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伦斯:在阿拉伯的英国间谍

腾讯文化斯科特·安德森2015-08-21 11:41
0

[摘要]英国人貌似即兴而来的拜访其实是早有准备。两天前,劳伦斯和他的同事们就收到了电报,得知有美国石油勘探家在这一地区活动。劳伦斯等人就是为了拦截耶鲁和麦戈文,了解他们的真实目的。

劳伦斯:在阿拉伯的英国间谍

《阿拉伯的劳伦斯:战争、谎言、帝国愚行与现代中东的形成》,[美]斯科特•安德森 著,陆大鹏 译。社科文献出版社,2014年9月

本文摘自《阿拉伯的劳伦斯:战争、谎言、帝国愚行与现代中东的形成》,[美]斯科特•安德森 著,陆大鹏 译。社科文献出版社,2014年9月

威廉·耶鲁后来才知道,他邂逅的这个人就是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很快就以“阿拉伯的劳伦斯”的称号扬名四海。耶鲁也是过了一段时间才知道,劳伦斯假装对美国人的圣地旅行感兴趣,只是为了耍弄他们,他早就知道,他们的故事只是幌子。

事实上,威廉·耶鲁和鲁道夫·麦戈文是纽约标准石油公司的代理人,他们来到巴勒斯坦的秘密任务是寻找石油。

遵照标准石油公司总部的命令,他们在此前的3个月扮作有闲阶级的少爷——按照当时的说法,就是花花公子——加入了圣地旅游团 。他们打着这个幌子,悄悄从旅游团溜走,沿着死海发掘,并在朱迪亚山麓地 带进行地质勘探。

但如果花花公子的招牌故事在他们早期的漫游中还说得通,因为至少朱迪亚有古代遗址,死海在《圣经》里是个重 要地点—— 他们转向孤独凄凉的贝尔谢巴之后,就显得很可疑了。耶鲁和麦戈文的最终目标是贝尔谢巴东南方约20英里处沙漠中的 一座荒凉的 岩石山丘——克恩纳布。考虑到这个目的地,花花公 子的幌子就显 得很可笑了。

事实上,就是因为他们的招牌故事可信度越来越 低,美国人才 没有在前一夜进入贝尔谢巴。石油勘探家们接近村庄 的时候得知, 村内有三个英国人。他们一心要逃避与英国人的会面 和有可能遭遇 的尴尬问题,于是决定在沙漠中扎营,次日拂晓时溜 进贝尔谢巴, 快速地收集继续旅行所需的给养,然后在被发现之前 就溜之大吉。

缓缓移动的坎辛风显然让他们的计划泡汤了,耶鲁在早上等待沙暴平息的时候就很担心.在贝尔谢巴的英国人得知他们的沙漠营地并 前来拜访只是时间问题。果然,三个英国人骑着骆驼出现的时候,他的担忧成了事实。

但耶鲁当时有所不知的是,他的伪装隐蔽全都是徒劳,而英国人貌似即兴而来的拜访其实是早有准备。两天前,劳伦斯和他在考古探险队的同事们就收到了英国驻耶路撒冷领事馆的电报,得知有美国石油勘探家在这一地区活动。劳伦斯等人被派到贝尔谢巴,就是为了拦截耶鲁和麦戈文,了解他们的真实目的。

如果说让一个考古勘探队来承担这样的任务有些奇怪的话,是因为这背后另有缘由。劳伦斯和伦纳德·伍莱——帐篷内另一个穿便服的人,是一位很有地位的考古学家——在巴勒斯坦南部的确是 在寻找圣经时代遗址,但这个项目只是英国军方主持的一个更为敏 感和复杂的秘密行动的幌子而已。奥斯曼政府官员肯 定知道巴勒斯 坦探索基金会在寻漠的勘察活动,毕竟是他们批准了 这些活动,但 他们不知道,此刻有五个英国军事勘察组打着巴勒斯坦探索基金会的旗号,正散布在沙漠里,悄无声息地绘制奥斯曼帝 国西南边疆的 地图。负责指挥此次秘密行动的就是拜访美国人营地 的那个穿军服 的人,英国皇家工兵部队的斯图尔特·弗朗西斯·纽 科姆上尉。

