

抬出那灵柩,让哀悼者登门。

让头顶盘旋的飞机悲歌一曲

在空中拼写出“他已逝去”。

为鸽子的白颈系上绉纱领结,

让交通警戴上黑色的棉手套。

他是我的北,我的南,我的东与西,

我的工作日和休憩的星期日,

是我的正午,我的夜半,我的话语,我的歌;

我原以为爱会永续:我错了。

不再需要星星,让它们都熄灭,

裹起月亮,再把太阳拆卸,

将大海倾空,把森林连根拔除;

因为现在一切都已于事无补。

1936年4月

美术馆

关于苦难,这些古典大师

从来不会出错:他们都深知

其中的人性处境;它如何会发生,

当其他人正在吃饭,正推开一扇窗,或刚好在闷头散步,

而当虔诚的老人满怀热情地期待着

神迹降世,总会有一些孩子

并不特别在意它的到来,正在

树林边的一个池塘上溜着冰:

他们从不会忘记

即便是可怕的殉道也必会自生自灭,

在随便哪个角落,在某个邋遢地方,

狗还会继续过着狗的营生,而施暴者的马

会在树干上磨蹭它无辜的后臀。

譬如在勃鲁盖尔的《伊卡洛斯》中:一切

是那么悠然地在灾难面前转过身去;那个农夫

或已听到了落水声和无助的叫喊,

但对于他,这是个无关紧要的失败;太阳

仍自闪耀,听任那双白晃晃的腿消失于

碧绿水面;那艘豪华精巧的船定已目睹了

某件怪异之事,一个少年正从空中跌落,

但它有既定的行程,平静地继续航行。

1938年12月

纵身一跳

危险的感觉并未消失不见:

路程确实很短且又陡峭,

尽管从这里望去很是平缓;

想看就看,但你得纵身一跳。

意志坚强者睡觉时变得感伤

会破坏愚人也能遵守的规章;

不是社会习俗,而是惧意,

有一种即将消失的趋势。

奔走忙碌的老爷车叫人着恼,

满身污垢又不牢靠,而每年

啤酒都会提供几句妙语隽言;

想笑就笑,但你得纵身一跳。

那些据说应季合时的服饰

既不实用耐穿又不便宜,

只要我们同意浑浑噩噩过日子,

对不见了的那些人再也不提起。

一言难尽,当说起社交能力,

可是,当没有其他人在场时

找乐子甚至比哭鼻子更难做到;

没有人关注,但你得纵身一跳。

在万丈深渊的幽僻一角,

亲爱的,我们躺过的床还在那里:

虽然我爱你,你还得纵身一跳;

我们的安全幻梦不得不消失。

1940年12月

《奥登诗选:1927-1947》图书简介

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W. H. 奥登自愿保留的诗歌全集的上卷。此书连同尚未出版的诗选下卷包括了此前各版奥登诗集的全部内容,并且涵盖诗人后期的所有短诗集,可以说,奥登诗歌的精华已尽数裒辑于此。纵览书中篇什,令人不禁赞叹奥登诗艺之精巧,情怀之广博,而古老的西方文学传统,更是在他笔下,一次又一次重现往日的荣光。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