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拉的独裁统治下暗藏涌流

腾讯文化特奥多尔·蒙森2015-08-21 17:01
0

[摘要]苏拉统治的罗马政府既赖武力而成立,仍需要用武力始能对秘密和公开的众多敌人维持其地位。它的敌人不是有表明的宗旨和隶于认定的首领之下的一个单纯党派,而是成分极为庞杂的一群人。

苏拉的独裁统治下暗藏涌流

《罗马史》,[德]特奥多尔·蒙森 著,李稼年 译,商务印书馆,2014年8月

本文摘自《罗马史》,[德]特奥多尔·蒙森 著,李稼年 译,商务印书馆,2014年8月

他这样四方顾盼,

这事却在他的脑里作乱,

对这些事他想说什么?

他如何联结这些洪波巨浪?

他怎样一直保持旺盛精力,

立即歌唱和描述?

——歌德

苏拉死于676年即前78年,那时他所恢复的寡头政府正以无限的权力统治罗马国家;不过这个政府既赖武力而成立,仍需要用武力始能对秘密和公开的众多敌人维持其地位。它的敌人不是有表明的宗旨和隶于认定的首领之下的一个单纯党派,而是成分极为庞杂的一群人;虽然合起来通称为平民党,但实际上他们却以迥不相同的原因和大相径庭的用意,来反对苏拉的共和组织。

其中有成文法家,他们既不从事政治,又不了解政治,但据他们看来,苏拉任意处置公民财产是个暴行。当苏拉尚存之时,一切的反对党都噤若寒蝉,严肃的法学家已起而反抗摄政,例如科尔涅利乌斯法剥夺各意大利民社的罗马公民权,在司法判决中都被视为无效;一个公民在革命期间成为战俘而被卖作奴隶,法庭也认为他未丧失公民权。再者,旧日元老院少数派的开明分子仍有存者,他们以前力谋改革派与意大利人成立妥协,现在以同一精神愿对平民党让步,缓和苏拉那种僵硬的寡头体制,更有进者,所谓狭义平民党的那真诚笃信而褊浅的激烈分子,为党纲的流行而牺牲生命财产的,在胜利以后,只见他们所奋斗以求的不是实事而是空言,痛感惊异。他们特殊的目的是恢复保民官的权力。

苏拉固然没有取消保民官的权力,实际不过是一个空幻的幽灵,所以对于大众更能发挥神秘的魔力——一千余年后,只是保民官这个名目就能使罗马发生极大的变化。尤为重要的,几个人多势大的阶级未因苏拉复古而得到满足,他们的政治利益和私人利益反而遭到侵害,因此他们属于反对党。其中有波河与阿尔卑斯山之间富庶区的人民,他们当然认为665年即前89年的授予拉丁权仅为得有十足罗马公民权的初步,于是易于酿成骚乱。

属于此类的又有脱籍人,因其数目众多,资财雄厚而又有势力;又因他们聚居首都而特为可畏,复古以后他们回到旧日实际无用的表决权地位,他们不能忍受。又有大资本家也处于这个地位,他们谨守缄默,但始终保持其牢不可破的怨恨和一样牢不可破的势力。首都的群众认为白送粮食便是真正自由,也不满意。一班受苏拉没收财产之害的公民更是深感愤慨——有如庞培人,财产被苏拉的殖民团所侵削,却与他们共居一座城墙之内,无日不与他们互相争执;或有如阿雷提纳人和沃拉帖雷人,实际仍保其领土的所有权,但常受罗马人的威胁,其领土有没收之虞;特别在埃特鲁里亚,留守故居的沦为乞丐,逃入森林的沦为盗贼。

最后,平民党首领有些因复古而丧生,又有些受尽亡命外国的苦痛,流浪与毛里塔利亚海岸,或寄居于米特拉达特斯的宫廷和军中,他们的全部亲属和脱籍人都骚然不安;因为坚固的家族团结主宰当时的政治见解,按家族的团结来说,就须设法使出亡在外的亲属有复归本国之权。至于死者,至少须设法使那沾在他们遗念和子孙上的污点得以洗去,祖遗的财产得以归还。尤其是罪人本身的儿女已被摄政夷为法律上的贱民,他们不啻由法律方面接到的挑战书,请他们起而反抗现行的秩序。

《罗马史》图书简介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蒙森的不朽杰作《罗马史》,时隔9年后第四卷、第五卷简体中文版终于由商务印书馆推出。两卷内容主要涉及罗马的征服战争,以及从共和时代逐渐向君主时代过渡期间的历史,此外还叙述了这一时期罗马的经济,文学,教育,宗教和艺术等等。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