所以,在贝尔谢巴村外发生的故事,其实是一个复杂的虚张声势的游戏,英国人在努力搜寻对方伪装背后的真相,同时维持着自己的伪装。

在这个1月中旬,怀揣秘密在圣地漫游的年轻外 国人还不止劳 伦斯和耶鲁两个。在贝尔谢巴以北60英里处的耶路撒冷城,一个名叫库尔特·普吕弗的33岁的德国学者也在规划着自己的未来。

普吕弗相貌平平,看上去颇为乏味无趣。但事实恰恰相反。这 个德国人只有五英尺九英寸高,肩膀很窄、坡度很大 ,有点发褐色 的金发很稀薄,瘦削的脸庞十分普通,没有任何显著 特征,是那种很容易消失在人群中的大众脸。普吕弗不仅貌不惊人 ,声音也很低 调。他说话时永远是用轻轻细柔的低语,就好像他一 辈子都是在图 书馆度过的,但其实是因为他幼年的一次喉部手术失 败,损伤了他 的声带。这个年轻的德国学者身材不高,声音又很轻柔,很多人会 以为他是个娘娘腔。如果他们知道他的博士论文的主 题——关于埃 及的皮影戏的渊博研究,说不定更要嘲笑他。1914年 1月中旬,普吕弗在耶路撒冷等待一位朋友——一位有一定声望 的巴伐利亚风 景画家的到来,计划和他一道乘坐豪华三角帆船,去 尼罗河上游观 光。

但就像聚集在贝尔谢巴村外帐篷内的人一样,库尔特·普吕弗 博士也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在前几年里,他一直担任德国驻开罗大使馆的东方文化秘书。这个职位与他的相貌和仪态 都很相配。东 方文化秘书远离高级外交官的决策筹划,负责不引人注目地密切关 注当地的社会和政治暗流,保持低调,并向国内报告 。在这个岗位上,普吕弗在开罗的生活就是无止境的社交活动,接 连不断地与埃 及最知名的记者、商人和政治家们会见、饮茶、欢宴 。

他的社交圈也包括一些比较有争议的人物。德国在和英国竞争,力图争夺在该地区的影响,所以普吕弗也暗中结 交了形形色色的希望将英国人赶出家园的埃及异见分子:民族主义者、保王党人、宗教狂热分子。这位精通阿拉伯语和其他六七种 语言的德国 东方文化秘书在1911年乔装打扮为贝都因人,奔走于埃及和叙利亚各地,在各部落间煽动反英情绪。次年,他尝试招募埃及圣战者 去支援在利比亚的阿拉伯兄弟,以抵抗侵略利比亚的意大利军队。

在这些努力中,库尔特·普吕弗最终违反了自己的位置所要求的首要铁律:保持低调。在埃及的英国秘密警察注意 到了他的颠覆 煽动活动,悄悄地编纂了篇幅很长的关于这位东方文 化秘书的档案,并等待时机来使用这份档案。他们最终采取措施之后,普吕弗就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在强忍了一番屈辱之后,他于 1913年末辞 去了德国外交部门的工作。随后,他于次年1月来到了耶路撒冷。

《阿拉伯的劳伦斯:战争、谎言、帝国愚行与现代中东的形成》图书简介

围绕“阿拉伯的劳伦斯”的传奇故事,记者斯科特·安德森的这部著作基于多年的原始资料研究,决定性地推翻了史学界关于现代中东形成的诸多旧观念。安德森将劳伦斯与漫游在阿拉伯战区的其他冒险家和间谍并置,精彩地再现了现代中东的形成过程。这本书的研究角度新颖独特,文字也同样异彩纷呈,毫不留情地对欧洲殖民主义阴谋造成的破坏进行严厉谴责,精彩地记录了过去的愚蠢如何造成现今的痛苦。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